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财经 >

控股股东欲“甩锅”? 当代东方复牌后连吃5个“一”字跌停

时间:2018-08-09 09:41  来源:新快报

8月8日,当代东方(000673)再度以跌停板报收,这是该股自8月2日复牌以来吃下的第5个“一”字跌停。当代东方股价从停牌前的18.34元,跌至昨日收盘的10.83元,在复牌后的五个交易日内股价跌幅达到41%。在等待复牌的阶段,当代东方的出现一份“易主”公告,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王春芳拟把不超过29.99%的上市公司股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市场分析认为,突如其来的股份转让或与当代东方内部股权质押率过高和现金流压力存在联系,“易主”的消息为复牌后的股价走势提早“降温”。

■新快报记者 许轩语

第一大股东部分股份遭司法冻结

据了解,当代东方的影视业务范畴覆盖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演出、艺人经纪等。其中,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电视剧《军师联盟》《醉玲珑》等出自其收购的影视公司盟将威旗下,2017年8月至2020年底当代东方是王力宏巡回演唱会的承办商。

因筹划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当代东方于今年5月23日起停牌。6月22日其公布了一项资产收购计划,交易金额预计为12亿元,承诺于7月24日前披露重组方案并复牌交易。不过,7月24日当代东方未能按时履约,当天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其7月30日前完成上述操作。在屡次拖延后,当代东方终于在8月2日复牌上市,同时也表示复牌后将继续推动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然而,在定增和重组计划尚未落定时,当代东方却出现“易主”的变故。7月24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王春芳欲把不超过29.99%股份转让给山东高速。

8月8日晚间,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400万股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0.51%。据悉,当代文化为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共持有公司22.18%股份,而本次冻结股份后,当代文化自身仅剩余19.9%股份,但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此外,公开资料显示,当代文化实际控制人为王春芳,但由于王春芳通过当代文化、当代投资、旭熙投资、先锋亚太投资间接控制当代东方39.95%股份,冻结后,并不影响与山东高速的股份转让。

存在现金流紧绷等问题

当代东方2018年半年报业绩预告显示,上半年预计净利润约1.5亿元,同比增长506%。在业绩一片向好之时,王春芳为何要转让股份?市场分析认为,很大程度与其现金流压力大和股权质押严重等因素有关。

新快报记者梳理了近三年财报发现,当代东方现金流情况不理想。2015年至2017年,当代东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长期在负值,分别为-4.9亿元、-0.94亿元、-4.66亿元,其中,2017年数额较2016年同比下降了近四成,存在自身造血能力差的弊端。在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当代东方的借款金额也在加剧,2017年公司短期借款达到4.52亿元,而长期借款为1.39亿元。

在股权质押方面,当代东方2018年一季报显示,目前当代文化、当代投资、旭熙投资、先锋亚太投资等持股5%以上股东股权质押现象严重,上述4家公司股权质押率均高达100%。

分析还认为,控股股东急于转让股份或与盟将威的对赌协议结束有关。彼时当代东方收购盟将威签订了净利润对赌协议,盟将威在2014年至2016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和2.11亿元,顺利完成三年业绩对赌。其中,在2015年和2016年,盟将威业绩更是占到了当代东方业绩的80%以上。但在对赌协议结束后,2017年盟将威遭遇业绩变脸,全年实现营收8.2亿元,同比下降16.77%。受此影响,当代东方净利润随之下滑,2017年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了38.2%。而为挽救局面,当代东方拟以不超过25.5亿元收购永乐影视100%股权,但截至目前,该收购计划没有进一步进展。

新快报记者就股价下跌严重补救措施、股权变更等问题致电当代东方董秘办,但截至发稿,对方未有回应。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