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财经 >

“轮博打榜”刷出流量艺人 数据造假三方获利

时间:2019-06-24 07:17  来源:新快报

起底大数据灰色产业链 6

充值200可开1000个微博小号刷量,应援工具几分钟就能为明星筹资过百万

近日,北京警方成功侦破一起利用非法APP恶意刷量、流量造假的刑事案件,涉案应用“星援”APP的制作人蔡某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已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

星援案的破获,回应了去年某明星一条微博“转发量过亿”而引发的社会对明星流量数据造假的广泛关注,并由此揭破了又一条“只要肯花钱,转发、点赞、评论要刷多少有多少”的数据流量黑色产业链。更重要的是,作为社交媒体行业第一起互联网黑产案,本案将对互联网行业后续的类似案例提供参考,具有风向标意义,对网络黑色产业也将产生长久的震慑力。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文 廖木兴/图

“轮博女工”刷出“流量艺人”

去年8月,一位新晋明星蔡某通过微博发布原创歌曲MV,仅用10天左右便实现转发量破亿次,但与高转发量相对应的却是,评论量仅240万次,点赞量约106万次,差距最高达95倍,激发外界对明星数据造假的质疑。9月2日,@共青团中央 发布微博文章《你见过一亿次转发的微博吗?》,对一亿次转发提出质疑;2月23日,央视新闻频道再将几位“顶级流量”的微博数据造假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连串事件以及媒体的报道、质疑,让外界逐渐了解到新一代爱豆(偶像)、饭圈(粉丝圈)和新媒体势力乃至其伴生物“轮博女工”的冰山一角。

与传统偶像明星相比,在社交媒体时代迅猛崛起的人气“爱豆”,尤其显著地体现在那些熟练使用新媒体并深谙数据计算规则的粉丝为他们精心营造的新媒体势力之上。也因此,这些“爱豆”被称作“流量明星”;那些为他们从事数码劳动的粉丝则自嘲为“轮博女工”。

轮博(读音为lúnbó)是饭圈术语,意思就是轮番发微博,指粉丝疯狂转发偶像相关微博,以制造疯狂的数据流量效果。每位流量明星的诞生,都是大批追星少女没日没夜转赞评,沦为轮博女工的结果。

知乎上有轮博女工这样交流和总结了轮博的诞生过程和意义:初期为了体现原博主的人气,通过转发数据来证明博主的影响力和推广力,让广告商和资本看到博主的价值;中期变成了公司运营及粉丝站下发要求;后期被大范围推广开来的原因是一些节目播出过程中要求粉丝大力转发相关微博,数据高有可能获得赠送节目录制门票等,“轮博不一定有用,但是不轮(的明星)一定糊”。

饭圈数据大战激烈 机器上阵“轮博”

早期,轮博女工们都是“活粉”亲自上阵、通宵轮博,但以《偶像练习生》与《创造101》为代表的“偶像元年”到来,人工操作已经不足以应对激烈的饭圈数据大战。

记者从微博公司以及警方公布的案情中得知,被抓获的星援APP制作人蔡某某今年仅23岁,他和另外三名员工均是一名女歌星的粉丝,通过粉丝群相识。据他交代,起初制作这个APP是为了给喜欢的“爱豆”应援,增加关注度。随着使用的粉丝越来越多,他开始想着利用这一软件非法牟利。在APP中,蔡某某制作了“明星热度排行榜”,对明星流量进行排名,利用粉丝给“爱豆”刷流量的需求,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

从星援APP的软件介绍中可以看出,它主要解决了轮博“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解放粉丝双手,2018年7月上线后即备受饭圈喜爱。星援APP的敛财之道也非常简单,只要在这个平台上充值,就可以获得置顶微博的转发服务,充值越多,机器帮忙转发的数量越多;用户充值绑定自己的微博后,便可以在自己的微博账号下绑定多个微博小号;在充值基础上,还有各种积分和荣誉设计,从而引导粉丝进行更多充值去买更多转发。

这个产品在粉丝圈的应用非常广泛,刷量的艺人也不只“一条微博一亿转发”的一个两个人,最后甚至发展成了粉丝从组长或者经纪公司领取“刷量”任务,在APP上充值执行,执行完毕后,可以获取一些诸如签名照片、演唱会灯牌、气球、荧光棒等礼品,形成了严密的层级和产业链,成为名副其实的网络黑产。

粉丝经济下网络黑产冰山有多大?

正如粉丝在星援案破后说,“一个星援APP被端,还有其他软件可以用”,“只要有数据和排名,就一定会有battle,有battle就要刷,要么自己刷,要么花钱找别人刷。粉丝不刷,经纪公司也会刷”。

事实的确如此。记者从饭圈、黑产行业和安全专家等处了解,粉丝经济的强势崛起,催生了大量应援网站、专业软件。

为满足粉丝浏览、应援、反黑、打榜等需求,各类刷量、应援软件不在少数,比较出名的有星援、阿法狗、西柚三大微博刷量平台,还有超应援、爱应援、星小班这三大刷数据APP,应援利器的超级应援、超级星饭团、应援宝、阿法狗、魔饭生、爱豆等(其中部分已关站、下架,部分仍继续提供服务)。这些灰产、黑产工具和服务的商业模式大同小异,都是利用粉丝们的应援心理谋取利益。

譬如说,阿法狗对其售卖的粉丝不仅有明码标价,还进行了分级和分类,满足不同粉丝不同应援活动的需求;星小班首页入口可随机领取3-15个账号,领取后通过账号管理绑定微博小号,每绑定一次账号将消耗6朵鲜花,如要绑定1000个微博小号,就要充值200元;魔饭生提供多位娱乐明星的“应援计划”集资服务(用于购买偶像的专辑、代言产品等应援物品,为偶像买生日礼物、租广告牌、做慈善活动等),几分钟内就能筹集到过百万元,一些“粉头”(粉丝头目)借集资之名行诈骗之实,携巨款消失;可检测爱豆上下线的超级星饭团,于2013年至2015年先后获得过四轮、至少2800万美元的融资。

如果这些应援、刷量工具不能满足需求,还可以向传统网络黑产“求助”(一般认为,轮博和“水军”,在使用工具还是目的上都有很大区别)。

粉丝若不喜养号,也可以通过小号商城、工作室等购入。养号过程、编辑转发语让人心累,66键盘和weico等产品的出现无疑让轮博变得部分智能。有软件“可以指定某一个微博,指定多少时间监控快速,对没有达到转发量的微博进行转发”,有软件声称可提升微博转发量、点击率、阅读量、浏览量等。再简单点,如央视财经曾经报道过,在某电商平台上输入微博的名称后,系统优先给了大量帮助用户涨粉丝或是数据增量的业务选项,卖家称有很多艺人和网红都来找他们购买过。

数据造假三方欢喜 要怪就怪粉丝文化?

轮博的目的是为了在微博屠版,使没有作品背书的流量明星成功“出圈”,吸引关注度,这也是品牌方最乐意看到的结果,平台为了更好看的运营数据和更高的广告价值,也会用推荐位、排名、榜单等手段刺激粉丝,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把时间精力贡献出来。

乍一看,这种三方关系似乎实现了三方共赢,因此作为平台方的微博也备受批评。

有律师表示,在法律上,针对粉丝购买相关服务,通过平台、商家等自动转发评论明星微博的行为,虽然这是粉丝的自愿行为,但属数据造假,且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条例》《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关于实名制注册,不得以虚假身份办理入网手续,实施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法律规定,应予以禁止。

技术上,微博方面表示,微博在打击违规刷量行为面临的挑战之一就是实名制问题,大量虚拟运营商号段被用于非实名注册。目前,为应对“轮博”,微博已经将转发、评论量设置成“100万+”的显示上限。

另一家大互联网公司人士认为,现在还有很多手机卡是虚拟号,只要涉及到虚拟号,就会有很多机器人微博账号出现。

另一方面,粉丝除了不断地给自家爱豆在微博买转发、评论和点赞的数据外,还有更多的数据要刷,评论要“控制”,榜单要“霸占”,超话签到、贴吧签到、榜单投票、为新歌刷评论、为专辑刷销量……无论是刷微博转评赞,还是刷各种榜单的排位,本质上都是粉丝对于数据的追求。只要娱乐圈这种畸形的粉丝文化病一日不清除,对于数据的畸形诉求就还会继续。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