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财经 >

中国法定数字货币要来了 如何平衡监管与创新成焦点

时间:2019-08-12 07:39  来源:新快报
■廖木兴/图

 

近期,Facebook发布的加密数字货币天秤币(Libra)让数字货币再度成为关注焦点。这个被马化腾评论为 “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的项目,备受关注是源于其背后的信用主体Facebook。而在大洋彼岸,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探索已经有五年多时间。就在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召开的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上,提出了“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的部署。据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透露,国务院已正式批准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目前央行正在组织市场机构从事相应工作。这也预示着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试点和推广的步伐将加快。也许,数字货币到来的脚步,已经近了。

■新快报记者 许莉芸

我国数字货币研发到啥阶段?

继Facebook之后,8月1日美国专利和商标局披露文件显示,零售巨头沃尔玛正在申请数字加密货币专利。不只是商业机构,包括英格兰银行、加拿大央行以及瑞典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也在进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在法定数字货币研发方面,中国央行可谓是先行者。从2014年开始,中国央行已经组建了法定数字货币专门研究小组,以论证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2017年初,央行正式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2018年初,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取得了更大突破,中国研发的法定数字货币为 DC/EP(DC,digital currency,即数字货币;EP,electronic payment,即电子支付。)

在成功开发法定数字货币原型后,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南京、深圳等多地布局,通过与研发机构和产业结合,以实现金融科技研究成果开发的落地。新快报记者登录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查询系统了解到,截至2019年8月7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申请了涉及数字货币的共74项专利。此外,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还在深圳设立了全资子公司“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数字货币是如何定位的?

目前大众所熟知的天秤币、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都是指基于区块链技术(密码学、加密算法等)的货币,又称加密货币。而与大多数人理解的数字货币不同,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实际上是“数字化的法币”,本质上与纸币相同,相当于M0(流通中货币),属于央行负债,具有国家信用。

比如,在发行和流通上环节,就与纸币发行、保管迥然不同。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项目组的介绍,未来数字货币的运送方式也从纸币的物理运送变成了电子运送。“纸币的保存方式是从央行的发行库运送到银行机构的业务库,而数字货币存储在云计算空间,因此,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和回笼的安全程度、效率会极大提高。”

因此,王信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可以成为一种计息资产,满足持有者对安全资产的储备需求,也可成为银行存款利率的下限。”

不过,业内一致认为,即使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也不会一夜之间颠覆现有的货币形态,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未来到银行取钱时,既可以选择兑换实物现金,也可以选择兑换数字货币。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透露,数字货币的发行仍离不开“中央银行-商业银行”的二元模式,这样更容易在现有货币运行框架下让法定数字货币逐步取代纸币,而不颠覆现有货币发行流通体系。

数字货币的背后, 如何平衡监管与创新?

无疑,货币数字的研发和推出是一个系统工程,背后牵涉着诸多监管的智慧与博弈。与一般的虚拟货币不同,发行数字货币不仅需要考虑其安全性和可持续性,防止当成投机工具,造成监管套利现象,而且要考虑大众普遍关心的数字货币安全性和隐私保护也是一大问题。

资深银行高级管理人员麒鉴就指出,数字货币和电子支付存在三大风险,首先不能把新产品、新技术当成投机工具;二是某些技术过度看重圈钱,模仿银行吸收公众储蓄;三以赢者通吃替代竞争性发展。

比如从比特币诞生起直到现在,监管一直被视为数字货币领域的一大难题。王信就指出,金融脱媒的风险加大带来监管套利的风险。很多从事数字金融的机构并没有完全置于金融监管下,不同监管部门及不同国家的相关监管也不同,这些都会造成监管套利,或者带来监管空白,可能导致风险产生和扩散。

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表示,“支付即结算”是法定数字货币的显著特征,可以实现可控匿名的点对点交易,具备了现金高效、便捷、货款即时两清的优势,信息流、资金流天生合一,无需后台异步清算、结算与对账,通过加密签名转换即可实现前台点对点的价值转移,因此更要注重货币安全性和隐私保护。

几天前,周小川对货币数字监管提出了建设性意见,他表示,央行需要准确测定核算并建立托管规则,跟银行一样,也要实现百分之百备付金来保持稳定,同时校正激励机制。其次,数字货币的试点选择要尽可能地限定范围,一旦提出的话,则要事先设计好,退出的事前设计就像写“生前遗嘱”一样。最后,要防止靠烧钱、靠变相补贴(包括直接补贴和交叉补贴)去抢市场份额并扭曲竞争秩序。正如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前所长姚前所言,央行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旨在助力于创新货币发行、流通和调控方式,从而有效提高数字经济交易效率,降低数字经济交易成本。

“在可预见的未来里,数字货币将由以国家主权信用做背书的中央银行发行,这是货币几千年发展历史里一个进化的结果。”中钞区块链技术研究院的院长张一锋曾表示。但可以断定的是,法定的数字货币发行是数字经济下的大势所趋,各国央行都在加快研发,也许中国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就在不远处。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