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发现广州 >

徐闻千年古盐田 历史在这里触手可及

时间:2017-02-07 00:22  来源:新快报

●徐闻有着相当悠久的产盐历史,其发展经历了由原始手工生产、手工机械生产到机械化、现代化生产的过程。

扫扫这个二维码,即可欣赏上期《时代在变,陈皮制法也该变了》专题的视频短片。

盐的品种可以分为海盐、井矿盐、湖盐、熔盐、植物盐等,其中海水制盐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比较常见的制法。在唐代《新唐书·地理志》等正史中,有广东雷州半岛徐闻地区盛产海盐的历史记载,其中记录了徐闻千百年形成的独特海盐制作技术———海盐的平滩晒法。

徐闻县如今还保存着千年古盐田,只可惜,史料中提到的古时盐业生产重地“递角场”,其遗址至今仍是个迷。幸好,见证着中国盐业发展的各种制盐工具将在这里被保存和记录下来,成立一个“盐博物馆”。

海水制盐

工序:纳潮、制卤、结晶、收盐、提纯、验收、包装等

制法:历史上有煮熬法、滩晒法等

范围:下辖灯楼、新地、苞西、许家4个生产工区以及加碘盐厂、机修车间、驳运船队和速溶海水晶厂等5个附属单位

记者手记

一直对盐场怀有向往,构成生命体不可或缺的这种元素到底是怎么制作出来的,我很想了解。之前大概知道海水是咸的,可以用于制盐,于是就想:既然海水是咸的,干嘛不直接喝海水就行了?幼稚的想法有时候能引发天才的发现,但有时候仅仅是幼稚本身。后来,逐渐知道盐不单单来自于海水,还可以来自于大地和岩石。看纪录片才知道,有些动物在吃草之余,会去啃食特定的岩石,知情的专家告诉观众:它们是在汲取盐分。

古代凿灶架锅煮盐的场景如今很少见了,这场景只能在想象里脑补。这次采访徐闻盐场,我也是吃惊不小,几千年下来,盐对人的重要性没有改变,而制盐的方法也没多大变化,对于自然条件巧加利用,就能得到一个产品:食盐。所以,当地人开玩笑说,制盐在这里是没有成本的买卖。

不过话说回来,制盐当然需要成本了,光是修建那些蒸发池、结晶池、仓库等就花费不少人力物力。徐闻盐场技工邓洪祝先生说,一个结晶池可以用上很长时间,甚至上几百年,他带我们看的结晶池据说民国之前就有,但也只是据说,没找到确切的记载出处。有时候,民间记忆很结实,所以这种可能性很大。

邓先生介绍蒸发需要15级,结晶需要3级,但是这整个过程并非都能看见。比如说蒸发,原理都知道,阳光把水分带走,留下人们想要的东西;结晶也是如此,最后看见的就是水没了,留下白花花的结晶盐。或许,这就是大自然以及时间的力量。
 

 
●徐闻盐场是广东四大国有盐场之一,位于雷州半岛西部背风坡地带,气温高,日照时间长,蒸发量大,是理想的晒盐、煮盐场所,适宜大面积海水滩晒制盐。

●邓洪祝带着记者参观的结晶池是沿用的古老盐池,池底用大小不等的鹅卵石铺就。

●盐场里面的人工沟渠,通过它可以把海水引入蒸发池,也可以排放结晶池里多余的海水。

●邓洪祝用盐耙演示如何耙盐。

2014年两大台风摧毁盐田海滩涂
6000吨原盐溶为海水损失数百万

制盐受天气影响很大,下雨来不及盖薄膜布,盐就会化掉。”

——徐闻盐场制盐技工 邓洪祝

说起盐,并不稀奇,但历史久远,它是最古老的商品之一。在人类文明的演进中,盐有着特殊的功绩。盐进入人体后,其中金属钠离子因其带电关系,造成细胞内外的不等压,细胞内压力偏低,压力高的营养物质通过细胞壁进入细胞内,营养积累促进脑细胞的生成和发育,使人类不断聪明起来。在古代,盐对普通百姓来说,可谓珍品,在出土的西周青铜器“免盘”上刻有这样的铭文:“锡免卤百樽”,“免”,贵族人名,“樽”,可释为“壶”,赏给贵族“免”的自然盐(或卤)才有“百樽”。盐业一度占有重要位置,唐朝时期,有所谓“天下之赋,盐利居半”。

古盐田有1000多年历史

徐闻盐场,广东四大国有盐场之一,也是最大的一个,位于雷州半岛西部背风坡地带,气温高,日照时间长,蒸发量大(年均蒸发量为1918.1毫米),加之地处半岛的尾闾部位,地表入海径流量少,使得近岸海水的盐度较高,近岸海水的盐度达到27.5‰以上;泥沙较少、无污染,是理想的晒盐、煮盐场所,适宜大面积海水滩晒制盐。

徐闻的产盐历史非常久远,其发展经历了由原始手工生产、手工机械生产到机械化、现代化生产的过程。在徐闻县西南方的港头、毛练村就有宋代国家盐场——递角场的遗址,这些已有1000多年历史的古盐田,说明雷州半岛地区的先民们,在数千多年前由对自然盐的需求,发展到逐盐而居,从开始对自然海盐的利用,到人力加工制成咸盐,再到大规模生产加工贩运,到国家设盐官对食盐进行专卖。

日前,有着近30年制盐经验的制盐技工邓洪祝带新快报记者参观徐闻盐场。他说徐闻盐场生产的原盐颗粒洁白、硕大、质优、富含氯化钠,始建于1956年,建立当初,是省属国有制盐生产企业,占地面积1033公顷,有效生产面积616公顷,下辖灯楼、新地、苞西、许家4个生产工区和加碘盐厂、机修车间、驳运船队和速溶海水晶厂等5个附属单位。后来企业转制,盐田出现大规模萎缩,一些盐田被改作大型虾场而一些盐田大片丢荒,长满野草。

时值冬天,制盐处于淡季,所以走进盐田时到处都是静悄悄的,纵横交错的渠道望不到边,井字盐池有序排列,“晒盐旺季,盐民们每天都要在盐田上忙碌,扒盐、运盐,甚至光着膀子背盐”。

4-8月制盐旺季,每天都要耙盐

邓洪祝介绍说,晒盐法的过程包括纳潮、制卤、结晶、收盐、提纯、验收、包装等步骤。“你看那边就是积水塘,涨潮的时候,打开水闸,海水自然进入水池备用。随后,海水进入蒸发池,经过15级自然蒸发沉淀15天时间;一般大小的蒸发池占地200亩左右,用石块堆砌堤坝,周围都修了水渠。”

“海水蒸发达到结晶浓度后,就要引进结晶池了”,接着邓洪祝带着记者来到结晶池旁,只见薄薄的一层海水下沉淀了一些白色的结晶物,用手一摸,黏糊糊的,池底是用大小不等的鹅卵石铺就的,“这些都是老盐池了,后来新建的结晶池底都是铺瓷砖了。结晶之前,池子要反复用海水冲洗干净。4-8月份是制盐旺季,这个时候,我们每天都要用盐耙去结晶池里翻动海水,当然进去之前要把橡胶鞋洗得很干净。每天都是太阳出来前翻动,太阳出来后就不能动了,影响海水结晶。”

之所以要每天翻动,是因为怕结晶过程中颗粒不均匀,出现大块结晶块,“从蒸发池进入结晶池最关键的是海水浓度的控制,要不停地监测;随后要经过三级结晶,也要不停地监测其浓度,超过一定浓度就变成工业盐了;经过半个多月的时间结晶,就可以收盐了。”邓洪祝说收盐时,人和机器同时进行,“大的结晶池用机器收,小的就人收。”

“制盐受天气影响很大,下雨来不及盖薄膜布,盐就会化掉。”邓洪祝说,2014年打了两个很大的台风,损失很严重,徐闻盐田和海滩涂被台风摧毁,盐场全部被海水淹没,场内的近6000吨原盐溶化为海水,单原盐产品的损失就达380万元。

现代原盐生产的演进过程

徐闻县政协文史委的何强一直关注制盐业,据他介绍,清代后期,雷州半岛的徐闻、海康、遂溪等地盐民试行晒卤制盐技术。民国20年以后,徐闻县西区角乡地区的盐民聘请福建、浙江的师傅传授制盐技艺,比如整滩造埕、扬卤晒盐等。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制盐工业发生了明显变化,产量迅速增长,跃居世界第3位。

以徐闻盐场为例:1952年-1954年,盐区改造,把地主、漏主及富商的盐田及设施收归国有,盐民产盐,一律以“公收”方式付款,盐民一人,每年收入现金120元到150元。1955年徐闻县盐区在新地、苞西安装风力扬水车来提海水制盐。1956年安装电动扬水泵,其后组建海上原盐运输船队。1964年,在原有盐池池底铺垫石块,并启用压池机平整,为日后机械化操作打下基础。

上世纪60年代初,徐闻盐场用薄晒勤转的制盐工艺,抽水制卤与卤液结晶上下工序紧扣,提高盐的产量质量。用扩建结晶池与卤水蒸发池提高原盐产量。1970年,建起海底纳潮站,70%以上盐田实现扬水机械化。上世纪70年代后期,改变露天卤井为砌加盖卤井。至80年代末,雷州半岛的制盐基本实现机械化。上世纪90年代雷州半岛所生产原盐、加工盐及综合利用盐资源的工业部门,其生产范畴已包括:纳取海水、盐湖卤水或地下卤水,在盐田内日晒成盐;用圆锅、平锅加热煎煮或用真空、热压蒸发、浓缩成盐;按用途对原盐进行加工;从制盐母液中提取其他化工产品。制盐工业既是原盐提采工业,又是盐产品化工加工工业。


 
■国营时期,盐场收盐时的场景,人工用盐耙收集到一起,再用小车运到仓库。

■废置的耙盐手扶拖拉机。

■废弃的收盐机。


■废弃的离心机和烘干机。

古时盐业生产重地 遗址至今仍是个谜

在唐代《新唐书·地理志》等正史中就有了雷州半岛徐闻地区盛产海盐的历史记载,其中记录了徐闻千百年形成的独特海盐制作技术———海盐的平滩晒法,直白地说,就是把海水引进大片滩涂,利用日光和风力蒸发,晒制过程中不添加任何添加剂,纯手工生产,自然天成。自古以来,徐闻就有盐农,也就是盐户,据清《徐闻县志》记载,明朝和清朝鼎盛时期,徐闻县拥有盐户1300多户达6000余人。何强根据自己所掌握的史料,向记者讲述了古代制盐技法。

千百年来形成海盐平滩晒法

据《徐闻县志》上所记载,徐闻县煮盐始于唐朝,古代直接用海水煮盐,后才改用清水冲,洗盐土,过滤出卤水熬盐出的盐称“热盐”。 煮盐时,人们用大瓦罐、大瓦锅成排相互倚靠着放在海边的地上,装满盐卤水,上面铺架柴薪,把它煮成结晶盐。烧成的结晶盐,只是底部的一小块,这样无数次烧煮制盐(熬盐法),费时费力费柴,成本高,效率低,灶丁一人年均产盐不足1吨。即使后来换了大铁锅煮盐,产量有所提高,但是产盐效率仍是比较低。

后来煮熬盐法逐渐被晒盐法替代。晒盐较煮盐而言,生产工序简化,成本降低,产量大又省工时。滩晒的制卤方式包括“掘滩晒盐”和“纳潮晒盐”等,虽然取卤方式不同,但晒盐工艺并没有区别。盐区海潮濒繁涨落,滞留海水,蒸发浓缩,渗入地下,日久,卤水储量增大,盐民则在近海滩地掘井取卤,甚为便利。纳潮制卤则须整地开沟,引纳潮水,卤水饱和后方能灌池结晶。在明朝和清初时期,雷州的海盐生产已广泛采用晒盐法,但其生产规模小,工具设备简陋,生产者之间只有简单协作,一直停留在一家一户的小生产状态。

《徐闻县志》上记载:清康熙年间,县东、县西南部海边,曾搭有不少煮盐工棚,据有关资料记载,当时全县境内约有煮盐工棚190多间,盐灶300多副,约有600多户人家常年或农闲时煮盐,县西部有个盐灶坡村,就是因煮盐而得名。康熙朝以后,除了那些离海滩较远或地形不宜开滩晒盐的地方继续采用煎盐法制盐外,在徐闻晒盐法彻底地取代了传统的煮煎盐法。清咸丰年间,徐闻全县盐业生产已经以晒盐法为主,那时煮煎盐法用都已经很少。

古代此地曾设有盐官和盐警

据何强介绍,宋代时,朝廷曾在雷州西南沿海的递角场(即海巡口,当时徐闻县撤消并入海康县,称为海康县时邑乡,递角场为乡治兼朝迁盐场的所在地)设立盐官机构。根据有关的资料显示,当时递角场开始由一个盐场发展为海运发达的转运中心,借助这一便利交通优势,雷州半岛的盐产品通过这一海上通道,将雷州的原盐运送出去。而递角场当时作为一个盐业生产重地,不仅带动了当地商贸经济的兴盛,陆路交通也占据重要的位置。

但是何强说,令人遗憾的是,虽然很多史料都曾对递角场的这个古代著名盐场和交通中心有所提及,省、市文物工作者也曾进行多次查找。但是,其方位除了肯定在徐闻县的西南沿海一带外,一直都未能确定其遗址究竟在哪里!

至于雷州的原盐管理机构和编制上的使用方面,据《徐闻县志》上所记载,从明代开始直至民国时期,徐闻县内沿海各重要盐场均设有盐警(专门保护管理盐场等盐业机构正常运转的警务人员)。而据《徐闻县志》上记载:民国37年8月25日(1948年9月27日),历史上罕见的12级以上的强台风在徐闻县登陆,并伴有大暴雨,海潮高涨达6米以上,盐田基围大部分崩塌,县西部新地村海边的盐民12人、盐警6人被海潮淹死。历经曲折和发展,到了解放前夕的1949年初徐闻全县滩晒面积达约401公顷,常年产盐能力可达1500吨。

制盐机器废置生锈,将建“盐博物馆”

结晶池中间的甬道都是用红砖铺就的,经过长期海水的侵蚀,自然凹陷形成的螺旋纹形状各异,盯着它们看上一阵,就能深切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不远处那一排房子就是放盐的仓库,盐收完了就直接运到那,堆到水泥地板上,等着进一步加工、验收。”邓洪祝说,当年忙碌的时候,人来车往非常热闹。

接着,他带着记者来到存放制盐工具的仓库,走进大院,左手边停靠着一辆简陋的拖拉机,“这个就是耙盐的工具,用的时候后面这些铁链子都放下来。”从机器的生锈程度看,这些都是废弃的生产工具了。右手边是一个简易工棚,里面放了几辆带斗的手扶拖拉机,邓洪祝走向其中的一辆,“这些就是运盐用的。”工棚上面苫盖的遮盖物早已不见,只剩下空荡荡的房梁架子,“这些都是2014年打台风时,被风吹坏了的。”接着,邓洪祝在一堆废弃的工具中找到了盐耙,兴奋地拿起来向记者示范如何扒盐。

走出大院,继续往前走,邓洪祝说当年这里是职工宿舍,如今都已废弃不用,一辆大型收盐机倒架在院子里,车斗等处都已严重变形;而在马路边上,邓洪祝又发现了废弃的离心机和烘干机等制盐工具。途经一个废旧厂房,很多工人正在施工修缮,“这里正在建一个盐博物馆”,随行的徐闻县宣传部一工作人员介绍,“同时也正在创建一个盐主题的旅游区,不久以后就将揭晓。”

最后,来到的一个筒子楼就是如今仍在沿用的徐闻盐场办公区,其中二楼一个房间的门上挂着“广东省徐闻盐场化验室”的木牌子,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了。走进去是一个实验台,上面摆放着烧瓶、量杯、支架、酒精灯等,旁边摆着几包没有封口的食用盐,“我们正在对食盐更新换代,研制的生态盐预计明年就能上市了。”一个工作人员说道。

不远处那一排房子就是放盐的仓库,盐收完了就直接运到那,堆到水泥地板上,等着进一步加工、验收……当年忙碌的时候,这里人来车往非常热闹。”

——徐闻盐场制盐技工 邓洪祝


编 辑:张静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