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发现广州 >

金缮让残缺物品“复活”

时间:2017-07-04 00:54  来源:新快报

●一件破碎瓷器被陕西省一名90后美女巧用金缮修复。VCG

●金缮,一门古老的手艺,按照字面理解就是“用金来修缮”,历来属于漆艺范畴,也可视作其一个分支,在文物修复方面可以大显身手。

金缮

工具:生漆、瓦灰、糯米粉、金粉、刮刀、丝光棉等

工序:清洁、调漆糊、涂漆糊、阴干、调漆灰补缺、上金、推光、揩清等

费用:上等生漆几百元一斤,金粉600-900元/克,费时15-30天

金缮是一门古老的手艺,按照字面理解就是“用金来修缮”,在我国历来属于漆艺范畴,也可视作其一个分支,在文物修复方面可以大显身手。

金缮修补术有数十道工序,包括将残破处仔细黏合、阴干、补缺、上金等,每一步都要非常精细。精致如画的金丝线,让残缺物件重新开出了花,让它们得以“复活”,恢复实用功能的同时,更增加了鉴赏价值。

记者手记

用漆涂在器物上,在汉语的表达方式中用“髹”,所以漆画艺术家陈锦钦先生说,凡漆器、漆画以及用漆修缮等都可以用“髹饰”来表述。在我国,金缮一般视作漆艺的一个分支和组成部分。漆器的历史非常悠久,使用过程中难免出现破损现象,所以在实用基础上诞生的修缮,没让漆艺从业者放在心上,比起真正的漆艺,修缮就显得相当简单了。

描金在中国传统工艺屡见不鲜,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日本人则觉得用金描线很有特色,所以专门取了“金缮”这个名字。当然,这种说法可能过于简单,或者只是民间口头传传而已。有一段时间,漆艺在国内几乎失传,后来才又兴起。明代结集的《髹饰录》一书,让我们今天才得以见到几百年前古人是如何描述漆艺的。

跟另一种修补术——锔瓷一样,金缮也是个细致活,考验耐力和经验。光是调漆也是个技术活,稠了不行,稀了更不行。然后再一遍一遍地上漆、打磨、推光、揩清,同一个动作要反复几次甚至十几次。目前看来,这纯粹是一种精神上的追求。一只碗可能只有十几块钱,修缮它除了材料成本外,手工费可能都是它价值的上百倍了。不过,对于价值不菲的古玩来说,金缮却有着起死回生的“特异功能”。一门古老的手艺总有存在的理由,就金缮来说,它能让人发现修补残缺之美。
 

 
金缮修复的一个大原则是最大程度保证完整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对器物造成二次伤害,所以碎掉的部分尽量都找回来。” ——漆画艺术家 陈锦钦

●金属、陶瓷、玉器、玻璃、木头等材质的都能修补,通过精心修补不但让残缺的物品复活恢复实用价值,而且还增添了一种美感。

1

2

3 ●用糯米糊调和生漆成为漆糊,涂抹在碎片的横切面上,然后把碎片粘在一起,用刮刀磨去多余漆糊,保证严丝合缝。

金缮,一门古老的手艺,按照字面理解就是“用金来修缮”,历来属于漆艺范畴,也可视作其一个分支,在文物修复方面可以大显身手。漆艺,在中国源远流长,新石器时期,先人就已经会在木碗上涂朱漆了,考古发现的这只木碗“造型美观,色泽鲜艳,它的物理性能和漆相同”。虽然漆的使用历史久远,但是《考工记》之类的古书上却没有“漆工”的记载,这是因为髹漆是古代百工都要掌握的技艺。

漆的黏性大于AB胶,硬度超过水泥

漆画艺术家陈锦钦的工作室藏身在广州市海珠区前进路,一进工作室就见到台子上摆放着一大堆各种造型的陶瓷,几只茶杯上有几道蜿蜒曲折的金线,打破了单一的视觉效果;另外几只大点的碗,碗沿部位都被补了几块不同大小和形状的补丁,颜色是浅黄色,“这个还没完工,接下来要在上面做漆艺造型。”除此,还有几只残缺的碗和盘放置一边,静静地等待被施加“手术”。

金缮,古人都是作为一种实用工艺来使用的,“金属、陶瓷、玉器、玻璃、木头等材质的都能修补,通过精心修补不但让残缺的物品复活恢复实用价值,而且还增添了一种美感。”陈锦钦说,金缮是利用了天然大漆的黏性,在残破处进行粘连,“注意一定要用生漆,漆的黏性大于AB胶,硬度可以超过水泥。”

既然金缮离不开漆,那么首先要了解漆为何物。生漆是从漆树上采集、未经炼制的天然漆液。漆树原产东南亚,比较而言,中国所产生漆强度和光泽较佳,贵州毕节、湖北毛坝、四川城口和陕西安康是我国四大名漆产地,“天然生漆呈乳白色,含有水分20%-40%左右,里面有杂质,经过过滤能得到精制生漆”,陈锦钦一边介绍一边拿出一盒生漆展示给记者看,他说生漆极易氧化,果然不一会就变成了褐色,“所以要密闭存放。”

同是修补术,金缮与锔瓷有何不同?

金缮跟另一门古老工艺锔瓷很像:“二者都是修补,让器物恢复完整,”陈锦钦说两种工艺各有千秋,非要比较的话,“我认为锔瓷对器物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因为要铆钉子上去,所以一定要在器身上钻两个孔才行;也正因为有了铆钉,所以受力大于金缮修补,结实度高一些。有些用漆修补的器物时间长了,可能还会开裂。对于一些薄胎器物,锔瓷可能不适用,此时就要考虑金缮。”

陈锦钦的漆画有很深造诣,对漆的语言早已了然于胸,并且能自由发挥,“比起漆器和漆画,金缮简单很多,它只是我业余的一个爱好,也可以看做漆画制作的延伸,平时多是帮朋友修补一些古玩、陶瓷等,并不以此为专业。”陈锦钦指着一只修缮完好的紫砂壶说,“这个是一个画家朋友的定制紫砂壶,壶底摔掉了两大块。金缮修复的一个大原则是最大程度保证完整性,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对器物造成二次伤害,所以碎掉的部分尽量都找回来。”

陈锦钦说,金缮第一步是清洗,像这个茶壶比较简单,用家里的清洁剂洗就可以了;一些比较难洗的陈年污垢可能要用到机器或者用草酸泡,才能洗干净。

调漆糊粘补碎片,再放荫室阴干7-10天

清洗后的器物可以晾干也可以用微波炉烘干,这个时候就可以调漆糊了。“先调糯米粉,面粉或者米粉也行,加水混合调成糊状。在日本传统的做法是先蒸糯米饭,然后把饭粒捏碎,再滤汁,制成米糊。接着,按照1∶1或者2∶3的比例,加入生漆,有时候生漆会稍微放多一些。”陈锦钦说,调漆糊虽然听上去简单,实际操作却要凭经验,虽然“漆无水不干”,但是水多了漆糊太稀,水少了太稠,“太稀了,就要慢慢调,让里面的水分蒸发出一些来。”

用这种漆糊把紫砂壶破损的地方粘接起来,干透后有非常大的粘结强度,甚至超过环氧树脂AB胶,并且耐水耐磨。“用毛笔蘸取漆糊,均匀地涂在破损的切面上,然后把碎片粘上去。”陈锦钦说,多余的漆糊会溢出来,不用理会,拼接好后再微调,一定要保证壶的两片是严丝合缝的。可以用刮刀刮掉溢出的漆糊,然后再轻轻地刮过来刮过去,感觉很顺畅,没有任何挂碍感,就行了。

为了保险起见,涂完漆糊后,再用纸胶布粘在外面,接着放到荫室中晾干,阴干条件一般是温度为25℃以上,相对湿度为75%左右,需要7-10天时间。
 

 
无论是金粉还是金箔都不能用笔扫上去,因为再细的毛笔都会留下痕迹,正确的做法是用丝光棉蘸上金粉轻轻地擦在表面,半小时后再擦一次,如此反复几次,第二天还要再擦一次。” ——漆画艺术家 陈锦钦

●金缮所用生漆利用了天然大漆的黏性,在残破处进行粘连,其黏性大于AB胶,硬度可以超过水泥。

●揩清,也叫泽漆,用脱脂棉蘸上等生漆在漆面上薄薄地涂一遍,再把多余的漆擦去,好像只留下一层气。放入荫室后,不待干透再磨擦,重复2至3次。

●金缮所用工具,包括丝光棉、金粉、发刷、描笔、牛角刀、糯米粉、生漆、透明漆、金地漆、砥粉、瓦灰、麻布等。

●放入荫室阴干,条件一般是温度为25℃以上,相对湿度为75%左右,需要7至10天时间。

在金缮修补物件的工序中,阴干是重要的一个环节。阴干是让漆面固化成膜,对温度和湿度有一定的要求,比如初夏梅雨季节,湿度太大,漆层固化太快,容易起皱;盛夏季节温度过高,冬天温度过低,漆层又固化转慢甚至不干;所以配备有相应的荫室。如果只是少量的金缮器物,也可以用一只箱子或者柜子,放上湿布,做成简易荫室。

补填缺漏,再度阴干

取出阴干好的器物,接下来就到了补缺环节了,一般分两种情况,一个是碎片结合处会有坑洼或者遗失不见的碎片造成的小空缺,二是器物缺的那一块不见了,需要补一块新的。陈锦钦拿起一只碗介绍,第一种情况,调漆灰补缺,“瓦灰、瓷粉和生漆按照一定的比例调和而成,一般专业人士会加入瓷粉,按照经验,加入瓷粉会增加硬度,比砥粉还要硬。”

就像水泥里面要掺入沙子一样,底灰必不可少,古人用到的灰很讲究,会用角灰或骨灰,角灰即牛角灰,骨灰即兽骨灰,还有鹿角霜(灰)等,现在这些听上去很奢侈,所以很少用了,一般常用瓦灰、砥粉、土粉等。不同材料制作的漆灰在硬度、耐打磨性、致密度等方面会有所差别,越粗的粉干得越快,可用于大面积补缺,但是干透后又会有孔洞和缝隙,后面还需要用细目的粉再经过多道填灰,以保证底胎的平整度和光洁度;越细的粉大面积堆灰时则不容易干透。

若是第二种情况,就要先用橡皮泥塑模,“你看这只紫砂壶盖缺了一块,用橡皮泥在对面取一个模,然后用麻布和瓦灰塑形,里面填充的东西没有规定,有的人用木头,也可以用丝瓜络等,然后再按照上述步骤进行补缺。”漆画艺术家陈锦钦介绍道。

补缺结束后还要阴干,这是一个由外到里缓慢的过程,表干不等于内干,一般需要7至10天,大面积的漆灰不要一次性进行补缺,否则干燥时间将会很长,甚至里面会永远不干,这种情况下,要进多次填漆灰,多者达到二十几次。

上金时不能留下笔痕

漆灰干透了就可以打磨了,打磨需要细致耐心,按照砂纸目数,从低到高慢慢打磨,千万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伤到器物。陈锦钦说这道工序很耗时,打磨到最后要光滑,并且接缝密切结合,不能有丝毫缝隙。接着就是上黑漆,不能涂太厚,否则会起褶子,均匀地涂上一层,阴干后打磨,擦干净再上一次黑漆,阴干后再打磨,反复几次一直到表面光滑。

在漆面半干,有点黏时,就可以上金了,“这个步骤一定要注意,无论是金粉还是金箔都不能用笔扫上去,因为再细的毛笔都会留下痕迹,正确的做法是用丝光棉蘸上金粉轻轻地擦在表面,半小时后再擦一次,如此反复几次,第二天还要再擦一次。”陈锦钦说,只有真正懂得金缮的人才能做到这么专业。

上完金粉后,进行一次清洁,把多余的金粉轻轻地擦掉。10至15天阴干后,就到了上罩金漆的环节了:“主要是对金面起到一个保护作用,这也是一个反复的操作过程,直到达到满意的效果。再阴干一个星期左右,接着就是推光,目的在于褪去漆面的浮光,提高光洁度,让漆面散发出内蕴的精光,器物显得既深沉内敛又高贵典雅。最后一步是揩清,也叫泽漆,用脱脂棉蘸上等生漆在漆面上薄薄地涂一遍,再把多余的漆擦去,好像只留下一层气。放入荫室后,不待干透再反复磨擦,如此重复2至3次。”

可在缮面上作漆画

既然以漆为载体补缺堵漏,那么形成的缮面上自然可以用漆作画,“漆画的一些艺术手法都可以用到,比如可以嵌入蛋壳和螺钿,还可以制作各种斑纹,当然还可以作画。”陈锦钦介绍,蛋壳可以用鸡蛋壳、鸭蛋壳、鹌鹑蛋壳等,剔除内层黏膜,洗净晾干,捣成碎片,依次贴于漆面成像即可。蛋壳不同,正面或反面,出现的质感和厚度均不同,粘贴蛋壳时漆液从缝隙间涌出,会形成哥窑开片般的自然冰裂。

嵌螺钿的工艺自古就有,螺壳颜色有青、黄、白、红等,按自己所需截取,镶嵌出来的图像非常漂亮,灿若霓虹。“另外还可以用绿豆制作豆斑”,陈锦钦指着桌子上的一堆绿豆说道,“把绿豆撒到湿漆面上,阴干后,把绿豆剔除,漆面就会出现各种形状的凹陷。然后再覆盖推光漆,干透后磨显出斑纹。”

谈资

薄螺钿镶嵌史

商周已有用蚌壳镶嵌成文的漆器,而填嵌磨显、文质齐平螺钿漆器的诞生,不早于唐代;元代,薄螺钿漆器很受欢迎,元大都遗址出土的软螺钿《广寒宫》残漆盘,灿若虹霓。明末,扬州名工江千里以制薄螺钿漆器闻名朝野。清代,八闽薄螺钿漆器工精艺绝。清末,薄螺钿工艺失传,因漆艺家具外销格局形成,硬螺钿工艺再度兴起,扬州梁福盛漆器颇为有名,在1910年南洋劝业会上获得金奖。

(摘自《髹饰录图说》一书)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