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扶贫 >

冲锋,在反贫困的最前线

时间:2018-11-12 12:53  来源:新快报

■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彝海村村支书马强(左二)在向沙马薯姑(左一)了解脱贫攻坚情况。

■贵州省石阡县大屯村村支书周绍军(右)冒雨在茶园里测量茶园面积。

■云南省金平县广西寨村村支书刘富珠带领群众修路。

■贵州安顺平坝区塘约村村支书左文学(左)接受采访。

——记奋战在脱贫攻坚战场上的村党支部书记

他们是离中国贫困群众最近的人,在缺水缺土的贫瘠之地,润泽民心、扎根人民;

他们每天行走在最艰险的道路上,在大山重重的偏远之地,向山而立、扛起重任;

他们征战于没有硝烟的激烈战场,在贫困堡垒的攻坚之地,冲锋陷阵、愈战愈勇;

……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全国12.8万个贫困村中,一个个村党支部书记就如同一面面旗帜,飘扬在一个个脱贫攻坚战场上。

此时此刻,中国反贫困斗争进入到决战决胜阶段。村党支部书记们正在最前线发起最后的冲锋……

@扶贫先锋

领路人

想贫困群众之所想

带领大家闯出一条路

贵州省罗甸县麻怀村所处的地方,被称为天坑。

这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造就的雄奇景象,可被水溶蚀的特殊岩石大量沉积,上亿年滴水穿石的塌陷,形成这样一个个特大漏斗。

千百年来,麻怀村被锁在天坑里。

见到麻怀村村支书邓迎香时,她正坐在村口麻怀隧道与香菇大棚之间的垭口上,欣慰的目光凝视着一辆辆小货车、摩托车穿行隧道。车上载满外卖的山货。

又有多少人知道,这幅再平常不过的乡村图景背后,蕴含着怎样的石破天惊?!

27年前,邓迎香嫁到麻怀村,15公里山路,走了8个小时。这时的她,还无法想象横亘的大山如何摆布她的命运——

山路迢迢,3个月大的儿子“小红球”没等送到医院,就在丈夫肩头停止了呼吸;一家人失望离开大山外出打工,第一任丈夫却不幸在瓦斯爆炸中遇难,不得不带着孩子返乡……

18年前,农村电网改造,电线杆运不进来,村里要凿一条出山隧道。没有多少人赞同。

邓迎香站了出来,她和乡亲们点起蜡烛、煤油灯,抡起洋镐、大锤、钢钎,开始“凿”路。整整5年,倾尽全力,隧道通了,但最窄的地方只能过一个人和一匹马,最低处人要趴着穿过。

人可以通过,车却无法通行,致富的路还太“窄”。

当看到女儿出嫁时摔在隧道里,穿着白色婚纱狼狈的样子,多年被山围困的辛劳、痛苦、无奈,让邓迎香心中最终爆发出山一般的信念和力量。

“今天我邓迎香发誓,我就是用手挖、用牙啃,也要啃穿一条路!”

没人支持她。邓迎香独自举起锄头再次走向大山,从麻怀村的一个巧媳妇,变成“女愚公”。

村民被她打动、县里资金支持……宽敞的隧道修通,邓迎香带领麻怀村600多名村民,从被大山摆布,到真正成为大山的主人。

不少中国贫困的土地上,大自然犹如一支神奇的笔,画下变幻的地貌,也堵住了出行的道路,一代代人被迫与贫困为伍。

对脱贫攻坚最基层的村党支部书记来说,在这种阻隔、闭塞、围困,有时甚至是一无所有之下,带领村民们挖出一条道路难,而找到一条发展致富的道路更需要多少智慧与勇气?

2014年6月3日,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冲毁了贵州安顺平坝区塘约村。

这个本就贫困的小山村,“田地冲毁了,房子倒塌了,粮食被水泡了,村民一贫如洗,当时真是绝望。” 村支书左文学回忆。

多少次了!村民们向贫困发起冲锋,但每次轻微的市场波动和天灾都会将全村打回原形。

左文学带着村两委班子和村民们用烟熏黑了一间会议室,经过了无数个统一思想、集思广益的夜晚。

终于有一天,在炎炎烈日下,一次决定塘约命运的干部会召开。

“单打独斗没有出路!”

塘约村确定了强弱联合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并立下贫困不除誓不罢休的誓言。

仿佛心中早有的愿望,在夏日苏醒了。

随后,这个小山村,开始了一场大探索。

在集体经济撬动下,塘约村改革不断:

实行“红九条”“黑名单”等管理制度,推动农村产权、金融、社会治理改革;实施农村集体财产权“七权”精准确权,为农业生产集约化、标准化、规模化发展创造条件;组建妇女创业联合会、红白理事会、建筑公司、运输公司等,优化配置全村人力……

短短两年时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不到4000元提升到10030元,村集体收入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20多万元。

在村里举行的分红和脱贫庆祝大会,鞭炮声中,左文学躲了起来,“哭得停不住。”

为激励后人,左文学把“穷则思变”四个字印在塘约村对面的小山上。

这就是冲锋在脱贫攻坚最前线的村党支部书记。

贴心人

脱贫攻坚越到最后

越需要信任

轰隆隆的声音戛然而止。

河北省新河县申家庄村的郭秀英在挖掘机前一坐,刚启动不久的村道路硬化只得停止。

道路硬化,是村支书史凤水的命。

他刚上任的时候,村集体账户上只趴着两毛七分钱,外面还欠着10多万元。修路的80多万元是史凤水四处跑、东拼西凑得来的。

史凤水是个能人,多年在外,在国企干过,自己做过生意,他回村任支书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垫钱把坏水管改造了,解决了大家的吃水问题。

接下来就是村里道路硬化。史凤水糖尿病加重了,每天都坚持到现场,晚上再回去输液。

可郭大嫂不管这些。她家房子在村最西边,为了排水,路中间修高,下雨天水就得往她家流。

史凤水赶来了。郭大嫂把一肚子委屈都说给了这位“当家人”。

“我们给您加固一下地基,怎么样也不能把您家墙冲垮了。沙子水泥,就算真用一百吨我也不心疼呀。”

“嫂子,真冲垮了,别看村集体没钱,我出钱给您修,您去大队里住,修好了您再回家。”

……

两个多小时,边开玩笑边谈心,边唠家常边劝慰。

郭大嫂服了村支书。

一个月后,全村5条东西大街、2条南北大街全部实现硬化,村民们彻底告别了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日子。

大家兴奋地敲起锣、打起鼓、放起炮。史凤水却突然语塞了,瞪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本版文图:新华社

 

■贵州省罗甸县麻怀村村支书邓迎香带领群众挖山凿洞。

■河北新河县申家庄村村支书史凤水(左)在看望村民。

带头人

播下一种信念

激发一股热忱

随着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的实施,一场影响深远的乡村经济再造也悄然发生:

不少乡村干部有了职业经理人的味道,很多外出的村民返乡任职创业,大量村民在村里就成了打工一族,田园综合体不断出现……

沉睡多年的一个个贫困乡村犹如注入强心剂。

如今,曾经荒山遍野的贵州省石阡县大屯村,与周边6个村合种的上万亩苔茶,不仅让这里一年四季绿意盎然,更让村民收入一年间增长了30%。

这种改变,源自大屯村村支书周绍军。

“种茶不种粮食吃啥?”

周绍军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组织大家在荒山上种茶,改变单一的种植结构。

但对常年靠“种一亩水稻收一箩米”过日子的村民来讲,没想过也不敢想,没干过也不会干。

发动村里多位70多岁的老党员做群众工作,耐心做讲解,转变大家发展观念;邀请知名茶叶专家担任合作社技术总监,耐心指导茶农管护茶园;带着村民们申请QS(质量安全)认证,极大提升了产品附加值……

边干边学,边学边教。

如今,大屯村的苔茶已成功进入北京、上海、广东等全国多地,还通过外贸企业,进入德国、日本、摩洛哥等国际市场。

“茶产业管护好,可以保证60年有钱赚,这是‘子孙产业’,抓好了世代不为吃饭忙!”周绍军常对村民这样说。

授人以鱼,只救一时之急;授人以渔,则解一生之需。

脱贫攻坚最基层的村党支部书记是“头雁”,不仅需要把村子内在发展基因与外在发展机遇结合,让村民有“志向”,还需要激发出村民自主脱贫致富的热忱,让村民有“志气”。

共产党人

像一面面旗帜

飘扬在反贫困斗争的战场上

前往云南金平县广西寨村的路上,已经可以听到村支书刘富珠不少故事:

“他一敲锣说上课,村里没人不送孩子上学”;

“他能把村里种的药材卖到昆明”;

……

广西寨村坐落在哀牢山深处。虽仅有142户、600多名村民,却有汉族、瑶族、拉祜族、苗族、哈尼族五个民族,不同民族间风俗习俗、语言不同。

刚上任村支书,刘富珠妻子就去世了,他也瘫痪在床。在去城里治病前,一贫如洗的刘富珠把家里7只鸡交了党费。

村民们说,刘富珠不仅“瘫”了,而且“疯”了。

然而,他的“疯”不止如此。

半年后,刘富珠奇迹般病愈站立归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动员大家修路。

好不容易申请来资金,乡亲们坚决不同意——“挖路会惊动山神”。

刘富珠一咬牙,卖掉家里几头耕牛,组织大家去县城、市区开眼界。

乡亲们愿意修路了,但修路要占几户村民的耕地,有三家死活不同意。

刘富珠拿自家耕地交换。

在刘富珠主持下,广西寨村挖通大大小小22条路,近150公里。村里种的草果、八角、灵香草等都能卖出去,村民腰包鼓起来了。

大家全都服了刘富珠。

当年,一位不愿占自家耕地的村民有些不好意思,想把地还给支书。刘富珠手一挥,“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不再要!”

“是党员干部,就要把心掏出来给老百姓看。”

如今,刘富珠用自己的一颗心,将广西寨村民的心紧紧团结在了一起。2016年,全村实现脱贫。

一名党员,就是村里的一面旗帜。

基层的党支部书记所具备的凝聚力、战斗力,带领群众焕发出的向心力、创造力,是在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下打赢这场历史决战的关键力量。

最艰苦的环境与最坚韧的奋斗、最贫瘠的土地与最富有的信仰往往同生。

1935年,四川凉山州彝海见证了红军长征途中与彝族家支首领小叶丹在彝海畔歃血为盟的一幕。

80多年后,这里又见证了一个年轻人在另一场长征中的誓言。

“我说干就干!干不好自动辞职!”

冕宁县彝海村村支书马强,曾当过兵、做过保安、做过生意。2013年,回家过年的马强和10多个年轻人在彝海边喝酒聊天,聊起村里的贫困,心有不甘,突然萌发回乡想法。

30岁的马强参加了村支书竞选,以19票比17票微弱优势胜了老书记。

他走到老书记面前,伸出手。可老书记说了句“咱们走着瞧”,转身走了。

这位小马书记有想法也有办法:

很快申请到修路资金,一辆面包车、一身迷彩服、一顶草帽,天天看进度,路很快修好了;

联系战友、朋友,推荐村里妇女农闲时外出打工,3月去新疆摘棉花,7月去青海收枸杞;

三年后,第二次竞选村支书,马强全票当选。转当村主任的老支书全力辅助他。

如今,彝海村已经脱贫,马强在设计村子未来的乡村振兴图:通过建合作社,扩大花椒种植、散养鸡养殖;利用“彝海结盟”的旅游优势,打造结盟小镇……

刚开始只准备干三年的马强舍不得离开,他觉得当村支书就是最大的事业,“这是我的家乡!这是我的责任!”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