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扶贫 >

志智双扶贫 消除涉毒隐患

时间:2019-10-31 16:20  来源:新快报
■广东惠来县天蓝心理服务中心的心理沙盘宣泄室里,该中心创始人许琼珊正在帮学员分析心理状态。

 

■公益图书室几乎每个月都会举办各种有趣的室内、户外活动。

 

■吴利珠用晚上休息时间在教村民识字。

 

揭阳禁毒扶贫“惠来模式”3+N:

粤东古邑惠来,古称“葵阳”,地处粤东沿海,西接汕尾陆丰,南濒南海,海域辽阔,交通便利,依山傍水,旅游资源丰富,发展前景看好。然而,前几年出现的制贩毒问题,成为影响惠来社会稳定的一大祸害。一穷二毒,贫困和毒品相伴相生,很多家庭因此变得不幸。

为有效遏制毒品犯罪,惠来县执法打击、预防宣教、社会帮教“三驾马车”齐驱并进,成效明显。同时,为消除因贫困引发涉毒问题隐患,惠来县摸索出了一条“惠来模式”3+N禁毒扶贫道路——由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社工以及25个县帮扶成员单位组成扶贫队,进而让毒品“断代”。至今,共帮扶涉毒家庭168个,帮助450名涉毒人员重返社会。

■采写:新快报记者 高镛舒

■图片: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

政府帮扶:涉毒人员该打击 涉毒家庭要帮扶

在距离惠来县30公里的览表村里,今年73岁的古伯(化名)坐在椅子上,激动地说:“实在太感激政府了。没有政府的帮扶,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原来,两年前,古伯的儿子因为制毒贩毒被枪毙,后来,老伴患上了脑梗,医药费每月就要花费七八百元。再后来,儿媳妇也离家出走了,留下五个孙子,最小的才5岁。古伯说,所幸,当地政府对他家进行帮扶从未间断,让他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大孙子今年高分考上了河源的一所技术师范学校,4年后就能去当老师了呢!”言语间,无不透露出喜悦之情。

据悉,在惠来推行的“打、管、护、爱”政策的带动下,如今,古伯的5个孙子每人每月都能从惠来县民政局领取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生活保障金500元。何谓“打、管、护、爱”?就是对待涉毒人员要严厉打击管控,对待涉毒家庭要细心爱护关爱。

据统计,去年1月至今年10月,惠来县民政局共发放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生活保障金417.4万元。惠来县民政局副局长林创平告诉记者,除了资金上的帮助,他们还配合公安机关做好涉毒家庭幼年子女的安置抚养工作。

心理治疗先行:“惠来模式”3+N 让涉毒人员重回社会

林树(化名)从22岁开始就染上了毒品,后来因复吸三次被送进惠来戒毒所,最后一次因复吸进所是2016年,那时他女儿仅3个月大。“那十几年里,妻子不愿和我同桌吃饭,父母兄弟都不信任我,说什么都被拒绝。”林树说。

2018年4月出所后,林树加入天蓝心理服务中心,和其他星火志愿者进社区进学校进戒毒所,活跃在禁毒工作的一线,身体力行地去践行戒毒的决心,也带动更多人加入自助戒毒团队活动。

“如今在家里,我的地位已经提高了99%,家人对我的信任感增强了很多,我感觉到特别温暖。”林树说,“我是一个幸运者,碰到好人、好时代,如果没有中心,没有政府、公安的帮扶,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又被抓进去。”

在揭阳市天蓝心理服务中心里,中心创始人许琼珊就是林树口中提及的其中一个好人。“心瘾比身瘾更加难戒!”许琼珊介绍道,戒毒学员进入戒毒所后,服务中心第一时间介入心理疏导,建立信任关系,并给学员建立个人档案,根据个人情况设置帮扶辅导计划,并对学员家庭进行走访调研,为有需要的家庭进行动力调整,对学员家属进行帮扶慰问,尽量修补家庭关系。“目前,戒毒康复‘惠来模式’已辐射深圳、佛山、汕头等地,具有可复制性。”

“我蛮有信心能够引导他们重新回归社会,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在许琼珊眼里,吸毒者只是生病了,“我把从戒毒所出来后,在社区里帮忙的志愿者称为星火志愿者,林树是第一位加入的,已经录取了17位。”

戒毒学员在戒毒所第二年开始,服务中心就根据学员的需求对他们进行就业技能培训,在学员出所后就可以安排就业。实现一出所就有工可做,有家可归,有收入可以维持生活。

此外,该中心还与县人社局一起开展咖啡师、催乳师、美容美发等时下大热的技能培训,帮助他们重回社会。

社会力量:共建无毒家庭 助涉毒家庭脱贫

“珠姐,学校的同学都在嘲笑我的爸爸是毒贩,实在受不了了,我想辍学。”这是览表中学初一学生飞飞(化名)向吴利珠哭诉的心底话。其实,像飞飞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吴利珠看到家乡涉毒严重,好多家庭因毒致贫,或令其子女过早辍学而误入歧途甚至涉毒的恶性循环,由此萌发“小手牵大手”,共建无毒家庭的念头。

“这些辍学的青少年,更容易被带上歪道,甚至涉毒。”2014年6月,吴利珠创办公益图书室,10元押金便可免费借书,交不了押金的小孩还书时则需上交一份读后感。

吴利珠是典型的现代农村留守儿童代表,小学便辍学外出打工。像古伯一样,她意识到教育对农村儿童的重要性。“我想让爱学习的青少年有个看书的地方,也想减少村里未成年人辍学、童工情况。”吴利珠透露,如今飞飞已经中专毕业,成为了一名会计。

后来,经常到图书室看书的吴华(化名)告诉吴利珠,她很想读书,但是没有钱。这促使吴利珠牵头了助学计划。据统计,览表村已有33名助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有,其中涉毒家庭的孩子占4成,女生占7成。吴华成了首位助学生,如今已经是一名大学生了。

“助学分‘给钱’和‘免费’两种,给钱的相对简单,但还有部分孩子是不想读书,我们会‘问诊’后对症下药。比如他们觉得有个初中学历就够了,我们就会邀请相应学历在外打工的人来讲述他们的工作状态。”在吴利珠看来,那些打心底不想读书的青少年,稍不小心便会误入歧途,更加不能轻视。吴利珠一直坚守自己的初心,围绕农村儿童的情况开展各种相关工作和活动。其被评为2018年度“惠来最美人物”。

此外,图书室几乎每个月都会举办各种有趣的室内、户外活动,暑假还有夏令营。如今,这里成了孩子们童年的庇护所。

数据

数说禁毒成效

2017年8月,揭阳市委市政府成立由时任市长叶牛平(现为市委书记)为总指挥,副市长、公安局长马儒生同志为副总指挥的市驻惠来禁毒工作组,从市禁毒委成员单位抽调108人进驻惠来,与惠来县党政形成市县联动开展禁毒整治合力,打造出社区戒毒康复“8.31”惠来模式3+N、“一村一辅警”、禁毒村规民约等一系列工作。2018年12月,国家禁毒委将惠来县由“通报警示地区”降级为“重点关注地区”。

2017年11月至今,惠来未发现制毒“窝点”;外流贩毒人数从2014年的600名下降至今年的57名,与2018年同比下降46.7%;新滋生吸毒人员从2014年638名下降至今年的79名,与2018年同比下降53.5%。

在逃涉毒违法犯罪人员多数落网,制贩毒隐患明显下降,2015年底全国立案追逃的惠来籍涉毒逃犯共105名,至目前已抓获87名,到案率82.9%。2019年度(截至10月15日)全市吸毒人员复吸率同比去年下降5.84%,复吸率明显下降。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