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他年轻的生命 永远定格在了那崎岖的山路上……

时间:2017-06-17 00:32  来源:新快报

■谢奕(右二)为刚理过发的孩子擦去粘在脖子上的碎头发。

广东省福利彩票发行中心公众号

30岁广州青年志愿者谢奕在广西山区助学回程中因中暑严重脱水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如日中天的年纪,他甘愿俯身做一名送人玫瑰的志愿者,成为孩子眼中的大哥哥,贫困山区儿童的“谢爸爸”。真诚的微笑,温暖的情感,默默地付出……在广州志愿者同行心里,今年30岁谢奕是个暖男。

然而人生无常,6月3日晚上9时20分,他年轻的生命定格在广西板蓝乡崎岖的山路上,因为在山区助学回程中中暑导致严重脱水,谢奕永别他心心念念的帮扶对象。

也许谢奕只是普通的志愿者,但同为广青启智服务分队的志愿者崔炎燚和队友们沉痛悼念中表示:“希望他的离世,能在未来让义工团队专业化:出发前的身体检查和急救常识培训,随行的必备药品、医护人员。让义工制度更加完善。”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通讯员 陈永华

九年的志愿服务

谢奕,1986年10月出生,祖籍湖南常德,却在广州土生土长。2008年,一场雪灾席卷全国,也开启了“中国志愿者元年”。这一年,广州流花客运站滞留大量返乡旅客。彼时,年仅21岁谢奕第一次穿上志愿者的马甲,为车站旅客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其实,谢奕家境优越,他完全可以留在舒适的家里取暖,但同伴崔炎焱看得出来,谢奕对从事志愿服务甘之如饴。

雪灾过后,谢奕告诉崔焱燚,“互相帮助,不求回报”的义工精神,让他很受鼓舞。自此,谢奕坚定成为广州青年志愿者协会启智服务分队的注册义工,开始了长达九年的志愿服务。

熟悉谢奕的崔焱燚告诉记者,2008年全年,白云路的启智学校、龙津西路的致爱学校成了谢奕最常出现的地方。“有个别志愿者过于热情,让小朋友们产生对陌生人的害怕或抗拒。谢奕不会,他总能慢慢靠近,慢慢熟悉,用‘慢热’态度,让孩子们从最初的不排斥,渐渐转化为喜欢(他)”

谢奕还会手语歌曲,通过音乐拉近孩子们,传递关爱。“他曾说过,喜欢看着孩子们一步步成长。但我看得出来,他的爱心也在一点一点开枝散叶。”崔焱燚说。

严重中暑脱水

今年,谢奕创办了一家跨境电商公司并担任CEO。创业艰辛而繁忙,但谢奕爱心依旧。4月,谢奕到河源市龙川县助学,在胜利村的骆家,遇到四个兄弟姐妹。“这个家庭坎坷至极,骆爸爸意外身亡后,妈妈改嫁,留下骆家四个读书的孩子,靠年事已高的爷爷奶奶照顾。”崔焱燚告诉新快报记者,这次支教后,谢奕成为骆家的对口帮扶人,每月都给他们寄生活费。

5月,第二次河源助学行开展探访,崔焱燚担任支教老师。谢奕因新公司开业没能来参加,但拿出了1000元现金转给崔焱燚,拜托她为骆家送去生活费,再为孩子们买些“六一”礼物。“骆家奶奶没见到谢奕,嘱咐我,让‘谢爸爸’一定要找时间过去,吃她亲手做的糍粑。”崔焱燚回忆说,当时骆家奶奶接到生活费,老泪纵横。

“谢奕没能吃到骆奶奶的糍粑。”6月3日晚上9时20分,他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广西板蓝乡那条崎岖的山路上,由于在山区助学回程中严重中暑脱水,谢奕永别他心心念念的帮扶对象,他年近六旬的父母也永别了他们的好儿子。

回忆谢奕生命定格前的24小时,负责该次助学行动的领队、广州80后企业家邹军十分痛苦:“他是个很有爱心的志愿者,参加广西助学前,他本要为公司去新西兰采购的。我告诉他,山路十分难走,体力不足、时间不凑巧的,都可以等下一次。但谢奕一直说‘我能行’,毅然放下生意,参加助学。”

生命最后24小时

谢奕去世前24小时,邹军历历在目。

邹军说,广西板蓝乡的助学行并非严格意义的志愿活动,“是一批年轻企业家自发组队,只在熟人圈里招募志愿者的行动。前7次行动都是选择去偏僻的山区学校,因为这些学校是真正需要外界去关心,去照顾的。”邹军说,助学物资由队员AA凑钱,并不接受捐赠。谢奕得知这次助学行,非常主动要求参加。

6月2日上午10时,谢奕和助学队队员从广州南站搭动车出发,经广西南宁中转到达助学点所在的河池市大化瑶族自治县。入住酒店时已到傍晚,但志愿者们仍连夜分装好本次助学的物资——177份小书包、文具、小礼品等,另外还有一些油和米、净水器等大件物资。

21时20分,物资分装完成,谢奕开心地发了朋友圈,“整理好,洗洗睡,明早6点出发。”并配了6张图片。谁也不会想到,这是谢奕的最后一条朋友圈。

6月3日清晨6点,邹军最后一次询问同伴们的身体状况,得到全员答复“OK”之后,便向崎岖山路挺进。他们辗转了一趟大巴和一趟面包车,花了3小时到达大化县板蓝乡八板乡的大山入口,开始长达3小时徒步进山,谢奕当时拿2个小书包和一个即将送给村民的净水器,负重超过10斤。

目的地八板乡弄结屯教学点和助学队员之间隔了4座大山、3片玉米地。中午12点,助学队伍到达目的地,喝了几口当地被用作饮用水的雨水,志愿者开始分派物资,还有人帮孩子们理发。邹军说,此次助学地点条件非常艰苦,水电都没有接通,孩子们在大热天还穿着长袖。谢奕和小朋友们聊天玩游戏,孩子们唱歌,他伴舞。

邹军还记得谢奕说过一番话:“这一路艰辛,在看见小朋友的一瞬间都化为乌有了。”

他倒下前 还在关心别人

下午2时40分,助学队离村。这一次,崎岖的山路却成为谢奕最大的挑战,队员们都只装了一瓶雨水作补充。下山途中虽无物件羁绊,但在体力连续消耗后,队员们的身体普遍出现缺水。邹军说,大家身体状态都不好,谢奕照前顾后,完全没有顾及自己破损得厉害的鞋子,最后还把剩余的半瓶雨水递给体力严重不支的队友们喝了几口。

精疲力竭的队伍走到最后一个山坳时,谢奕突然中暑引发高烧,体力不支倒在了一片玉米地里。

“当时他的情况时好时坏,一时清醒,一时出现幻觉,尽管医生和我们一路上全力抢救,涂风油精、喂水和运动饮料……”邹军忍泪说,由于弄结村诊所医疗条件落后,便派出救护车将谢奕转至大化县医院。然而当日晚9时20分,车子仍在孤寂的山路上飞驰,车上的谢奕却因抢救无效,合上双眼。

6月7日,广州40多名企业家助学者在广州殡仪馆沉痛悼念缅怀一名年仅30岁的志愿者——谢奕。

回忆起他,亲友们念念不忘他对家人的听话和孝顺:从小跟着外公学书法练就一手好字,老爷子80大寿他还写了一幅字作为礼物,亲友聚会看见长辈们点的多数是素菜,便自觉给大家加了两个荤菜……“如今,谢奕57岁的爸爸和53岁的妈妈、以及80岁的外公都依旧沉浸在悲伤中,然而这样好的小伙子,已经跟大家永别了。”

崔焱燚和队友们出席了追悼会悼念,他们都表示:“虽然谢奕离去是一次意外,但希望他的离世,能在未来让义工团队专业化,出发前的身体检查和急救常识培训,随行的必备药品、医护人员。希望这沉痛的教训能引起社会的重视,让义工制度更加完善。”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