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爱笑的7岁女孩突发白血病 “妈妈,我会不会死?”

时间:2017-07-14 01:59  来源:新快报

■画画可是小佩慈打发时间的好办法。

■佩慈专属二维码

温暖1107号

每天下班后,最让钟成教暖心的事儿,就是听到小女儿钟佩慈甜甜地叫一声“爸爸”,然后扑到怀里给他来一个超级大熊抱,可以扫走他工作一天的疲惫。小佩慈是全家人的“开心果”,有她在,家里总少不了欢声笑语。就是这样一个欢快活泼的小女孩,却被白血病魔绊倒,和她脸上的粉嫩一起消失的,还有家人心疼的笑容。为了给佩慈治病,钟成教和妻子想尽了一切办法,可化疗过程中不断感染,他们千辛万苦借来的治疗费,很快被用尽。

病魔肆虐快乐女孩

钟佩慈今年7岁,土生土长在东莞农村,家里有个大她几岁的姐姐。与内向的姐姐不同,佩慈性格非常开朗,嘴巴也很甜,村里大人们教育自家孩子都会这样说:“你看看人家佩慈,见人就问好,要向她学习呢!”每次听到类似的夸奖,妈妈陈月媚心里都会乐开花。

2016年9月,佩慈背着小书包走进了学校,成为一名小学生。乖巧的她是班里最爱笑的孩子,乐意跟小朋友分享自己的所有东西,大家都特别喜欢她。一个学期很快过去,今年春节前,在家过寒假的佩慈突然高烧不退,陈月媚放心不下,带着她到医院检查。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血常规检查报告中出现了多项异常,医生怀疑佩慈染上白血病。

对于这个“猜想”,陈月媚难以接受。白血病于她,只是出现在电影电视中的一个病名,女儿怎么能跟这种病扯上关系?陈月媚带着女儿赶到广州珠江医院,她盼望得到一张出自广州大医院的诊断书,盼望医生告诉她孩子安然无恙,以此粉碎藏在她内心深处的恐慌。

但天不遂人愿,医生递到她手中的,是一张佩慈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诊断报告。“我觉得天都要塌了,定在那里半天迈不动步,说不出话。”陈月媚说。

感染不断受尽折磨

佩慈自小瘦弱,在化疗中吃尽苦头。陈月媚说,女儿每个疗程几乎都遇感染,肚子疼、呕吐、嘴巴溃烂等症状从未停止。眼看活泼快乐的女儿被病痛持续折磨,一天比一天沉默,陈月媚的心揪得生疼。她告诉新快报记者,孩子很聪明,7岁的她似乎已懂得白血病的厉害,化疗开始后,她总流着眼泪问:“妈妈,我会不会死?”听到这样锥心的话语,陈月媚要花好大的力气才能止住失声痛哭的冲动。

有广州义工到医院做活动,得知佩慈的情况后,几个义工姐姐想方设法开导她,陪她画画、做手工,给她讲故事、说道理……几次活动后,小佩慈的脸上又有了笑容,加上医生和护士的耐心解释,她渐渐明白白血病并非不治之症,开始接受现状,也竭力配合医护人员的治疗。

老人盼着孩子回家

佩慈如今已完成三期大化疗,花费接近15万元。接下来,孩子还要接受剩余三期治疗,即使不出现感染,保守估计至少还需10万元治疗费。

陈月媚说,佩慈参加了农村医保,报销比例大概在四到五成。“报销外自费的部分,全部是我们借来的钱。”她说,早些年夫妻俩虽有外出打工的念头,但为了家里的老人孩子着想,最终打消了离家的想法,只在农闲时去附近打零工,补贴家用。

钟家三代同堂,一家六口人的生活并不富裕,平时陈月媚夫妻俩挣的钱也仅够一家人维持温饱,没有什么积蓄。这次佩慈突然病倒,夫妻俩一筹莫展。“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说什么我们也要坚持下去,家里的老人盼着她治好病,快快回家。”陈月媚说,佩慈的情况渐渐向好,但令她心痛的是,下一个疗程的治疗费还无处可借。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 蓉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 飞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