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年轻流浪者为什么不愿意回家?

时间:2017-07-17 01:08  来源:新快报

■2017年1月,尚丙辉给流浪者卢英文系扣子。(受访机构供图)

多年救助经验告诉尚丙辉:一个人之所以有家不想归,多数原因在于家庭

年纪轻轻就离家流浪,杨选月并非尚丙辉及其志愿团队遇过的唯一孤苦女孩。这些年来,尚丙辉在思考一个问题:年轻流浪者越来越常见,人们都说家是温馨的港湾是避风港,可是,为什么在我们生活的城市,有那么多的流浪者不愿意回家?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打开他们和家之间的心结”

帮忙联系就医、安排治疗事宜、生活上给予照顾……尚丙辉工作室的志愿者发现,杨选月在连日的帮助下放松了警惕,没有了第一次见到时的小心翼翼。

但杨选月病情太严重,治疗费之高,连医生也不好估计。医生也开始询问尚丙辉,关于女孩回家的问题。“这些天,她都在发高烧,如果我们不救她,她会客死异乡。如今她病情还未得到控制,不能就这么将她送回家。”

志愿者英子介绍,在医院,护士帮杨选月上药,她连声说谢谢;医生前来问诊,她嘴边会挂着真诚的感恩话语。但一提到家,不管英子怎样劝说,女孩都不愿志愿者与其家里联系。“她说:‘我知道家人电话,也有家人地址,可我不想回家,不想因为没得治疗而再次离家出走了。’”

考虑到现实情况,尚丙辉决定尊重杨选月的决定。据描述,杨选月老家里只有一个哥哥在打工,其余的兄弟姐妹都是在家里帮忙务农,就算治疗费遇到困难,家里人确实帮不了什么忙。尚丙辉决定暂时不联系杨选月家人。希望能通过救助,在陪伴和开解中,让她放下对家里的芥蒂。

其实过去多年,尚丙辉一直通过“交心”的方式,帮助好几个年轻流浪者回家,他相信,通过真心帮助,杨选月终有一天会主动联系家人,再决定回家还是继续自立门户。

“像今年5月初,我们在一次送温暖活动中,发现了栖身天桥底的40来岁男子周永厚。与之接触,让我觉出异常,他说话有条理,懂得很多,肯定是个知识分子。多次交流后,周永厚才慢慢打开心扉,道出实情,原来他21年没回过家了,因为生意失败一无所有,无颜面对家人。我在交流中‘套问’出他亲属的地址,并悄悄联系上其家人。”

“骗”来的家人地址

作为曾经遭遇挫折,流落过街头的尚丙辉来说,他认为,帮助流浪人士,最终目的就是帮他们回归家庭。然而多年来,尚丙辉想帮助年轻流浪人士回家,一腔热血常遭泼冷水:“流浪人士回家难,我们也很难获取他们的真实信息,主要愿意之一是他们的身份证在流浪中遗失,二是他们不肯透露真实家庭信息。”

尚丙辉说,日常救助中,碰到像杨选月这样多番离家出走,对家里心生罅隙的流浪者,为数也不少。“很多年轻人不想回家,就编造一些假信息来误导,志愿者每每核查失败,让人啼笑皆非。”

据了解,从今年1月起,尚丙辉工作室就帮助过5个20岁以下的少男少女。“其中有两个男孩,经常结伴来我们工作室,问我要钱,每次我都会给予他们每人20元买东西吃。然而,他们拿到了钱,就去网吧过夜。因为在网吧里,他们就不用露宿街头了。”但这样自掏腰包的“接济”,尚丙辉日渐吃不消。

他想了个办法——相互“骗”。尚丙辉笑着说,有一天,其中一个男孩求他办一张身份证,说是找到了工作。尚丙辉明白,没有家庭地址,是不可能办出身份证的,但他一口答应下来。几天后,他找到男孩面露难色,“办身份证需要真实家庭地址,没有地址,很难办理。”男孩犹豫了一下,再三取得尚丙辉保证后,支支吾吾地说出了地址。

尚丙辉待男孩离去,转身就拿起电话,请“宝贝回家志愿者网”的义工同行帮助,找到男孩家人联系方式。“那个男娃看见家人来接,还反问我为什么要骗他。”尚丙辉笑着叹气,“孩子的家人找了他多少年!从来没有放弃过。”尚丙辉对自己的走“旁门”促成团圆的事儿,并无内疚,“亲人见了面,有什么说不开的事儿?”

多年救助经验告诉尚丙辉:一个人之所以有家不想归,多数原因在于家庭。“我见过很多小孩子因为和父母吵架跑到外边来。”而“被骗取”家里联系方式的男孩,则是因为在单亲家庭里经常遭遇爸爸打骂,倔强的孩子宁愿通过流浪获取自由,也不愿回到安乐窝。

尚丙辉知道,很多年轻流浪人士背后,都有一群着急寻找的家人。就像前段时间和家人团圆的周永厚,其家人持续找了多年无果,才逐渐放弃。可当他们得到周永厚的信息,仍火速赶来相认。

对话尚丙辉

新快报:你用“骗”的方式,骗取流浪人的家庭地址,会不会遭到非议?

尚:没什么不好,我仅仅是骗他们回家。只要是回家,哪怕是骗回家的,也好呀。

新快报:被你“骗”回家的人,还有后续消息吗?

尚:几乎很少联系了。但最近,曾经帮助回家的一名40岁男子,提着两柄香蕉和一个西瓜来到工作室探访,据我所知他因为回家,办理了身份证,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去打工,不用靠流浪乞讨为生了。

新快报:你认为救助年轻流浪人士的意义是什么?

尚:因为过往帮助一些年迈流浪者时发现,流浪久了的人,回家的欲望就不会那么强烈了,找不到工作也只能在大街上流浪,靠着一些好心人的救助度日子。而年轻人离家不久,趁着他们对“家”有记忆的时候去帮扶、劝导,告诉他们什么才是走进社会的正确方式:有合法的身份,才能在成年以后名正言顺走到社会上,而不是餐风露宿。

新快报:你经常自掏腰包接济流浪人士,像杨选月,第一笔住院押金用了3000元了,会不会对行善带来压力?

尚:会有压力。所以我们希望能引起社会关注,帮助这名身世可怜的女孩。

新快报:其实,有些流浪人员请你担保,帮忙办理身份证、找工作等,你是否适合这样做?怎样做才能保护到自身的行善行为受到保护,避免遇到法律纠纷?

尚:目前我们和广州市大家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合作,由专业社工定期督导,遇到一些涉及法律的问题,我会向他们咨询。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