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能歌善舞还会修电器 长者做起“专才义工”

时间:2018-01-23 09:57  来源:新快报

■张朝广师傅维修时非常专注专业。

■张蕴婆婆(左二)荣获过多项大奖。

广州义工联发起长者专才义工成长培育计划, 目前已有近70支长者专才义工队,倡导“退而不休,助己助人”

戴一副老花镜、搭一个小挎包,在广州越秀区陶街漫步搜罗电器小零件的张朝广,看上去只是一名六旬大叔,实际上,他是资深义工,更是贫困老人眼中的“电器救星”。

满头银发、精神矍铄,80岁高龄的张蕴婆婆,周一到周日都爱到公园,不曾想到,她竟然是流花公园最早、最有活力的群众歌唱团体——流花歌咏队的发起人。

广州有10万名以上老年义工,他们发挥余热服务社群多年,逐渐衍生出一支特别的“专业”队伍,正在发挥才艺服务街坊大众。

他们便是响当当的“长者专才义工”。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文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缘起】

退休之后,身怀“绝技”怎么用?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你会怎样追忆逝去的芳华?9年前,56岁的张朝广从本地一家媒体单位退休,也曾面对日复一日单调的退休生活。

“我还有余热,能否在社会中继续发挥?”正当张叔琢磨着,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夕阳红”更美更灿烂时,机缘巧合之下,他看到网上广州义工联在招募义工。他当即报了名,在“专长”一栏认真地填写:修家电。

修家电对于张叔来说,虽然一开始只是爱好,但慢慢他练就了一双巧手。“逛逛天光墟,淘旧收音机来修,听着收音机播放着伴有杂音的来自电台的声音,就很有满足感”。

2013年,张叔和几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一支以退休人员为主的家电维修义工队——粤晖家电维修队,开始了特别的义工生涯。

“我们的队员来自各行各业,年纪最小55岁,年纪最大71岁,平均年龄63岁!虽然都是‘老头子’,但大家最大的快乐,便是把居民的旧电器修理好。比如锈迹斑斑的电饭锅、外壳破裂的收音机,都是困难群体舍不得扔掉的问题电器,只要能修,电修队都尽力让它们‘重获新生’。”

广州老人乐做义工,像张朝广这样的并非先例。早在18年前,家住荔湾区的矍铄老人张蕴婆婆就自发建起一支义演队。

流花公园,是老广州们心目中的休闲胜地,2000年,爱逛公园、爱唱歌的张婆婆,便身体力行,用歌声为普罗大众的公园休闲时光添一份“好声音”。

为了使长者有一个休闲娱乐项目,张蕴婆婆组建了流花公园最早、最有活力的一支群众业余文艺团队——流花歌咏队,队伍从几个歌唱爱好者在树荫下自由歌唱,发展到如今几百人团队,还曾多次受邀参与省市大型表演,满载荣誉。只要哪里需要义演,张婆婆和团队就会出现在广州的寿星大厦、社区家综等地方,风雨不改,热情不减。

张婆婆、张朝广等老义工忙碌的身影,只是广州义工群体中一个缩影。学而优则“专”,他们正用行动表明,长者义工除了普通的服务,还能“术业有专攻”,用专才提供更精细服务。

【发展】

长者爱做义工 也有发挥专长的需求

长者是个宝,他们有丰富人生经历,有耐心、有时间,能为社会提供优质志愿服务。广州20年前开始出现长者义工身影,多年来已经演变成一支庞大队伍。广州老年义工超过10万人,占社区义工16%,是广州市社区第二大义工服务群体,也是一支中坚力量。

但义务行动中,长者对派派传单、探访空巢老人等“普遍化”义工服务并不满足。

去年,广州义工联在全市范围内,进行长者义工发展状况的大型问卷调查发现,一方面,受助者更希望,除了平时的关爱服务,义工团体还能提供更多细化的专业服务。另一方面,老人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仍有需求用专业知识继续服务社会。

如何让长者义工们“老而不退,老有所为”?广州义工联提出发起耆义的力量——长者专才义工成长培育计划,组建“长者专才义工队”,搭建平台发挥长者的积极性和能动性。

“社会日益老年化,但老人通过做义工,助人获得心灵快乐的同时,继续发挥年轻时拥有的专业特长,实现自我价值。为此,广州市义工联也通过该计划,扶持和培育社区长者义工组织,帮助他们更好发展。”

发掘专才长者,先从艺术才艺入手。广州义工联长者服务督导林晓芬介绍,从2015年起,广州义工联每年都会举办长者义工才艺展示大赛。前两年的大赛内容分别为广场舞和合唱,2018年,首次开设乐器大赛,并将进入决赛的参赛者,纳入到广州义工联长者专才义工队伍。

林晓芬介绍,用艺术引出特殊才华的初衷,是旨在为不同特长的长者提供不同平台,没想到,今年的乐器大赛,有让人“惊艳”的发现。

“失明长者常叔多年来练就听歌即可用手风琴拉奏出乐谱奇技;70岁的汪穗罗老伯在台上敲打由石头铸造的古代乐器‘石磬’,演奏出远古之音……可见,众多身怀绝技的长者,只要走出家门,就能成为一名‘专才长者义工’,通过结合自己的专长,深入社区,带动更多社区居民,尤其是社区的空巢长者一同参与社区活动。”

■穿上歌舞服的张蕴婆婆年轻了不少,她用义演丰富公园老人精神生活。

■张朝广师傅给街坊们修过各式电器。

【双赢】

“老老互助”成趋势 最懂老人的还是同辈人

值得注意的是,营造“老老互助”的服务平台,是广州组建长者专才义工队伍的深层意义。

“对于长者义工而言,他们退休后可以通过服务老人更好地融入社区、扩大社交圈,同时也发挥了自己的才能。而高龄老人和长者义工沟通也更加容易。”林晓芬认为,长者专才义工对于义工本人和被服务的老人来说是一种“双赢”。据了解,长者义工参与义工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贫困长者成为长者义工的主要服务对象。

“老年人更能懂得老人的心态啊。”张朝广对“老老互助”颇有感触。

他曾有一次这样的经历:3年前,在芳村中南街做服务时,他遇到心情郁闷的独居老人何伯。何伯的郁闷在于,家里老式收音机突然坏了。

“虽然老旧收音机不值钱,可对于独居老人来说,却是一笔小财产,平日就靠它的播报,来了解外面世界,打发日子。”

张朝广观察到,收音机不响了,老人的心也空得像旷野,家里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关键是,何伯试过将心爱的收音机带去电器店修理,店里的年轻师傅一看这部“老古董”,都纷纷劝他扔掉。扔掉?谈何容易。“年轻人他们总是不懂得老人旧物情结——老收音机就像何伯生活中的陪伴者。”

“让我试一下吧。”身穿黄色马甲的张朝广,向正在发愁的何伯伸出了友善之手。张朝广戴上老花镜,眼镜上装着小型照明灯,仔细地研究了起来。随后,手上电动螺丝刀发出“突突”响声,张朝广打开老收音机,一下子发现问题根源:喇叭的线断了。

他将喇叭拆下来,寻找喇叭的接线口,然后重新找电线把它接上去,收音机又能发声了!“不愧是老师傅!”何伯捧着失而复得的“老朋友”,对张朝广赞不绝口:“最了解老人念旧心态的,还是同辈人呀!”

如今,用家电维修手艺帮助弱势老人,正是张朝广目前最乐于施行的善事。一声“张师傅”是张朝广最爱听到的称呼,因为这声称呼,焕发了他退休后的活力。

【规模】

社工对接资源 为长者找到用武之地

目前,广州义工正向“专才化”演变,老年义工队伍也不例外。林晓芬介绍,长者专才队伍组建,除了参加才艺大赛和“长者专才义工同盟计划”两大途径之外,还有一些有趣的组建途径。

一种是,其他项目为专才长者义工队的筹建输送知识。

比如,社区长者急救专才义工队的筹建,便是年轻专业人通过“应急有方,义耆相伴”长者急救知识巡回培训活动,培训300名社区长者后筹建的特别义工队伍。

“如何分辨猝死与心脏骤停?如何抓住心脏骤停黄金救援的四分钟进行高效的心肺复苏?受伤时,如何包扎才是正确的?老年人无疑是最易发生这些突发疾病和意外情况的群体,急救的时机也非常宝贵,获得一些急救的知识,在等待专业的救援来临之前,无论是自救还是救人,都显得至关重要。去年,广州义工联通过首届为老服务专项公益创投项目支持,联合一家医疗机构组织专业讲师,走进10个社区为300名老街坊输送急救知识。学习之后,街坊们通过考试获得初级急救证书。当中有志成为义工的长者,便通过义工联搭建的平台,加入长者急救专才义工队,将自己所学到的急救技能,再深入输送给更多居民。”

另一种,是长者通过义工活动相互磨合,就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形成有共同爱好的“专才队伍”。

张朝广的广州义工粤晖家电维修队,便是通过朋友圈组建而成的。“队员退休前,有的是机关干部、有的是企业高管,有的是媒体工作者,有的是高级工程师,总之,电器维修就是我们的共同爱好。不少人曾觉得,退休就要和手艺告别,却没想到,还能通过做义工,用技能帮助困难群体修理电器,减少他们的生活支出。看见这些电器在队员们的巧手下恢复功能、安全使用,服务对象满意离开,就是我们最满足、最有成就感的事。”

成立于2006年的“康城义工队”也有同样经历,虽然平时提供义务理发、缝纫、医疗咨询、心理咨询、长者关爱等服务,在136名年长队员中,通过长者们各自组建的朋友圈,又分化出腰鼓队、舞蹈队、合唱队、葫芦丝队、民乐队等多支长者专才义工队伍,让志愿服务变得更加精细。“有的做好事,有的认识新朋友,更能找到志同道合者,最开心了。”

“如今,广州义工联已经督导培养出近70支长者专才义工队伍,还有更多其他形式孵化培养的队伍,不计其数。”

为了帮助多支长者专才义工队成长,广州义工联提供品牌建立、培训服务、咨询督导、服务推介、宣传推广、义工交流、资源链接、义工激励共八大支持服务,向队伍输送了一系列运营团队的技巧。

“比如,定期举行培训,介绍长者专才义工队如何才能茁壮成长,并规范发展;长者怎样通过专长,传播义务工作精神,让社区义务工作得以常态化、专业化发展等。更重要的是,帮助、引到长者们找到有效的社区服务资源,顺利对接,让他们的专才有用武之地。”

长者做义工 不计报酬开心就够

根据国家民政部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2.3亿,占总人口的16.7%;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超过1.5亿,占总人口的10.8%。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预计到2050年,中国老年人口将达到4.8亿。

有专家分析,目前社会各界热切关注如何解决老龄化社会有可能带来的养老、医疗、劳动力等方面的社会问题,但同时,也应关心老人们的养老生活是怎样的状态、品质如何。

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副会长、广东省团校教授谭建光表示,老年志愿者已经是世界各国、特别是发达国家的普遍现象。特别是伴随人的寿命增长,老年志愿服务成为长者体现社会价值、丰富社会生活的有效途径。老人志愿者有利于发挥长者的兴趣特长,也有利于长者获得社会认可和尊重,获得更多社会融合的机会。

此外,谭建光建议,激励更多老年人参加志愿服务,建议完善老年志愿服务的制度措施,包括服务保障和回馈激励。

实际上,长者义工队中的大部分老人都有退休工资,他们对费用和报酬并不那么看重,大家做好事的同时还能彼此陪伴,觉得开心就够了。

老人们对“退而不休,助己助人,用生命影响生命”的感触良多。张蕴婆婆告诉记者:“内地的义工是学雷锋型的,我觉得我们需要(将这种精神)发扬光大。”老人们希望通过自己身体力行,去推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种理念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形成人人做好事的“全民义工”状态。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