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靠无偿献血 如何保障需要大量输血的血液病群体?

时间:2018-04-02 01:28  来源:新快报

■制图:廖木兴

不能互助献血,希望在血液保障方面,卫生部门别让患儿们等得太久

去年,广州地区在尚能互助献血时,成分血中的血小板“一板难求”。在广州治疗的江西籍母亲常小小(化名),常为4岁白血病女儿的血小板治疗烦恼。一旦女儿全身起血点、流鼻血,如果不能及时输上血小板,就会危及生命。然而,医院时常供应不上女儿所需的O型血小板;找朋友互助捐献,严格的体质要求又将多数愿意捐输的亲友挡住。

今年3月31日起,广州地区宣布取消互助献血,医院内,全血和成分血的使用都依靠无偿献血供应使用,一举截断血头的灰色供应血液链条,像常小小一样的患者家属,再也不必受被乘危而欺。只不过,此举虽换来患者及家属拍手称好,但也带来担忧:即使没有血头,血液供应依旧紧张,靠无偿献血,如何才能保障需要大量输血维持治疗的血液病群体?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全国取消互助献血

全血,是重症地贫患者、大出血产妇、以及手术患者的重要治疗保障;而血小板,也是各类血液病所需的成分血。为缓解临床用血供应不足的状况,互助献血,捐献成分血和全血,在医院中并不少见。

早在20多年前,互助献血就在全国各地展开。不少专家认为,互助献血对于增加血液供给、缓解供血矛盾发挥了积极作用。然而,立法初衷虽好,但互助献血在实践中却“变味”了。一方面是互助献血的血液合格率不高,如某地血站检测出的不合格血液中,68.2%的标本来自互助献血人群;另一方面,滋生了血头卖血的灰色利益链以及相关违法犯罪。 然而,作为无偿献血的形式之一,如今却被越来越多的不法分子钻了空子,催生出血头卖血的产业链——尤其是以血小板为主的成分血。

患儿母亲常小小也曾迫不得已买过血小板来为救治患白血病的女儿:“孩子好动,病情所致,血小板本来就低,加上化疗后,皮下出血的症状就会更容易发生。那一次,孩子的血小板数值一直往下掉,等到第三天,低到10以下,医院仍旧调度不到紧缺的血小板。我只好花钱买血小板才缓解了她的出血症状,好险。”

而根据国家卫计委《关于做好十九大期间医疗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国卫发明电〔2017〕53号),2018年3月底前,全国取消互助献血。北京地区各级医疗机构从今年2月起便收到当地卫计部门的通知,停止互助献血。广西钦州、四川、新疆等地则明确2018年3月31日起暂停开展互助献血工作。3月31日当天,广州地区医疗机构也收到通知,停止互助献血,包括血小板,即成分血。

患者仍担心用不上血

种种迹象显示,此次北京取消互助献血并不是孤例,而是国家统一动作。

对于常小小来说,听闻此举,她第一时间拍手称好,但也难掩焦虑……截断互助献血所形成的卖血链条之后,临床供血仍然紧缺,血液病患者怎么办?

全血的捐献条件相对宽松,但血小板则非也。据了解,白血病的死亡率为62.2%,也就是说2/3的白血病人的死亡是由于没有血小板引起的出血。血小板捐献条件严格,无偿捐献,不仅要求捐献者体重达到50公斤以上,身体还不能处于熬夜、血脂高等亚健康状态。“我在广州的朋友多数是加班熬夜的打工族,很少能达到这样的要求。”而作为外地求医家庭,常小小实在无法号召亲友们远赴广州互助献血。等不到医院调配的血小板,求助血贩子便是唯一出路。“病友们向血贩子‘买板’,价格从2000-5000元不等,供应越紧张越贵,我们对不法分子恨之入骨,却无可奈何。”

“2月份的时候,北京因为取消互助献血而闹过血荒,我们从那时开始知道国家正在统一部署取消互助献血来杜绝血液买卖,但到了一个多月后,广州实施这个措施,心里还是很紧张。应该会有一段时期的缺血的‘阵痛’,只希望,这场阵痛不要拖得太长,以南方医院移植仓为例,目前仓内是住满了造血干细胞移植的患儿,他们不少人都试过靠买血小板来防止体内血小板下降造成的颅内出血。还没出仓,便意味着对血小板的需求甚大。如今不能互助献血,希望在血液保障方面,卫生部门别让患儿们等得太久。”广州地贫家长志愿服务队负责人娟姐如是说。

市内献血点延长服务时间

保障临床用血,是普遍患者的呼声。据了解,广州地区一直在密锣紧鼓部署,应对取消互助献血后的血液调度工作。根据广州市血液中心数据,广州市市民无偿献血率一直保持在28‰的较高水平,这一无偿献血比例,是全国无偿献血率的三倍,已接近发达国家的无偿献血率水平。

2017年广州全年无偿献血人数达37.6万人次,其中献全血33.48万人次,献血量10746万毫升(合53.73万单位)比上年同期上升0 .4%;机采成分血4 .12万人次,6.94万个治疗量,比上年同期上升6.77%,即使在去年第三第四季度,广州试行停止互助献血,无偿献血也保障了医疗临床用血需要,确保了血液安全,实现了年度医疗临床用血100%来自无偿献血的目标。

全血,以及由全血衍生出来的红细胞、冷沉淀、血浆制品,广州可以不依赖互助,但用于血液、恶性肿瘤、烧伤病人、严重失血病人治疗的机采成分血(血小板),则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广州血液中心主任付涌水也坦言,每天采集的成分血,几乎当天就耗尽了。“因为采集过程耗时长,对设备的要求较高等,是造成机采成分血采集量一直很难得到快速增长的原因。而在医疗需求端,对成分血的需求量,却一直在不断攀升。”

付涌水曾向媒体介绍,此前广州的成分血供应有20%左右需要靠病患家属互助来完成。在全面取消临床用血互助政策后,这其中导致的缺口怎么办?广州血液中心也在积极想方案。

广州血液中心将在第一、第三季度,加大无偿献血宣传力度,并招募志愿者参与无偿献血,以及发动团体单位献血。目前的街头无偿献血采血点也将延长采血时间,并新增采血点。此外,将加大力度合理调剂临床用血,确保临床用血的需要。

昨日,是广州取消互助献血第二天,广州血液中心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便民消息,除了日常献血点照常开放外,昨日起还延长部分机采成分血的献血点服务时间,最晚的献血点最迟可接待献血者到19:30。与此同时,龙洞环村南街新开业“机采成分血龙洞献血站”,前往献血的热心人士不仅能得到价值180-280元纪念品,介绍人也将获得50元或以上礼品一份。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