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互献取消后,多个志愿团体倡导无偿献血

时间:2018-04-02 01:28  来源:新快报

■公益团队以“因血为缘”为主题,举办音乐会呼吁献血。新快报记者 王飞/摄

扶老 助残 救孤 济困 广东福利彩票公益天地

广东省福利彩票 发行中心公众号

应向大众科普血液知识、消除对无偿献血的误解,以及建立更多服务更好的血小板捐献点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 飞

无偿献血,常常被视为丈量一个城市文明程度的标尺。取消互助献血的举措牵动广州许多志愿团体关注。3月25日是广州取消互助献血前的周末,成立了6年的广州血液银行志愿服务队在天河体育中心举行“无偿献血大联动”倡导活动;3月30日晚,南方医科大学组建的南方血缘志愿服务队也以血为缘,和星海音乐学院学生一起举办音乐会,倡导无偿捐献血小板。

作为公益人,血液银行项目负责人戴剑祥以及上届负责人李龙均不约而同表示,取消互助献血是必须迈进的一步,更是创新献血机制的良机。

无偿献血更安全公平

广州是华南地区医疗资源集中之所。数据显示,广州市民无偿献血率一直保持在28‰的较高水平,这一无偿献血比例,约是全国无偿献血率的三倍,已接近发达国家的无偿献血率水平。无偿献血量并不低的城市,临床用血却依旧紧张。

6年前,血液银行在医疗供血匮乏的广州出现,虽名为“银行”,事实上是一个宣传、发动无偿献血的公益机构,目前已组建了一支固定的无偿献血志愿者库。

广州地区临床用血为什么紧张?“大医院多啊!”血液银行现任项目主席戴剑祥一言以蔽之。

血液银行曾做过调研,国内顶尖的综合性医院、专家教授都集中在广州:尤其是南方医院、中山一院、省医和珠江医院。不单广州本地人在广州看病,广州周边地区甚至是邻近省份,如湖南、湖北、四川、贵州、广西、福建等省份患者都来广州寻访名医。“这是医疗条件不均衡导致的结果。”

血液银行服务队组建初期,定位为一支捐献血小板的公益队伍。戴剑祥介绍,在倡导无偿献血的同时,一开始,血液银行也经常收到来自家属的求助:请帮忙互助捐献血小板。随着媒体对血液银行的报道增多,需要用血的人就会通过各种途径来找他们。“日益增多的互助求助,让我们发现,血液银行力量的微薄——一方面,求助者太多,根本帮不过来;另一方面,据我们所知,互助献血催生了买卖血液链条,我们无法核实求助者到底是血头,还是真正的患者家属。更重要的是,有些救助个案,受助对象也未必是处于极度危机状态,而志愿者也无法及时核实患者真实情况。如果一一答应互助帮忙,就削弱了‘公益’效果了。”

为此,戴剑祥表示:“3年前,我们开始不做互助!我们多年努力的背后,将最大的目标和努力,放在倡导无偿献血。”

刚过去的3月24日,该服务队举行“无偿献血大联动”倡导活动时,组织全省138支服务队参与活动,当中2136人参与无偿献血,累计献出血液量高达680070毫升。

成分血仍是倡导难点

血液银行组织的无偿献血活动再多,对于采血量而言,并不能全覆盖。以全血为例,广州地区有众多各地来求医的重型地中海贫血患者:“救治一个地中海贫血患者,可能需要4000个人的血量来维系其生命,对于全血的无偿捐献,压力也十分大。”

戴剑祥介绍,虽然支持无偿献血的人还是很多的,但仍有需要努力的地方。而比起全血,成分血的倡导更是难上加难。”他坦言,北京地区2月份宣布取消无偿献血之后,大家都估计到,血小板的临床使用将变得更加紧张。“对比起全血捐献,更担心影响最大的会是血小板供应。”而倡导捐献以血小板为主的成分血,也是血液银行过去六年着力攻破的难关。

血小板捐献有多难?血液银行上届执行主席李龙表示,如果说用血量增加和相对集中是造成广州“缺血”原因的一个方面,那么,合格献血者少则是问题产生原因的另一个方面。   

“我们曾组织20多人去献血,特别是献血小板,只有1~2人合格!”戴剑祥遗憾地说,“为什么呢?淘汰的原因很多:熬夜、三脂高、转胺酶高等。”加入了血液银行4年,献血小板超过10次:“我是为了献血小板而注重身体健康。”但这样的血小板需求,血液银行纵有1200多名志愿者,也难满足需求。

对于血小板的重要性,身为医务人员的南方医院血液科教授江千里深有体会:“在没有血小板的时候,整个病房就像冬天一样,寒冷的冬天;但是一旦输上血小板以后,整个病房就是春天,所有的人都眉开眼笑,都可以谈笑风生。”哪怕多一份血小板,那就意味着多一条生命。正因为血小板对于血液病患者的重要性,江教授早在2016年,通过白云区民政局注册,组织医疗专业人士成立南方血缘服务队,用专业方法倡导捐献救命血小板。

3月30日,江教授所在的团队,更以“因血为缘”的主题举办音乐晚会,携南方医院医护志愿者与星海音乐学院的专业演奏员深情呼吁:“血液,关乎每个人健康和安全,而晚会的宣言,便是深入社会践行献血公益,深入病房谱写大爱真情。”江千里如是呼吁。

建议

通过科研延长血小板保存期

江千里介绍,取消互助献血和临床用血保障之间,最关键是衔接。“组建一支专业的团队推动献血非常重要。”

从2003年到广州,江千里就和其他医护人员一样积极献血——然而,医护人员才有多少呢?他不由想到了同时作为医学院教师的身份,光是南方医科大学就有两万五千名大学生,为何不调动起来?于是,2013年,南方医院的医护人员和南方医科大学的医学生们共同成立了南方血缘(BBCn),这是一个以医疗专业人士为主的公益组织。经过五年的发展和实践,该团队现有志愿者达上千人,成员来自全省各地。

“我们希望成立更多类似的专业志愿组织”,广东省血液学会主任委员、南方医院血液科的刘启发主任如是鼓励。

科学研究是南方血缘的一大特色,该团队先后通过9个相关科研课题和竞赛项目,系统研究并实践了血小板捐献、发动等相关问题。南方血缘的一项社会科学研究中,通过与中山大学人类学系余成普教授合作,于近期对献血模范群体进行了累计近百小时、上百万字笔记的人类学访谈——“这样,我们就能记录这些模范献血者的人格特征和成长轨迹,据此我们可以提出非常科学、接地气的献血激励措施;接下去我们还会对更多献血者,还有病友家属和医护人员继续进行人类学访谈和问卷调查,这样就有了为相关科学决策提供支持的大数据。”

取消互助献血之后,加强自然科学研究也是江千里反复强调的。他说:“以专业向普罗大众科普血液知识、消除对无偿献血的误解,以及建立更多服务更好的血小板捐献点,无疑是当务之急。然而,只有科技的进步才能最终解决血小板紧缺问题,比如延长血小板保存时间,或者以细胞工程的方法体外生产血小板等研究。不过,作为世界性的难题,这肯定并非一蹴而就的过程,但我们医务人员具有专业的优势,也一直在努力。”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