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女孩患白血病 父亲借无可借泪目求助

时间:2018-04-11 10:38  来源:新快报

■心妍化疗后感染比较严重,整个人都没有精神。

惠州农家女孩突患白血病,化疗后还需要骨髓移植,父亲借无可借泪目求助

温暖诉求

温暖1182号

无论烈日暴晒,还是寒风入骨,一年365天,陈运松都要围着家里的十几亩农田操持。面朝黄土背朝天,这是陈运松生活的常态。日子虽苦,但温饱尚余,陈运松与妻子勉强支撑着7口之家,三个孩子也都相继走入校园。但在今年初,陈家最小的女儿心妍突然患白血病,不仅要按期化疗,结疗后还得进行骨髓移植。细算拯救女儿所需的费用,保守估计也要几十万元,这是陈运松半辈子想也不敢想的天文数字。

贴心“小棉袄”高烧不退

陈运松与妻子都是广东惠州农民,夫妻俩育有三个孩子,加上两位体弱的老人需要照顾,俩人一直未外出打工,早出晚归守着农田,一晃眼也过去了十多年。

出生在2009年的陈心妍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外人眼里,9岁的心妍腼腆内秀。但在爸妈眼里,心妍是懂事的“小棉袄”,“她特别乖巧,小小年纪就能帮大人干家务,我从田里回来,总能喝到心妍端来的热水。”陈运松对小女儿尤其偏爱,他和妻子省吃俭用,一心盼望能将儿女们一个个养大,供他们读书,有朝一日,能看到下一辈人走出泥田,拥有更好的生活。

心妍的不幸源于今年1月的一次高烧。陈运松说,女儿突然发烧,急忙送到横沥镇医院做检查。“医生说她淋巴结肿大,打了几天吊针,退烧了。”陈运松松了口气,带心妍回到了家。但一周之后,心妍毫无征兆再次高热,陈运松又带着女儿赶到惠州市第一妇幼保健医院。医生在做了初步检查后告诉陈运松,心妍可能患有血液病,建议她住院检查,或者直接到广州的大医院去求医。

确诊混合型高危白血病

陈运松隐隐觉得女儿此次所患并非小病。但抱着一丝侥幸心理,1月17日,陈运松将心妍送至广州的医院做检查。几天后,陈运松等来一张令他绝望的确诊报告——心妍所患为混合型白血病,并且是高危。“教授建议我们,先做化疗,再做骨髓移植。”陈运松说,按照医生的治疗方案,心妍开始接受化疗。“孩子的治疗非常不顺利,肺部感染严重,目前才做到第一大疗程的第二小节,医疗费已经花了十多万元。”陈运松叹息连连。

家无积蓄,陈运松只能四处借款为女儿筹措医疗费。他说,身边的亲友,迄今为止,已经借了两个来回,“有人几千元,有人几百元……无论多少,对孩子而言,都是救命钱,我在心里千恩万谢。”他告诉新快报记者,心妍参加了新农合医保,但治疗中自费购买的进口药,都不在报销范围内,“我也想在网上筹钱,身边的能借的都借过几遍。”

哥哥学费全靠亲戚“埋单”

前几天晚上,劳累一天的陈运松刚刚入睡,突然被压在枕头下的手机吵醒。他一个激灵坐起身,摁通电话,下意识冒出一句,“心妍怎么了?”电话另一边,陪护在医院的妻子告诉他,心妍晚上肚子疼得厉害,但是因为账户上已经欠费,无法买药。“还有钱吗?你快来医院。”妻子语音哽咽,陈运松急得冒汗。他翻出仅剩五千元多元的银行卡,冲到医院。“交了钱,这一夜就没有再睡着,睁着眼睛到天亮。”陈运松说,自己脑子只有一个问题,还能到哪里搞得到钱?

心妍的大哥今年15岁,本来正在读技校。可小妹突然生病,家里急需用钱。孩子三月份开学时突然跟父亲说,自己干脆出去打工,把钱留给妹妹治病。陈运松一怀酸楚,却也匀不出2000元学费给儿子读书。眼看着孩子即将失学,还是陈运松的堂弟雪中送炭,帮孩子交了学费,这才渡过难关。

“就是花尽最后一分钱,我们也不会放弃。”陈运松红着眼眶说,如果自己的命可以换来女儿的健康,他会毫不犹豫地给她。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