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他还不到3岁,我们怎忍放弃?”

时间:2018-05-10 02:22  来源:新快报

■“我是小超人,要打败病菌!”梓洋喊完口号,大口吞下一勺面条。

湖北男童罹重症,父母借债撑过半程化疗

温暖1192号

温暖诉求

“阿姨好,叔叔好!”大眼睛的梓洋一点不怕生,记者才推开房门,就听到他稚嫩的童音。去年9月,刚过完两岁生日的梓洋,不幸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连续8个月,梓洋被困病床接受化疗,而药物的副作用,令年幼的他吃尽苦头。洪霞心疼儿子,可她知道,不吃眼前苦,盼不到日后甜。但如何能留在医院,将“吃苦”持续下去,却是她与丈夫面临的最大难题。

好动的孩子突然安静了

2012年,打工女孩洪霞与老乡周超成家,两人婚后一直在广州三元里附近的制衣作坊里打工。2015年儿子梓洋出生,白白胖胖的他深得家人疼爱。洪霞夫妇在孩子出生后不久便返穗打工,梓洋被留在湖北农村,交由奶奶照顾。

孩子渐渐长大,奶奶日渐衰老。洪霞告诉记者,梓洋快两岁时,老人常常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洪霞心疼老人,也担心梓洋,于是下决心将老人和孩子都接来广州,一家人就在三元里租房生活。2017年9月,梓洋在广州度过两岁生日。洪霞为他订了小蛋糕,温暖的烛光中,母子俩并排坐在桌前,合十双掌,许下美好心愿。“那一晚,我心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健康’”。

洪霞怎么也不会想到,生日没过几天,梓洋的健康便出现问题。她说,儿子最初的症状是高热,而退烧后,身体上却出现一块块瘀青。“孩子平时很好动,到哪里都是跑跑跳跳,我以为他身上的青斑是撞到的,没有太在意。”直到梓洋渐渐变得不爱吃饭、不爱说话、不爱走动时,洪霞才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做梦也在喊“不打针”

洪霞带梓洋到白云区妇幼保健医院做检查。令她始料不及的是,梓洋的血象异常,有医生怀疑孩子患有血液病,建议转往上级医院确诊。洪霞不敢耽搁,当日下午就带着儿子赶到广州儿童医院,检查报告显示,梓洋的血小板又下跌了一大截,“医生说十有八九是白血病。”洪霞当时不肯相信。

2017年9月21日,心怀侥幸的洪霞又来到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做完更深入的检查后,她最终得到的,是一张写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确诊报告。

在中山二院,梓洋开始接受化疗。“先别说化疗药物引起的种种不适反应,单是为了确定疗效而经常要做的骨穿、腰穿,都让他很难承受。”洪霞皱眉,“别看他小,力气很大,每次做腰穿和骨穿,都非常抗拒,打了镇静剂都没用,常常是被几个医生按住,哭得撕心裂肺。”每次站在门口,听到儿子的哭喊声,洪霞都恨不得闯进去,带他远远离开。

她叹息着说,儿子住院之前,一直乖巧懂事,也很少哭闹。现在罹患重症,治疗中的痛楚让他对医院充满恐惧,“做梦也会喊出‘我不打针’,听得我好难受……”

未买医保自费已超20万

洪霞知道孩子很“苦”,也清楚没有今天的苦,就不会有日后的甜。从去年10月至今,虽然过程艰辛,但梓洋的化疗疗程已进行过半,虽然偶发的感染导致医疗费激增,但良好的缓解效果,着实让洪霞暗暗松了口气。“2017年孩子没有买医保,结果2017年花的十几万元,都要自费。加上今年的自费部分,已经超过20万元。”

打工家庭,哪里有大笔存款?洪霞说,孩子的治疗费除网上众筹到4万多元外,几乎都是借债。“我们夫妻俩,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月收入也不过五六千元,除去一家老小的生活必需,所剩无几,勤俭多年存得几万元,连一个疗程都顶不过去。”

“化疗刚走了一半,我们已经借了很多钱。但不管多难,我们都要坚持给他治病。他还不到3岁,我们怎忍放弃?”洪霞默默看着儿子,忍不住红了眼眶。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