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只要借到救命钱,我用后半辈子还”

时间:2018-07-06 09:20  来源:新快报

■何晋晟募捐专用二维码。

■晋晟苍白瘦弱,一头黑发也因药物副作用掉得干干净净。

汕尾13岁男童患急性髓系白血病,目前急需合适骨髓与移植费用

温暖1210号

温暖诉求

在亲友眼里,何永祥是个福气满满的父亲——三个儿子,其中一对还是双胞胎。虽然养育负担颇重,但三兄弟相亲相爱陪伴着彼此长大。然而,一场意外在2018年新春猝然降临,13岁的小儿子何晋晟被确诊白血病,更让何家痛苦的是,晋晟的病情不仅需要长时间的化疗,化疗结束后,还需要做骨髓移植手术重建造血系统。

查出疑似白血病

“爸爸,我要跟哥哥一起回家……”一分钟前还笑容满面的晋晟,眼巴巴看着爸爸与两个哥哥走出病房,突然大哭起来。

何永祥愣了愣,硬着心没有回头,他迅速拉开房门,快步走出去。“我多站一秒就可能跑回去跟他一起哭,父子四人哭成一团,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何永祥红着眼眶说。两个哥哥是从老家赶来广州为晋晟做骨髓配型的,几个月没见到哥哥,他们在病房里闹作一团,叽叽喳喳度过了一个上午。可短暂的快乐终被分离打断。

今年春节,何永祥发现晋晟脸色苍白,大便发黑,便与妻子带他去汕尾市海城镇彭湃纪念医院检查。当地医院根据血检报告判定孩子重度贫血,建议何永祥去上级大医院确诊。

农历腊月二十六,何永祥夫妇带晋晟赶到广州中山二院,“查出来疑似白血病,但那时没有床位,我们又去了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他说,考虑到除夕将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照顾,一家三口决定先回家过节,年后再返穗复查。

确诊髓系白血病

2018年的春节,家家户户团圆欢庆的日子,何永祥和妻子的心里却很不安。他们期待年后的复诊能有好消息,但那个“疑似髓系白血病”的诊断却如鲠在喉,像巨石一般压在心里,“不敢去细想,一想到就觉得喘不过气。”

大年初四,何永祥父子坐上开往广州的大巴,再次入住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分院后,复查很快有了结果,何永祥心里的一丝侥幸,被确诊报告中的“急性髓系白血病”彻底浇灭。

7月的广州,室外如蒸笼一般,病房里虽有空调,但何永祥依然坐卧难安。“有时候整夜整夜睡不着觉,医生告诉我,晋晟的化疗方案是九个疗程,如果他在化疗过程中彻底缓解了,那么只要找到骨髓和钱,就能做移植手术。”何永祥说,晋晟的化疗目前进行到第五期,病情业已缓解,“可是骨髓和钱都还没找到,只能继续化疗继续花钱。”何永祥长叹。

两个哥哥配型都不合适

为了给晋晟找合适的骨髓配型,何永祥把大儿子、二儿子接到广州为晋晟做骨髓配型。遗憾的是,两个哥哥的骨髓与晋晟都不匹配,这就意味着,晋晟的移植手术还不能提上日程,在骨髓库中与非亲缘相合者的“邂逅”,几率犹如大海捞针般微乎其微。更重要的是,非亲缘捐髓移植,费用也将大幅提升。

“到现在,各种花费,除去报销部分,自费已经花掉15万元。”何永祥说,在前期治疗费紧缺时,曾得到过网上众筹到8万元善款,正是这一份大爱,支撑着一路走到现在。

晋晟生病前,家里就靠何永祥一人在外做散工赚钱,妻子要照顾三个孩子,里里外外也是十分辛苦。如今,何永祥夫妇都留在医院照顾晋晟,留在家里的两个哥哥都托给亲戚照料。没了经济来源,还要大笔的医疗花费,最关键是凑不到骨髓移植所需要的至少30万元,种种压力叠加,短短几个月便催白了何永祥的鬓发。“我不怕欠债,只要借到救命钱,我用后半辈子还。”

■本版统筹:新快报记者 潘芝珍 ■本版采写:新快报记者 严蓉 潘芝珍 ■本版摄影:新快报记者 王飞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