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还有10天开学 病房里的小学霸好着急

时间:2018-08-21 08:56  来源:新快报

■说起学校的趣事,乐欢露出笑容。

■扫描二维码 给乐欢捐款。

温暖1233号

温暖诉求

广东揭阳人陈燕波18岁开始做装修工,与泥水打交道20年,用自己的汗水维系一家人的生活。对他来说,四个孩子虽然有些负担,但省吃俭用,起早贪黑,汗流浃背,陈燕波也甘之如饴,“孩子们好,我就什么都好。”可今年,最懂事文静的二女儿陈乐欢,却突然被诊断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虽然千辛万苦闯过前两期化疗,但后续还有六个疗程,至少20万元的治疗费用,让陈燕波夫妇一筹莫展。

她用笑容点亮病房

“未语人先笑”,这是陈乐欢给人的第一印象。也许是近日的化疗比较顺利,乐欢的身体状况有了好转,她不再闷闷不乐,而是积极接受治疗,看到医生和护士路过,都报以最灿烂的笑容,苍白的病房都因她的笑,多了光亮。

“在我的四个小孩里,乐欢最懂事文静,她对你笑,也是安安静静的。”陈燕波说,谁都没想到,每天帮着妈妈拖地、晾衣服的“贴心小棉袄”,会在今年突然患上重病。

四个月前,乐欢突然食不下咽,食欲差了很多。刚开始陈燕波没太在意,可过了没多久,乐欢说自己膝盖关节很痛,陈燕波才觉得该带孩子去看一看。“最初在附近诊所看病,没看出什么,后来带她去了揭阳市人民医院,一验血就发觉不对,医生怀疑孩子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陈燕波说,4月18日确诊当天,他和妻子带孩子赶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惠福西路分院,确诊急性白血病,中危。

油漆涂料是元凶?

陈燕波文凭不高,18岁就跟着人干装修工,虽然很脏很累,但为了一家人的生计,陈燕波没换过其他工作。“最怕大热天,因为我们刷墙时还得开着灯,没有风扇,很热很热,异味充斥在几乎封闭的环境里,每天都是汗流浃背。”陈燕波说,白天他在外面做工,最期待的就是晚上回家,洗一个痛快澡,然后和几个孩子一起嬉戏打闹。

做装修工很辛苦,收入却十分有限,且极不稳定,“平均下来,每个月能挣到四千块算不错了,只够一家人当月的开销。”陈燕波有时会把干完活剩下的油漆或其他残料带回家,拧紧盖子放在用木板隔成的小阁楼或门口的院子里,希望能派上用场。

2008年,这些剩料派上了用场,“我装修自己家,孩子们都很顽皮,把墙壁画得乱七八糟。”陈燕波说,前两年还刷过一次墙。一家人为了省钱也没有另租房子住,都是刷一间搬一间,“我也和医生聊过,不知道这是不是造成乐欢生病的原因,医生说有可能,长期接触油漆这些肯定不好,但白血病的成因至今没有定论。”他摇头叹气。

后期治疗费用难筹

省医的医生为乐欢制定了八个疗程的化疗方案,可刚开始第一疗程,孩子就因严重的肺部感染而住院50多天。“孩子很辛苦,要上很多药。我感觉到她的情绪非常低落。”陈燕波说,坚强的乐欢熬过了第一个疗程,第二期化疗还算顺利。乐欢的病情缓解得不错,心情也随着身体的好转而变得乐观开朗。

“家里四个孩子,就数乐欢学习成绩最好,在班上都是前几名,奖状多得挂不完。”陈燕波说,乐欢很爱学习,来到医院治病最挂念的就是学习,读三年级的她不得不因病停课,不知道何时才能继续上学。抱着对学校的期待,乐欢治病的态度也越来越积极,快点把病治好,就能早一点回去上课。

“我们现在最大的难题还是治疗费用,到现在自费已经超过13万元,还有六个疗程要走。”陈燕波说,自己辛苦干了20年也不过存下来两三万元,这次全部拿出来给女儿治病,还借了别人十多万元,女儿接下来的治疗势在必行,但治疗费却远远超出他与妻子的筹借能力。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