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公益 >

梁姨花十年为智障儿子寻找合适岗位

时间:2018-12-03 10:50  来源:新快报

■制图:廖木兴

残障人士揾工难:不愿被“假用工”坐享其成 梁姨花十年为智障儿子寻找合适岗位

残障人士:“请问你愿意招聘残障人为员工吗?”

企业:“可以,待遇是基本工资、企业为你购买‘三金’,不过你不用上班。”

残障人士:“……”

天生我才必有用,残障人士虽然是弱势群体,但也有就业需求。渴望打一份工,领取一份工资实现自我价值,是他们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体现。

然而,今年11月27日,广东省残疾人联合会党组书记、理事长张永安带队上广东“民声热线”节目,来电的残障人士反映在找工作过程中,经历过上述对话。

据了解,这是一种残障人士被“假用工”现象,在广州残障群体中也较为常见。节目中,残障人士说出心声:“我也想就业,实现自我价值,不想在家里无所事事……”

■新快报记者 李斯璐

保障残障人员就业 不用上班就可以领工资?

目前社会上,残障人士就业情况严峻。鉴于此,根据国家法律规定,未按照规定按比例安置残疾人就业的企业,要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这是一种企业未尽到社会责任义务的代偿方式。

实际上,2016年1月1日,由于广东实行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新标准,企业招聘残疾人的意愿也变得强烈。

据广东省残联数据显示,在保障政策下,广东残疾人就业人数连年上升,2016年有5.8万残疾人就业,2017年5.9万人,2018年残疾人就业数更是突破10万人。

但记者调查发现,仍然有一些企业为了躲避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节省开支,采用“假用工”的方式招收残障人——残疾人“挂靠”企业后,可以拿一定工资,但不用上班。

这是为什么?今年广东全面实施新的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征收使用管理办法,残疾人保障金征收标准由原来的本地区上一年度职工平均工资的八成,统一调整为本单位上一年平均工资。这意味着高薪行业残保金缴纳金额将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因此,招来的员工不用上班,还天天给发工资,这样的“好事”并非企业犯傻,而是是“精明”老板算的一笔账:“挂靠”一名残疾人,每个月如果按照广州最低工资标准2100元计算,每年需支付工资25200元,远低于按用人单位在职职工年平均工资征收的标准。

残障人群中最难找工作的是智力障碍者

实际上,残障人士遭遇“假用工”的现象存在多年。在越秀区智力障碍人士及家长协会(下称智协),既是干部又是家长的梁姨告诉记者,她的亲身体验告诉她,智障人士是残障群体里就业最最艰难的。

“论跑腿、手工精细,比不上聋哑人士,就算肢残人士,有一些也可以在轮椅上做出出色的工作……像波仔这样的智障人士,竞争不过他们,‘假用工’现象在他们身上反映得更普遍。”

梁姨介绍,儿子波仔(化名)从小便确诊轻度自闭症,这造成孩子出现广泛性发育障碍的疾病,对波仔的智力产生了损害。波仔义务教育阶段能在学校度过,但2003年15岁毕业后,他无法报考高中,只能在家中,由梁姨指导他学习一些基本知识。

梁姨和丈夫都是广州地区的公务员,虽然孩子并不完美,但年纪小时,生活压力不算大。波仔18岁后,她十分渴望儿子能通过一门手艺做一份工作,不管能赚多少钱,至少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儿子的同龄人,都已经是职场上的成熟人士了,虽然波仔无法和他们媲美,但我真的很想他走进职场,做一个最普通最普通的打工仔……”梁姨说,波仔经常说,长大赚到钱了要送妈妈礼物,“我认为最好的礼物,就是孩子能就业。”

梁姨不是没有努力过。30岁的波仔现在在家可以承担简单的家务:扫地、擦桌子、洗碗……两年前,梁姨带着儿子到一家大酒店应聘“洗碗工”。对方知道波仔持有《残疾证》后,一口答应聘用,待遇还很优厚,代买“三金”另加广州最低工资2000多元——但前提是:“不用上班。”酒店给出的理由梁姨无力反驳,“他们说,酒店用的碗碟都很昂贵,若打烂了,波仔工资哪里赔偿得起。”梁姨苦笑,不用上班,光拿工资,怎样实现残障人价值?这样的招聘,自然不了了之。

其实,梁姨在为儿子找工作的路上,已经浮沉了十年光景,还发生过一些啼笑皆非的故事:“退休后,我带着儿子,一同到写字楼应聘清洁工兼职。我原本期望,在我的陪伴下,儿子可以帮忙做做清洁、给花草浇水这样的简单工作。但没想到,用人单位宁愿录用我,都不愿录用他。”梁姨苦笑到眼角带泪。

残疾人家庭: 呼吁出台支持性措施 帮助残疾人就业

像梁姨一样,为家中智障孩子找工作四处碰壁的例子,在越秀区“智协”里并不少见。

“智障孩子找不到工作,只能靠父母退休金供养。虽然说残障人士能享受社会福利,但他们总要产生比健全人都多的医疗开支,如果未能就业,家庭经济压力也会增大。”梁姨如是说。

但对于安置智障人士就业,也有不同声音。有智力障碍者家长认为:“这些孩子连出门乘公交都不能做到,还怎么去普通场所上班?没必要和健全人比。”如果工作,他们最关心自己孩子的安全,更希望政府能建一个地方,把这些孩子圈起来,提供支持与保护。

作为智协主席,梁姨却有不一样的看法:“每个人生来,固有的尊严和权利都是一致的,不能因为障碍,就使得孩子作为社会人的价值低人一等,我们从来不是社会负担。真正的障碍不是我们的孩子,而是社会支持性措施不完善。支持性就业能改变的,不仅仅是障碍者自己,它对企业、社会、国家都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官方声音

将要求单位开发 适合残疾人的岗位

在民声热线上,广东省残联主席张永安也承认,企业单位对残障人士“假用工”现象客观存在。他回应:“因为政策收残保金的力度大了,我们会一步一步去核实,加大检查督察力度。”

据了解,省残联接下来将从两方面入手:一是要加强培训,从用工单位以及残疾人双方入手,提高认识。二是要求用人单位要开发适合残疾人的就业岗位来安置残疾人就业,同时也要提高残疾人的就业能力,使他们获得更多适合的岗位。”

张永安透露,回去后,省残联将联合税务系统、人社系统,共同研究制定方案,出台惩罚措施,遏制用人单位“假用工,真挂靠”的情况。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