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广东 >

参赛作品选登

时间:2018-04-14 00:29  来源:新快报






粤湘官微

官方微博

官方微信

【前言】

4月16日,初赛就截稿了!

2018年首届粤湘中学生社团联盟网络作文大赛,你离情怀还差最后一步的距离!

美好不能错过,精彩等你书写!

今夜风平浪静

广州市第六中学 高二(1)班 李晴

“据气息部门预计,今年第21号强台风将于今晚7时在广东沿海地区登陆……”

透过观测站的窗户,可以看到一个接一个巨浪正从远处翻涌而来。气压很低,海浪中夹杂着阵阵翻滚的雷声。

一切准备就绪。观测人员卸下肩头重达两百斤的浮标,推到海水里。岸边、站内、船头,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在这个庞然大物上,渔船牵引着它驶向大海深处,越飘越远。

观测任务本该随着今年台风季的结束而终止,没想到,正当观测人员准备放弃自己的计算公式时,第21号热带气旋在太平洋海面生成。

天气预报从海边的无线电广播传出,他赶紧从箱底里翻出那一沓厚厚的公式草稿,双手不觉打颤。

每天8小时的记录和分析,在铺满工作台的草稿纸上翻来复去地写,一遍用铅笔,一遍用蓝笔,一遍用黑笔,一遍用红笔,纵横交错的笔迹早已难分辨。值班室里,他盯着那一页页计算过程默不作声。

他太了解这片海域了。熟悉的腥腻味,黑礁石间四处横行的蟛蜞,翻起就是一顿晚餐的蚝花,即使不下海,他也能想象到海浪拍打在身上的温度和力量。

这个形影不离的童年玩伴,却在他最不敢疏忽的时候,与他开了个小玩笑。

他们测算的数据比法国专家的数据,低了足有两米。“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误差?”他心里问着自己,久久地盯着对比结果,密密麻麻的数字在眼前不断虚化重叠,变成一道厚厚的视障。

站在对面的,是一支拥有世界顶级核电技术的工程队。法国人自信而笃定,认为自己带来的计算仪器一定更可靠。

“而且,防波堤建得稍高一些有什么不妥呢?钱不能这样糟蹋……”他太了解这个百废待兴的年代里人们生活的艰辛。法国人可以回去吃牛油法包,但他留在广州家里的儿子还排队领着粗粮票。临走前,一家人刚从一间厕所改装的平房搬出来,住进条件稍好的职工楼宿舍。

两方数据在争持不下的讨论中,最终被暂时搁置。

观测站的工作昼夜不停。浮标、观潮仪、职工宿舍和值班室,几乎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3年,海的那头,大红裙摆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飞扬,影院和书店人声鼎沸;海的这头,他还守在煮饭的柴火锅边,等着同事整理完数据。

他知道这片海很快就会告诉他答案,很快。

风刮得越来越猛,天色逐渐变暗。雨水顺着风向,击打着紧闭的玻璃窗。

屏幕上渐渐清晰的图像,海上浮标的探测器,站里的接收仪,环环相扣的一切如流水般连成线,线的那头,牵着一颗猛烈跳动的心。

他们要力争用最后一次实测数据,将计算失误减到最小。

风开始嘶吼,海浪越堆越高。窗外如千军万马奔腾,巨浪撞上岸边的礁石,在黑暗的天空中粉身碎骨。

他心里清楚,随时都有可能过境的台风已经逼近眼前。

“不远了……”

黑白屏里的曲线冲向最高峰。观潮仪那头,墨针在纸带上不断描出新的曲线。针尖摩挲纸面的声音,在这个风雨大作的夜里,异常清晰。

渐渐地,雨点的敲击声盖过了风的呼啸。仪器显示,风力正在减弱——两个小时后,台风过境,红色预警解除。他眨了眨发酸的双眼,视线离开屏幕,转向窗外刮下的雨帘。

同事很快整理出了数据。他将纸带平铺在工作台上,开始分析比对。

数据飞快闪过,波浪般的曲线在眼前起伏。5分钟后,他停下笔,将计算结果放在工作台上。看着最后两个数字,他的心跳开始加速。

“实测5点1米。”

“预测4点9米。”

误差最终落在安全范围内,他的计算公式完全正确。

海边又起风了。成群的海鸥从海平线上飞起,穿过起伏的云,直奔远方。那晚过后,观测队退出基地,奔赴下一个前期工程建设,他便再也没回过这片曾日夜坚守的海域。

我问他:“后来的日子里,你会想念这里吗?”

“无论哪片海域,我都必须走。这是我的职责。”他笑了笑,说得风轻云淡。

警卫把守的基地大门前立着一块花岗岩打磨的竣工碑。周围丛生的杂草,盖住了上面斑驳的字迹:“大亚湾核电站,1994年5月。”

名校名师评

选材果敢,叙事冷静,文字间透出一种超越作者年龄的老练大气。小作者说,文章里提到的生活背景、探测细节都源自亲历者的口述。这份对历史和文字的尊重使文章着地稳当,叙事真实可感。

背景宏大,善取一点切入。文章起首就是风雨大作、浮标下海,下笔干脆,不落俗套。巧妙地将百废待兴的国运、艰辛孕育的核电站嵌入其中,化繁为简;又以“他”的角度叙述研究过程,感知风雨人生,情怀真切。

时空跨越,拿捏准确自然。何处回忆往事,何处一跃十年,何处极力渲染,何处一笔带过,小作者在情节详略的处理上游刃有余,峰谷有致。风雨大作下的紧张探测,夹杂着故乡情怀的浪漫温馨,张合有度;英雄去回时的豁达淡然,与铭刻历史的斑驳碑文相衬,收束有力。

(广州市第六中学 李梅老师)

名师推介

李梅 广州市第六中学语文教师,广州市优秀教师,首届青年语文教师现场作文大赛一等奖,“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写作指导特等奖。

问年

广州市二中苏元实验学校 初一4班 王祥悦

瑞雪兆丰年。透过窗上的剪纸缝隙,外面是片片绒雪勾勒出的一个白色世界。

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不同,屋子里暖烘烘的。一个小男孩把脸贴在窗户上,不一会儿,透明的窗上就结起了水雾,他默默地用袖子擦了擦,继续出神地对着门前的那条小路发呆。

每逢春天,万物复苏的时节,也是孩子们朝气蓬勃的时间,他却坐在家中,用有些龟裂的手指握着铅笔画着他的一家,可每每画到父母时,他们模糊的样子让他不禁想落泪。他一直相信,他的父母是天底下最好看的人。“奶奶,新年什么时候才到啊?”他轻轻问。

“快了……快了……”奶奶的回答一向如此。从去年开始,他就在盼着今年的春节了。因为爸爸妈妈说过,到了春节,他们就会回来了。在这期间,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新年到了吗?”

他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还有8个月,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每天干干活,上上学,发发呆,日子就过得很快。可每当他停下来思考,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和所有留守儿童一样,他的希望不是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而是有个完整的家,哪怕清贫,平平安安过一生就够了,但这只是奢想罢了……

夏天的酷热,往往使人烦躁不已。但他不同,他只是静静地坐在草坪上,凝视着双脚,伙伴的邀请,不能动摇他;清澈冰凉的河水,也不能动摇他;就连愈来愈毒辣的太阳,亦不能动摇他。

“妈妈,我想吃雪糕。”一个声音传来,妈妈愉快地应允了,他抬起头,看着那激动地拿着雪糕的孩子,眼里满是羡慕与悲伤。

秋天,满是丰收的喜悦。但入眼的金黄,对他来说却没有任何吸引力。很小的时候,爸爸妈妈会经常和他在这片林子里捉迷藏,当时的快乐,现在想来竟有些伤感。“如果黄叶能带走我的思念,风儿能成为我的信使,那该多好!”他想。

这时,奶奶捏着一封信颤颤巍巍地进来,说:“娃子,快来啊,你爸妈来信啦!”他迫不及待地拆开了信封,里面的字迹不免让他鼻头一酸:

孩子,你还好吗?我们新年就回来了,你妈妈和我都很想你。你要好好读书,将来我们就住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我希望你不要埋怨我们,做个快乐的孩子,好吗?

——爱你的爸爸

他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不舍地把信收好。

……

一阵鞭炮声响起,他回过神来,又翻出那封信,望向窗外。6时至8时,9时至11时,夜深了……他昏昏欲睡,外面的雪很大,积了一尺多深,恍惚间,他听见了开门声,可他已经睁不开眼睛了。

温暖的臂膀将他抱起,一个轻柔的声音响在耳畔:“冬冬,醒醒,我们回来了。”

冬冬睁开眼,看见的是他心心念念的父母,咧开了嘴:“爸爸妈妈,新年是不是到了?”

名校名师评

年,这样一个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在这个孩子眼里,多了一些沉重的意味。他期盼这一天的到来,因而有了“问年”。四季轮转,景物变换,不变的是冬冬对于年的深深期盼。细腻的笔触,描摹的是动人心底的最纯真、最朴素的亲子之情。文章构思巧妙,开头结尾遥相呼应,由开头的发呆引出全文的回忆,再由最终的鞭炮声把读者拉回现实,同时暗示:新年已经到了。结尾再次点题,以睡眼朦胧中的冬冬问爸爸妈妈“新年是不是到了”结尾,耐人寻味!(二中苏元实验学校 王冰洁老师)

小作者笔力确实惊人,细小的文字牵出了我的阵阵酸楚。以游子的心去阅读留守儿童的生活,这样的邂逅是很动人心魄的。文字清隽,含而不露,引而不发,却在最后的那一句询问里饱含深情。

一年四季,层层的思绪和悲悯尽在娓娓道来的文字里,读信的欣喜……处处细节刻画了一个忧郁深情的小男孩,一个让人怜爱的留守儿童,同时勾起了许多人深藏心底的疼痛。写“年”这样一个中国人特殊的节日,团圆的期望与孤独的守望遥遥相应,妙文!美文!

(二中高中部 田程老师)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