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广州 >

在广州CBD 那些女强人背后的男人

时间:2017-05-05 01:16  来源:新快报

■策划:黄越尧 ■统筹:梁美琪 ■撰文:新快报记者 罗韵 ■图片:廖木兴

4月29日,法国总统大选的第一轮投票结果出炉,候选人马克龙和玛丽娜·勒庞打败其他候选人,进入下一轮。一直不愿公开露面的勒庞现任男友、法国国民阵线副主席路易斯·阿利奥特宣布,一旦法国首位女总统诞生,他将退出政坛,成为货真价实的“女强人背后的男人”。

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在广州CBD里,“背后的男人”们可不在少数。随着越来越多女性在各界投入工作,谋求晋升,取得出色的事业成就,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男性,因为得到了家庭经济的支持,改变了自己的生活状态,他们不再以赚钱养家作为己任,却更愿意把精力和重心投入到家庭生活和个人梦想中去。

新快报记者采访到,在强大另一半的支持下,这些男性有的辞职在家照顾陪伴孩子,把育儿经营成自己的新事业;有的待在象牙塔避开职场竞争的烦扰,安心从事一份工资并不高但落得清闲的梦想职业;有的炒掉老板给老婆打工,夫妻双双发大财;有的怀揣一张副卡,边照顾家庭边投入到自己的艺术理想中去……这样的生活,听起来也是挺幸福的。

“感谢这个女性‘向前一步’的时代,男性也能享有‘后退一步’的自由。金钱不是衡量家庭权利和义务的唯一标准,让会赚钱的去赚钱,会管家的来管家,才能更好地造就美满家庭。”有受访者如是说。

那么,成为女强人背后的成功男人,需要有什么样的特质呢?听听那些赚钱养家的女性的真实想法——

“需要有比常人更开放、灵活的思维,对待外界和自我审视的平常心,以及足够的爱和宽容——愿意成为妻子全方位的伴侣,建立真正融洽、不分你我的家庭。”

“大家都说成功男人背后一定有个成功女人,其实反之亦然。我认为最棒的丈夫是这样的:永远对你有信心,知道在适当的时候,自己后退一步”。

“女性真正撑起半边天的时候,不仅享受权利,也要承担责任。当女性爱上挑战,获得更高的职位和薪酬,男性的压力也许就小一些,生活过得容易一些,性格不适合拼搏或者不喜欢在事业上奋斗的男性,能够获得来自家庭的经济支持。”

所以,她们的总结是:女性在事业领域有着出色的表现,离不开背后与众不同的男人们——他们不仅扮演着大管家的角色,还负责照顾孩子、理顺家庭亲属之间的关系,并且在精神上支撑着另一半。男士们,你们认为呢?
 

 

古语有云:“巾帼不让须眉”。如今,越来越多女性投入工作,谋求晋升,同时,越来越多男性改变自己的工作状态,他们不再以赚钱养家作为己任,把精力和重心投入到家庭生活和个人梦想中去。

无独有偶,近日,一场聚集了许多女企业家、女学者和女外交官的“女强人版闺蜜下午茶”沙龙在广州举行,她们讨论了“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这个话题。这些“女强人”的共同标签是:既是妻子也是母亲,甚至有人生育了三个孩子。她们认为,自己在事业和生活上所取得的成就,离不开丈夫的支持——这些丈夫不仅扮演着大管家的角色,还负责照顾孩子、理顺家庭亲属之间的关系,并且在精神上支撑着另一半。

■新快报记者 罗韵/文 廖木兴/图

成功女性背后的男人,有比常人更开放灵活的思维

在沙龙中,多位成功女士强调,一份工作的薪酬往往是外力决定的,市场、行业还有社会和历史的原因。因此无论男女,对家庭的贡献不应该以赚钱多少来衡量。

“做女强人背后的男人确实是一种考验,需要有比常人更开放、更灵活的思维,对待外界和自我审视的平常心,以及足够的爱和宽容——愿意成为妻子全方位的伴侣,建立真正融洽、不分你我的家庭,”加拿大驻广州总领事白静芳说。

她以自己为例子,“毫无疑问,丈夫的角色在一个家庭之中十分重要,我们可以看到政坛、商界或科学领域里,再强的女性只要建立了家庭,丈夫都意义非凡。在我的家庭里,我赚钱比丈夫多,工作也比他繁忙,于是他承担了生活和照顾家人的分工。在我忙碌于工作的时候,他去修车、送衣服去洗衣房、带我们的儿子,以及为其他家庭事务提供帮助。有时候朋友们会善意地开他玩笑,说他娶了一位比他还会赚钱的老婆。我丈夫就会高高兴兴地回来对我说,‘去吧,去为我们的家庭带回来更多钱’。”

男人把重心和精力回归到家庭甚至辞职,这并不可耻

“女性真正撑起半边天的时候,不仅享受权利,也要承担责任。当女性爱上挑战,获得更高的职位和薪酬,男性的压力也许就小一些,生活过得容易一些,性格不适合拼搏或者不喜欢在事业上奋斗的男性,能够获得来自家庭的经济支持,”波兰驻广州总领事Joanna Skoczek说。

以自己的职场经验作为例子,Joanna Skoczek说,传统的眼光看来,女性从事服务业比较多,男性从事办公室管理职位比较多,于是人们把女服务员、男外交官视为寻常,反之则是少数。“如今的比例是一半一半。越来越多女性投入工作,谋求晋升,同时,越来越多男性改变自己的工作状态,把重心和精力回归到家庭甚至辞职。我认为,无论选择哪一种都是很棒的决定,只要他们能提高自己的家务技能,擅长调整心态,这并不可耻的,生活的定义不是唯一的。”

最棒的丈夫是“永远对你有信心,适当的时候后退一步”

在沙龙当天,新西兰女外交官Rachel Maidment告诉新快报记者,促进经济发展,分工细化,不仅在于号召女性要鼓起勇气,男性的角色和态度也非常重要。“我们都知道,在普通家庭里面,赚钱的多少直接影响到家庭地位的高低,传统的观念里面,女性一直被默认为风险角色,事业有成的女性常常要面对老大难的单身问题,这些状况的改变,都需要男性的努力。”

她说,即使看上去有光环的富裕家庭,依然有难以回避的家长里短各种烦恼,如何去平衡和选择,如何去照顾孩子和老人——“大家都说成功男人背后一定有个成功女人,其实反之亦然。我认为最棒的丈夫是这样的:永远对你有信心,知道在适当的时候,自己后退一步”。

妻子赚钱比我多, 怎么办?

●听听专家们怎么说

照顾内务跟赚钱养家同样重要

经营家庭也有成就感和存在感

从事心理学的王先生表示,关于“妻子赚钱比我多怎么办”相关的问题,随着时间推移,他认为,在崇尚男人赚钱养家的社会里,藏身在女人背后对于不少男性来说确实是一道心理考验。

“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内这样的辫子还缠绕在不少男人女人的心里,”王先生表示,按照一般人的观念,一个女孩子嫁给了成功男士,从一文不名过上了有房有车、甚至有豪宅有游艇的生活,完全不用担心衣食住行,只需要照顾家里老小,这种“邓文迪”式故事可谓是喜闻乐见。对于这样的女主角,人们会说她很幸福、很成功。可是如果反过来,一个经济实力较弱的男孩跟“白富美”、“女强人”结婚,住进了她的房子、开上了她的车子,不再致力于打拼升职加薪,只需要天天在家做做家务带带娃,买东西刷老婆的副卡,那么人们会怎么形容他呢?吃软饭?骗女人的钱?小男人?在心理学上,社会评价直接影响个人对自己的评价,这个男孩虽然生活无忧,恐怕内心很难平静。

他解释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这种现象,是因为过去女性缺乏受教育机会,在工业化程度不高、社会分工不细的时代里受限于生理弱势,无法靠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想要活命,依靠男人似乎是唯一的办法。可是现代女性能轻松获得教育,完全不需要靠男人来满足“穿衣吃饭”的生活需求,当她们驰骋职场无暇顾及后方的时候,同样也会产生对“贤内助”的合理需求。

当女性的经济能力足以养家糊口、保证老小的生活品质的时候,她的择偶需求很自然地转换了,不再梦想着嫁给有房有车有钱的成功男士,而是希望另一半擅长打理家务、洗衣做饭带孩子,每天晚上加班回到家,老公煮好热饭在等着。从“爸爸在哪儿”的火爆现象我们就可以看到,现代社会是多么渴望男性回归家庭,男性在育儿和管家方面也具有自己的优势。

网络婚恋公众号作家陈小姐接受采访亦表示,顺应市场需求,自己也曾撰写过不少“女强男弱”婚姻关系的鸡汤作品。她认为,从家庭整体来看,贫贱夫妻百事哀,如果夫妻双方都不会赚钱那自然是很痛苦的。可是如果双方都很擅长、很喜欢赚钱,都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事业上,是否也会缺少了家庭的温暖呢?这样的家庭,也许算不上成功的家庭。

“当男人被人嘲笑为软饭男的时候,不妨去看看身边那些没能力又被迫承担家庭生计,生活穷困被老婆指着鼻子骂的丈夫们,不觉得自己挺幸福的吗?毕竟一个美满家庭,没钱不行,可是只有钱却远远不够。管理家庭的学问并不少于管理企业,在家庭分工中,照顾内务的重要性也并不弱于从外面赚钱回来,你应该从经营家庭里看到自己的成就感和存在感。”

 

为何他们甘愿做“背后的男人”?理由是——

在 传统的眼光里,男性负责赚钱养家,女性负责貌美如花,长久以来似乎已经形成默认的规则,但是新快报记者在实际走访中了解到,广州CBD里“背后的男人”这个群体不在少数。他们或许会面对异样的眼光和内心自尊的挑战,但是终归多了一种选择,不擅长或不喜爱拼事业的男性,也有了转角和避风港,让他们也可以去自由地“任性”过生活。

■新快报记者 罗韵/文 廖木兴/图

故事1

我和我老婆只不过跟很多人一样,在家庭里面做各自擅长的东西而已。她擅长赚钱,家务活一窍不通,那么她就负责为这个家赚钱,我擅长教育孩子,对钱没有一点概念,那就管好家里,只要共同的结果好就好了。如果非要为了别人的看法去改变自己的家庭角色和生活方式,那我们家肯定过得一团糟。”

在“女强人”的庇护下

实现自己的教书梦想

在校园里,30多岁的周老师是大家眼中的异类,在忙忙碌碌的人群中,他总是安步当车、纤尘不染的样子。在同行忙着写论文、出书、评职称、做课题、带学生创业等等事务的时候,他只是在读自己喜欢的书、教自己擅长的课,心无旁骛。

熟悉他的人在背后说,他好命,“嫁”了一个好老婆。不少同行多次看到他下班的时候有司机来接,德系名车直接开往城郊的豪宅小区。周老师自己也特别老实地交代,他老婆在该小区买下一梯两户的整层,一边住着一家三口,另一边住着双方四位老人,还经常有两边的亲戚小孩过来串门借助,一应全部接待。

夫妻俩兴趣爱好和事业背景完全不同,但是感情很不错。房子装修设计的时候,他老婆特别为他辟出一个两层高的大书房。

老婆主外我主内,经常辅导儿子功课刚好是自己特长

提起另一半,周老师笑容满面,“我老婆很忙的,她是一个大公司的销售总监,一年300多天有200天在坐飞机,很少在家里。所以我们家是她主外,我主内。学校比较清闲,刚好我可以接送儿子,辅导儿子功课,我一个大学老师,肯定比他们小学老师教得好。”

每当周老师去参加儿子的家长会和学校亲子活动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是妈妈们之间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在一些体力、智力方面的游戏,儿子在他这个爸爸的帮助下屡获佳绩。

“我儿子的同学都很羡慕他呢,有爸爸的陪伴,现在不是都在问爸爸去哪儿吗,爸爸才是奢侈品。”他高兴地说,如果把家庭看作一个整体,都在一个锅里吃饭,谁添一勺水,谁添一勺米,不需要计较得那么清楚。

不为升职加薪而营役,读书人求的是一方安静的屋檐

但是,他还是非常感谢另一半,能够无私地用雄厚的财力庇护他完成自己教书匠的梦想,过上梦想中的生活,“要知道,校园也不是与世隔绝的象牙塔,大家依然有压力,要为了更高的职位、更多的收入努力,而我因为没有这方面压力,早早就脱离了这些烦恼。如果我碰上一个经济上要依赖我的老婆,可能也必须被迫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去完成教学以外的任务,为了早日升职加薪而营营役役。”

“朋友们当然会笑话我吃软饭啊,可是我也能怼回去,能hold住一个赚钱这么厉害的老婆,让她乖乖地每个月把钱全部拿回家,不是很牛吗?”他开玩笑说,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激烈的竞争和粗砺的社交方式,“自古以来,读书人求的不过是一方安静的屋檐”。

故事2

我们很明确,可以没有钱但不能没有儿子,所以现在只是家庭的分工不同。我作为男人,理所当然地希望让太太尽可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有事业有朋友有自己的空间,而更困难更重要的那部分则应该由我自己来承担。一家之主不是说在家里抖威风,而是遇到事情的时候能承担更多责任。”

孩子患病需要贴身陪伴

国企高管离职成“全职保姆”

十年前,钟先生在广州一家国有工业出口贸易集团担任管理层职务,是该级别最年轻的领导,众人对他的评价离不开前途无量、年轻有为这些溢美之辞,当时刚过而立的他也意气风发,信心满满地打算在事业上有一番作为。他的妻子也在另外一家国有企业担任财务,上下班时间稳定,把家庭打理得井井有条,正在上小学的儿子虽然跟大多数男孩子一样顽皮,却也受到全家老小的宠爱。

两个来自农村的年轻人靠自己的双手,在广州逐渐扎根,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的时候,命运给了这个家庭一记重拳:儿子患有某种难以逆转的精神疾病,并且已经错过了最佳治疗的年龄,所有的手段只能抑制和预防疾病恶化,却无法还他一个正常的孩子。更糟糕的是,医生表示,儿子无法独处,无法接触陌生人,否则容易出现情绪失控、伤害自己或他人的行为,需要大人的全天贴身陪护,这意味着两位家长其中有一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成为儿子的贴身保姆。

最困难的责任,应该由他这个“一家之主”来承担

钟先生告诉新快报记者,家中老人一致认为,由收入较低、性格细致的钟太太辞职照顾孩子,钟先生担任家庭经济支柱的角色,对这个小家庭目前的状况是最好的选择,小夫妻也认可。可是,儿子一个星期需要跑多个地方进行各种治疗,又不能搭乘必然会有陌生人的公共交通工具,私家车成了唯一的选择。钟太太不会开车没有驾驶执照,当时再报名考试完成整个流程,有可能需要一整年,儿子的病情耽误不起。

此外,因为工作繁忙、出差较多而忽略了孩子,没有及时观察到孩子的病情,令到钟先生愧疚万分。在“最困难的决定、最大的牺牲,应该由自己这个一家之主来担当”的念头的牵动下,很快,钟先生就在众人异样、怜悯的眼光中离开原单位,成为自家儿子的“全职保姆”。

相对来说,男性在照顾小孩方面更有“专家思维”

对照顾儿童和孩子的心理疾病,他本来是一无所知的,这个曾经的“学霸”拿出年轻时读书的狠劲,从零开始学习。辞职以后,为了陪伴儿子一个多月不出家门成了常事,在儿子睡觉和自己画图画的时候,他就上网搜索这种疾病的资料,网购了许多国内外的专家著作,抱着翻译软件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啃下来。遇到不懂的地方,他就向医生和认识的学者朋友求教。在这么多年来,也成了“半个专家”。而这些努力,换来了他儿子疾病的明显好转,虽然还不能跟陌生人流畅交谈,但是在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儿子可以偶尔出门,在全家人陪伴下到附近的公园、广场逛上半小时。

随着病情的抑制,儿子可以短暂地脱离父亲陪护,在老人的陪伴下度过一个平静的下午,在家画画,看电视,不给任何人添麻烦。钟先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跟自己的朋友小聚一下,有朋友和旧同事劝他,孩子还小,他还年轻,家里以后花钱的地方还很多,应该考虑重新建立自己的事业。可是钟先生完全不为所动,他觉得,目前“全职保姆”的角色让他很有成就感,内心也觉得很安全温暖。“我们家现在靠太太挣钱,虽然不算宽裕但是饱暖没有问题,对物质的要求我们甚至还可以更低。想起以前立志赚很多钱的那种状态,就好像前世的情景。自从儿子得了病,我意识到一个普通父亲所有的奋斗,最终都是为了让孩子过得好,没有任何事业是值得牺牲陪伴他的时间。”

他表示,自己也曾被不知情的邻居朋友笑为家庭煮夫,妻子也被误会为女强人,“很多人都认为女性的细心天赋更适合照顾孩子,其实男性相对更有‘专家思维’,会把照顾孩子这件事情当做事业来学习和钻研,也是一种很大的优势。”

故事3

我承认我老婆更有眼光,是她坚持要做网店的,我那时候瞻前顾后,舍不得稳定的工资,idea是她的没错。但是这个生意现在是我俩共同的生意了,都有付出,不分你我,也不分什么谁强谁弱,赚的钱属于我俩共同的财产。只是在工作室几个股东约定的组织架构里面,我给我老婆打工,她给我发工资,但是她也因为我而赚得更多啊,我是她的金牌打工仔!”

IT男炒掉老板给老婆打工

小家庭月收入接近十万元

小童虽是新鲜出炉的90后,可是“毕婚族”的他已经结婚好几年了,而婚后的小两口一起住在岳父岳母位于天河区的一个公寓里。老婆没有工作,小童毕业于某高校计算机系,一直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不分白天黑夜地加班加点,到手的工资却不够两个人花用。那段时间的家庭关系掉落冰点,小夫妻经常吵架,老人也十分不满,多次闹到要离婚。

三年前,小童的老婆突发奇想注册了一家网店,跟几个“网红”“直播达人”闺蜜一起创业卖女装和配饰。小童觉得这都是胡闹,“那群女孩在一起每天都是买买买,开网店卖衣服,最后估计都是自己买了,花的钱还没有赚的多。不过,她有事干就不会天天找我吵架,反正她爸妈也有钱给她造。”

帮老婆网店做“苦力”,却耽误了自己的本职工作

小童的猜测应验了,老婆和闺蜜们花了一大笔钱进货、装修网店、去海外拍摄产品照,东南亚海岛游了一圈回来,账单足足有小童半年工资那么多。之后网店的生意也平平淡淡,赚的钱也还是不够花。两人的卧室本来就不太宽敞,还被快递包装盒和胶带占了一半,快递员从他们家出出入入地搬货,也引起物业和邻居的不满。

忽然有一天晚上,小童在家上网的时候发现,老婆登录状态的网店同名微博被艾特爆了,打开一看,发现原来是老婆的闺蜜佩戴着他们家的一款头饰上过一档真人秀节目,定妆照在微博上曝光,所有穿戴物品的网店链接也都公开出来。

“当时,我老婆她们也没有经验,知道闺蜜要上这个节目,但是没有提前备货,没想到广告效应这么强嘛,我们没有仓库,货都是放家里,只好临时去进货,赶紧给人发出去。”在老婆的眼泪攻势下,为了帮忙进货发货,小童还向公司请了两天假。

第一个爆款诞生以后,小童的老婆和闺蜜们信心十足,让产品连续在微博、美拍还有各个直播间曝光,订单量一下子上来了。作为唯一的壮劳力,小童不得不帮忙,顾得了这一头,便耽误了自己的本职工作。晚上在家发货累得半死,白天在公司还要被老板责骂、扣工资,老婆看到这个情景,也感到很是心疼。

为早日“买房搬出她爸妈家”,辞职当老婆的金牌打工仔

网店订单量稳定了一个月以后,卧室的空间不够用了,小童和老婆租下家附近的一个两室的老房子作为工作室兼仓库,眼看老婆每个月从网店能净赚几万块,自己的工资还是几千,他对这个生意不禁心向神往。

老婆看出他的想法,“她就跟我提,说不如炒掉老板跟她干好了,赚得还多,还不用受气。我们努力冲一冲,很快就可以买房搬出她爸妈家了,这个小目标让我很心动,无法拒绝。”

小童加入网店以后,他在互联网方面的技术和人脉经验迅速发挥,如鱼得水,现在他们小家庭的月收入接近十万元,除了从相熟工厂拿货,还跟独立设计师签约合作开发新产品,参与多个平台的促销活动,人气跟利润齐飞。两人已经支付了番禺一个楼盘的首付,就等收楼入住了。

小童说,小夫妻是初中时就瞒着父母和老师“早恋”在一起的,到现在晚上能一起吃饭睡觉,白天能一起做一个工作,等于两人每分每秒都粘在一起,“我很满意这样的状态,又安心又浪漫”。

故事4

我承认太太的赚钱能力比自己强,却不认同赚钱多少是衡量一项事业的唯一标准。也许从事艺术注定寂寞,但是有三五好友、有最亲妻女的欣赏和支持,自己也就满足了。”

拿着太太的副卡,生活品质跟坐火箭一样嗖地上去了

付先生是一名独立音乐人,出过几张碟片,在网络上也有自己的原创歌曲单,平时根据经纪公司的安排同他的乐队一起到各个演出场所表演,一晚上的演出收入从500元到1000元不等。因为喜欢跟不同的人合作,一些廉价甚至没有报酬的表演他也愿意参加,因为这件事他经常被同行指责“做烂市”,这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个在上市地产公司担任总监级职务的太太作为家庭经济支柱。

拥有如今的生活品质,一切都有赖于太太的支持

四年前,两人婚后搬进了太太贷款购买的市中心复式小公寓,在女儿降生前后,太太还雇用了一位自己的远房表妹来当住家保姆,一直在他们家帮忙做家务至今。因为家里面积不够大又有孩子,太太还帮助他在另一个地方租下一间工作室,做了隔音装修,可以给他和他的乐队排练使用。

如今女儿三岁了,刚刚入读幼儿园,每天由保姆负责接送和照顾,两夫妻在外各忙各的,只有晚上才能享受一家人相聚的时光。

“我们都挺忙的,一起陪女儿的时间不多,经常约好周末去那里玩,过过家庭日,很多时候,不是我有事情,就是她有事情,总是去不成。”他说,除了这些小抱怨,自己对现在的生活也是比较满意的,因为这座城市里没有几个独立音乐人能拥有他这样的生活品质,而这一切都有赖于太太的支持。

“跟我太太结婚之前,我跟我那些兄弟们一样,也是过得挺穷的,租住在城中村几百块钱的单间,吃饭只敢去大排档消费,半夜演出完背着几箱子器材出来,也不舍得花钱打车,宁愿等一个半小时的夜班公交。排练也没有钱租场地,只好去蹭别人的地方,受很多白眼。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这么苦的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

赚钱多少并非衡量一项事业的唯一标准

现在,他的收入并没有比从前增加,只是钱包里多了一张太太信用卡的副卡,家里要买什么家具家电、自己要添置价格较高的器材和电子产品,都是由太太来埋单,生活品质跟坐火箭一样嗖地上去了。“有时候在家里我自己也开玩笑,是我太太把我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她是我的天使。”

不过,他坚信,赚钱多少并非衡量一项事业的唯一标准,“她从事的是房地产,她在她的那个领域做得很出色,因此能获得合理的回报,我从事独立音乐创作,在我的圈子里面我也是很出色的,我的音乐真的很棒,但是我们这个行业跟房地产不一样,没有那么容易赚到钱,你看最厉害的独立音乐人,身家绝对没办法跟房地产大佬比,我获得的回报是不合理的。如果有一杆秤,我的艺术成果绝对不止一场几百块的报酬,可悲的是,我没办法改变这一点。”

他家里安装了智能家居,只要家里有人,背景音乐就会演奏起付先生创作的温柔的爵士乐曲,陪伴着家庭成员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我太太总是安慰我说,艺术是无价的,只是大众还没有学会欣赏,因此艺术家得不到合理的回报,即使是梵高这样的大艺术家,生前也很穷苦,要接受弟弟的资助才能活下来,何况是现在这么浮躁的互联网时代。”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