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广州 >

金属碎块高速击中男工心肺 穿了7个孔 医生25分钟内开胸捧心缝针 救了他一命

时间:2018-05-15 01:24  来源:新快报


■花生米粒大小般的金属块从前胸射入,击穿左上肺叶,进入心包,把冠状动脉左室后支末端切断,穿出心包后进入左下肺。

■张晓慎回忆当时的救治过程。

子弹击中心脏,瞬间,血柱狂飙,血浆四溅,几秒后被击中者倒地而亡!这是电影情节。

现实中,被子弹大小的金属块击中心脏,金属块还在胸腔心脏、心包、肺部高速旋转打了7个洞,出血量高达1000毫升……这想想都令人恐惧的情景,发生在19岁的刘华(化名)身上。然而,奇迹一般,5月11日上午11时被击中当时,刘华竟没有向前倒,也没有向后倒,外部甚至看不到一点血迹,只是感觉胸腔隐约有点疼。

10分钟内锯开胸骨、25分钟内完成心脏缝针止血!医生对他的抢救过程,惊心动魄、争分夺秒,每个步骤都在与死神赛跑!14日,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心脏血管外科主任医师、博导张晓慎回忆起这一惊险救治案例时,仍心跳加速,连连感叹:“当了20多年外科医生,如此凶险,能转危为安,堪称奇迹!”

“真是紧张得要死,感觉时间在那一刻停止了。”抢救已过去几天,张晓慎却仍然难以忘记当时的情景——打开患者的心包膜,30多厘米高的血柱喷了他一身,染红了手术衣。

断裂金属块

高速射入他左前胸

躺在医院的刘华觉得自己真是够背的。到广州增城那家汽修厂上班还不到一个月,却因“工伤”,在鬼门关走了一回。

他还记得,5月11日上午,汽修厂里的工人忙得热火朝天,低头各干各的事,突然“砰”地一声巨响,千斤顶上吊在半空的一辆汽车因螺丝松动,掉到一个平台上,大家都吓得不轻。刘华更感异样,“嗖”的一下,他感觉自己左前胸进入了一个物体,微微有点痛。心想坏了,摸了摸胸口,还好没出血,也没大伤口,掀开衣服,发现左胸有个1厘米大的小口子。

“我不是操作那台汽车的人,只是在车间外面做事,没想到被异物打中胸口。”工友们发现他身上有伤后,紧急将他送到增城当地医院。经当地医院检查,确定他胸腔肺部有个异物,初步怀疑是在车间里被重物砸断的金属块击中了他的左胸口。

大家都松了口气,以为只是打中肺,也许慢慢处理,拿出异物就可以了。然而,送院几个小时后的刘华,疼痛感慢慢加重,到最后,嘴唇发白、呼吸困难、全身无力、胸腔越来越难受,只是血压、心跳等生命体征一切正常。

刘华的家属感觉不妙,便提出转院要求。联系转运车辆耗费了一点时间,转院到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急诊科时,已是当天下午4时多。

肺部取异物时惊见心脏有伤口

急诊科医护接诊后,通过CT检查,发现肺部有金属异物,肺部有积血,且有三个穿孔。刘华立即被转入ICU(重症监护室)手术室,因为异物在肺部,便请来胸科团队来会诊、治疗。正当胸科团队在他胸腔打了三个入口,通过微创的手段取异物时,却发现情况不妙,心包也有几个孔!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金属异物是先射入心脏、心包,再飞进肺里的?如果这样,那心脏受损,得先止血、缝扎才行啊。

为了进一步明确,当天下午5时20分,胸外科团队立即致电心外科主任医师张晓慎赶紧来参与救治。当时,张晓慎正在回家的路上,折回医院的途中,同事又打了几个紧急电话:“血压要稳不住了,情况危急,请加紧赶回来,患者血压不断降低,心跳越来越慢!”

不到40分钟,张晓慎与心外科同事赶到ICU手术室,确认心脏、心包也有伤口后,“快,立即做开胸手术!”不到十分钟,便锯开了患者胸骨,同时,通知同事准备人工心肺等生命支持设备,嘀嘀嘀……手术室除了监护仪器设备工作的声音,安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大家全神贯注、屏住呼吸,开胸那一瞬间,危险再次降临,刘华血压从80急剧下降到40,心跳慢到几乎不动,10分钟内如止不住心脏出血,将是非常恐怖的事情。

一手捧着跳动的心脏一手缝针

胸骨锯开,张晓慎立即捧起跳动的心脏,发现心脏侧面和背面,共有三个1厘米的小伤口。

原来断裂金属物高速从刘华左前胸射入,击穿左上肺叶,进入心包,从左心室侧方进入,再由后方穿出,同时把冠状动脉左室后支末端切断,穿出心包后进入左下肺。金属块在胸腔心脏和肺部两个重要器官中飞旋时,共打出了7个伤口,1厘米的小洞。

这些1厘米的洞口,个个致命!金属块击中刘华后,在身体外部看不见血流,心脏和肺部的伤口,却不停流血。特别是心脏内,心每跳一下,出血就加重。“最严重的是,我们打开胸腔发现,心包被出血填塞,心脏几乎没有跳动的空间。”医护人员立即拿来术中血流回收装置,刺破心包那一瞬间,喷出30多厘米高的血柱,把张晓慎的手术衣染红一大片。情况异常危急,张晓慎连忙拿来血流回收装置,将心包内血液全部抽干回收,心包回收的血液就达五百毫升。随后,再找到伤口,用手按压伤口止血,并迅速一手捧着跳动的心脏,一手用专用器材缝针包扎伤口。

“没有时间思考和犹疑,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张晓慎回忆那荡气回肠的救治过程时,不无感慨地说,心脏在不停地跳,心脏缝合也异常艰难,心脏肌肉脆弱,针要是稍稍歪一点,多滑一点,心肌就会撕裂引起大出血,又将是致命的损伤。所幸,不到15分钟,张晓慎就把心脏、心包3个伤口漂亮、精准地包扎好,血终于止住了。患者生命体征,在慢慢回归正常。

从开胸到心脏包扎止血,整个过程不到25分钟,堪称神速。

背后六个科室多医护联合作战

接下来,刘华受伤的左肺叶缝补就相对没那么紧张了,消炎、打破伤风等后续处理,也相对比较常规。但从肺部找异物还是费了点周折。“金属块打进肺里,表面看不见,我们小心翼翼摸了好久,才摸到。比子弹头小,像两粒花生米那么大,但硬度不比子弹头差。”张晓慎说。

据介绍,目前刘华已经转出ICU,状态良好。他这一次受伤,心脏、肺两大器官受伤,内脏出血量达1000毫升。张晓慎感叹,患者最后抢救成功,捡回一命,背后是医院急诊科、麻醉科、ICU、手术室、胸外科和心脏血管外科联合抢救,修补了心脏、肺部、心包共7个破口。因为术中血液全部回收,刘华此次术中没有输红细胞,只输了200毫升血浆。

“我在心外科工作20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惊险的情景,患者竟然还能支撑、救活,非常罕见。”张晓慎表示,要是金属块多往上打1厘米、或击中冠脉近端,亦或是抢救再拖延半小时,他几乎都活不了。

从这个意义来讲,刘华又是非常幸运的。苏醒后的刘华,了解到自己情况有多危急,医护人员又是怎样把自己救活后,感恩得都想给医护跪下来。

■采写:新快报记者 黎秋玲 通讯员 张灿城 刘丽芳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