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国际 >

脸书CEO扎克伯格“道歉”

时间:2018-03-23 10:45  来源:新快报

■脸书CEO马克·扎克伯格。(资料图,VCG)

5000万用户数据遭“窃用”事件曝光将近一周后

据新华社电 旗下社交网络媒体平台5000万用户数据遭“窃用”事件曝光将近一周后,脸书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首次发声:我们犯了错,对不起。

错在哪?媒体认定,扎克伯格需要说清楚。

终于表态

扎克伯格21日在脸书账号上写道:“我们有责任保护大家的数据。如果我们做不到,就不配为大家提供服务。”

他承认,脸书“犯了错误,需要做得更多”。

“这是(亚历山大·)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对脸书失信,也是脸书对与我们分享并期望我们保护数据的人群失信。”

稍后,扎克伯格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就“失信”道歉。“这是严重失信,我对发生这种事情非常抱歉,”他说,“保护大家的数据是我们的基本责任。”

脸书“二把手”、首席运营官谢丽尔·桑德贝格同样首度发声,承认脸书“严重违背诚信”。

允诺整改

扎克伯格提出多项补救和改正措施:“调查”脸书平台上能获取大量用户数据的全部应用软件;“(犯罪)痕迹学审计”所有有可疑行为的应用软件,如果应用开发方拒绝接受调查,将被禁用;封杀曾滥用脸书用户个人信息的软件开发方,同时通知这些软件的使用者。

另外,脸书今后将“更进一步”限制应用软件开发方获取脸书用户个人信息;如果某一用户3个月没有使用某款软件,将禁止开发方获取这名用户的信息;一款软件所能获取的个人信息将仅包括用户名、头像和电子邮件地址;软件开发方获取用户贴文以及其他个人信息前,必须征求对方同意并订立“合同”。

“没有道歉”

英国广播公司驻北美技术记者戴维·李认为,扎克伯格的道歉缺乏诚意,回避了一系列问题。“我从这份声明中明显看出,”他说,“脸书不打算就发生的事件承担责任。”

“当时的数据保护政策没能防止这一事件发生,用户、投资者或员工没有收到道歉;(脸书)没有解释,2014年获知数据遭滥用后,它为什么选择责备而不是彻底封杀当事企业;没有说明为什么脸书没有告知用户,他们的数据可能受到影响。”

李认为,扎克伯格的说辞“不是解释,而是在法律和政治方面作辩护”,因为“这家企业知道,它在多个方面将面临挑战”。

竞相“甩锅”

英国和美国多家媒体近日连续报道,英国战略实验室公司旗下的剑桥分析公司未经授权获取、分析、利用多达5000万脸书用户数据,用于预测、影响选民观点。

根据上述报道,英国剑桥大学心理学教授科根2014年推出应用软件“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以个性分析测试的名义投放脸书平台。27万名脸书用户下载这款软件。而科根“窥视”这些用户的“朋友圈”,实际获取多达5000万用户的数据并移交给剑桥分析公司。

脸书、剑桥分析公司和科根都拒绝“背锅”。脸书把“失信”责任归于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称前者“撒谎、违反平台政策”,把数据交给剑桥分析公司;称后者书面保证删除全部所获数据,却没有删干净。剑桥分析公司则把责任甩给科根。

自称“冤枉”

科根21日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脸书和剑桥分析公司把他当做“替罪羊”。按照科根的说法,剑桥分析公司付钱,请他设计软件投放脸书平台,“保证一切都完全合法,符合(脸书的)服务条款”。

“我基本上被脸书和剑桥分析公司当作了替罪羊。”科根说,“我所犯的最严重错误之一就是当初没有多问一些问题。”

科根称,剑桥分析公司付给他大约80万美元,而他把钱都给了参加测试的脸书用户,“我的目的是获取数据,用于我的研究,从来没有以任何方式从中获取私利。”

放任“窃用”

一名脸书前雇员21日在英国议会作证时说,脸书对数据保护监管松懈,放任应用程序投放者收集用户信息。

桑迪·帕拉吉拉斯2011年至2012年在脸书数据保护和政策合规部门就职。他借助视频连线告诉英国议会数字化、文化、媒体与体育委员会,脸书“先前一直允许软件开发者在没有获得用户明确授权的情况下收集数据”,“远超可容许的范围”。而且,脸书对软件开发者如何处理所获数据“一无所知”并且“几乎没有检查或执行”。“我任职的16个月内,不记得任何一个(收集用户数据的)软件开发者受到检查。”回应一名议员的提问,帕拉吉拉斯证实,在脸书,对用户数据安全的监管如同“狂野西部”。

帕拉吉拉斯多次向脸书高层反应这一情况,但是没有作用,他愤而离职。帕拉吉拉斯说,他不清楚扎克伯格是否知晓脸书对数据保护缺乏监管。但是,“我不认为这个问题是秘密”,“脸书平台对待数据的方式有风险,在公司内外广为人知”。

“他们的企业口号是‘快速前行、破旧创新’。所以,他们的目标就是让这个平台尽快成长,数据则是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工具之一。”

冰山一角

互联网信息安全活动人士马克斯·施雷姆斯披露,他2012年就提醒脸书用户数据遭滥用风险,但对方拒绝采取应对措施。施雷姆斯已经在欧洲提起多起诉讼,呼吁强化网络信息保护。

他告诉法新社记者,他与脸书代表讨论7小时,对方明确回应“你使用这个平台,就意味着你同意,其他人可以设置应用程序并搜集你的信息”。

“现在,脸书因为自己的行为却宣称遭‘背信’,让我惊讶。”

施雷姆斯说,眼下这起事件只是冰山一角,受关注原因是它关联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它不一定是最严重的(事件)”,“数以千计其他应用可能已经干了同样的事”。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