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滚动新闻 >

秦明:去掉法医二字秦明一文不值

时间:2017-08-13 08:02  来源:

马伯庸

著名作家

马伯庸:不要为写作而耽误玩游戏

“不要为了写作而耽误玩游戏的时间,这是保障生活质量的一个最好前提。”昨天下午,“亲王”马伯庸带着新书《长安十二时辰》来到南国书香节的新华出版展馆签售,与书迷们大侃长安史料的他,上台前还在忙着玩游戏。他还透露,自己是个“矛盾体”,闲下来不阅读就会焦虑,但写东西时却要在很吵的环境中才有灵感。

喜欢在吵闹的地方写作

说起写作,这位写作涉及面甚广,且十多年来几乎每年出书的高产户坦言,他只有在特别吵的地方才能写东西,且需见缝插针争取时间,但生活质量要有保障,比如不为写作耽误玩游戏。

如今,马伯庸已是专职写作,但他不会在安静的家里写作。“必须去咖啡厅、朋友的公司、机场等特别吵的地方才能写。”他笑言,这毛病从一开始写东西的时候就有了,以前上班时,他偷着写写很开心,“特别是领导开会讲PPT的时候,我在下面开着电脑写,那时候觉得效率特别高”。

他说,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有两个原则,第一是见缝插针,在坐火车、坐飞机,或者酒店里都可以写,这点我深有体会。第二是不要为了写作而耽误玩游戏,这是保障你生活质量的一个最好的前提。”

闲下来不阅读就会焦虑

“我闲下来的时候必须要看东西,就算是去卫生间没东西看,我都会看洗手液、牙膏的说明书……”马伯庸说,他从小就喜欢阅读,如今更是“变本加厉”,闲下来不阅读,人就会焦虑。

所以,他随时都会带着书,因为阅读速度太快,常常带的是电子书。有时候,即使不看书,他也要阅读别的东西,最近在电子书上,他看的一半以上的是论文,当然,多以史料类为主。

博览群书才能写出趣味

“一个人的灵感和想法无法凭空出来,一定是要以大量的阅读作为基础。”马伯庸告诉新快报记者,昨天他签售的新书就是阅读《隋唐两京坊考》时迸发的灵感。书中说,长安城一共有110个坊,每个坊里有不同的建筑、不同人物的住宅,甚至墓葬。“这本书原来看特别无聊,自从我想写长安这个故事,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就读出了各种各样的八卦。这些资料,我在写这本书时能做到足够真实。人物是虚构的,建筑是真实的”。

马伯庸认为,有趣是写书的前提。要想书籍有趣,就要博览群书。所以,读书不能太专,他常常是逮到什么书看什么书,这样才容易避免僵化思维,才能开拓其它的领域。

秦明

法医、作家

秦明:为让大家了解民警而写书

他是《法医秦明》的作者,也是一名真正的法医。他为法医的待遇与处境不平,却怎么也不愿意走出这个行业……昨天下午,法医秦明带着新书《守夜者》现身南国书香节,“引爆”了新华出版社的活动现场。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新作已从单一的法医故事扩展到了更多的专业警种故事,可他的初心仍是希望大家更多了解基层民警这一群体。

谈写作:

新作从法医扩大到更多警种

80后秦明,从事法医工作数年后,开始在网上写法医秦明的故事,没想到因此成名。一个偶然的机会促使下,他开始写作《法医秦明》系列书籍,让更多的人注意到法医这个群体,了解法医这个职业。

《守夜者》跟《法医秦明》系列不太一样。秦明介绍,从内核到写作手法都不同,《守夜者》系列主要是探索法治精神,不仅写法医一个警种,而是涵盖了很多警种。

秦明说,我们国家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家之一,书中的大案件实际上没有发生过,《法医秦明》系列的主线案件都是虚构的,一般个案是真实案件。所以贯穿始终《守夜者》系列的大案件也都是虚构的,但是里面的一些单个案件都是真实案件。

谈工作:做法医受委屈但绝不会转行

说起自己的工作,秦明介绍,法医工作时要戴两双乳胶手套,但仍挡不住尸肉分子的渗入。“只戴两双手套,尸臭的味道还是会渗进来,而且粘附力很强,粘在手上几天都消除不了,很痛苦”。

秦明说,他起初想在微博上写自己的工作,就是因为觉得委屈。“法医职业常跟死亡打交道,中国人忌讳死亡,我在刚刚入行的时候遭受过很多的误解、偏见,甚至歧视,我觉得我们这个职业有这么大的作用,为什么还不被别人理解和尊重,这不公平,所以就想告诉大家法医的真实生活和工作是怎样的。”

所以,经过几年工作的积累后,他于2012年开始尝试写作,没想到获得了许多读者的支持和鼓励。秦明坦言,他当初曾为被网友嘲笑和谩骂而难过,如今常因粉丝出面为他解释时备感温暖。

即使已经出了系列丛书,秦明说自己仍不是一个作家,而只是一名普通的法医。继续写书,也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理解、体谅和尊重法医和其他专业警种。秦明透露,作为一名正科级法医,他月薪仅5500元,远没有写书“赚钱”。但他表示,今后会更努力地做一个好法医。“去掉法医二字,秦明一文不值”。

严歌苓

著名女作家

严歌苓:15岁早恋成一生写作源泉

昨天下午,著名女作家严歌苓现身南国书香节,带来新书《芳华》,也带来她的青春记忆,其中有甜蜜有伤痛,还有书写千遍终于尘埃落定的疯狂。她还大方讲述了自己15岁时的早恋故事,揭秘一段伤痛往事。

反复描写一个战友 现终于写完了

在分享会中,中山大学博士生导师谢有顺谈起严歌苓的新书,称很意外,书名太朴素了,有80年代文学青年的气息。严歌苓说,书名原为《你触碰了我》,写了文工团里,一位雷锋式的英雄人物,因为触碰了一个女兵的身体,而使好几个人的命运彻底改变的故事。而著名导演冯小刚也以此书为蓝本拍摄了电影《芳华》,将于今年9月底上映。

严歌苓说,这本书是她写得最顺畅的,和她个人经历最密切的一本书,书中的人物原型都是她当年在文工团里的战友。其中她曾在多部小说中描写一个女孩被欺辱、被追捧而最后疯狂的命运,但始终觉得没有写到位,直到在《芳华》中才终于完成了探索和解密。“写完这本小说后,我再也不会写这个人物了,终于满意了”。

写情书和检查时 写作种子萌芽了

严歌苓说,她早早便爱上才子佳人的故事,于是15岁就开始早恋,经常给一名大她8岁的排长写肉麻的情书,排长则回报以水果和糕点,两人还有专属的沟通暗号。“其实也不是爱那个人,而是爱上爱情的感觉”。

这段早恋无果而终,严歌苓还为此受到批评。她说,天天写检查,巨大的精神压力让她“瘦到不能看”,甚至一度想用背包带上吊自杀。“原来写情书和检查的时候,我写作的种子就在萌芽了”。

从此严歌苓爱看心理学、行为学的书籍,并慢慢谅解了批评她的人。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