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教育 >

别再给校园欺凌那么多借口

时间:2018-11-20 07:31  来源:新快报

■廖木兴/图

“他还是个孩子”“只是小打小闹”“为什么他偏偏欺负你”“别那么开不起玩笑”……

广东出台办法综合治理校园欺凌

“那时我读初中,没有做错任何事,被欺凌只是因为她们选择了欺凌我。”已过廿岁,就读中大的嘻嘻说,她曾在初中被班内长相颇为漂亮女生团体孤立,施加冷暴力。

“当时他们不会反省,不会愧疚,现在、未来也一样,因为他们从来不觉得那是欺凌,也不觉得他们有错。”现已留学英国的阿波回忆高中时期班内的欺凌现象,认为当年伤害别人的同学并不会因为时过境迁而醒悟、认错。

校园欺凌早已有之,在“他还是个孩子”“只是小打小闹”“为什么他偏偏欺负你”“别那么开不起玩笑”的“掩护”下持续存在着。

近日,广东省教育厅与13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的实施办法(试行)》(下称《办法》),给校园欺凌的分类、预防、治理等问题定义、定性。嘻嘻开心地表示,她第一时间就知道这个消息,很关注,希望校园欺凌问题能有所改善。

■新快报记者 陈思陶

他们说

欺凌是一种“恶意”,不只是物理伤害

在与经历过“校园欺凌”的受访者交流中,记者发现,面对精神上的伤害欺凌,他们感到难过、煎熬,但在当下并没有意识到欺凌已经发生,也难以应对隐藏在“玩笑”与嘲笑下的恶意。

案例1

父母不信好学生会被欺凌

嘻嘻成绩优异、多才多艺,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但优秀的光环没有在欺凌发生时给予她保护。她表示:“欺凌没有理由,无关你是怎样的人,只是别人想这样对待你。”被同学孤立、嘲讽以对时,她曾对父母倾诉,但父母并不相信她的处境艰难,认为她“青春期无病呻吟,过分敏感,不善处理关系”。

“我咬牙熬了过来,现在能够回头看,但初中被欺凌还是影响了我后来的性格和对人对事的选择。”嘻嘻逐渐走出阴云,但她不能释怀的是,直到现在父母仍然拒绝相信她的初中是在被欺凌中度过的。

案例2

朋友的出言不逊也是欺凌

阿波中学时期班里有六七个男生关系特别近,他们组成了一个小团队,所有事情一起行动,自认为很酷很兄弟。他们一起嘲笑、孤立行为举止“娘”的男生,对班内任何“看不顺眼”的同学指指点点。阿波人缘极佳,男友正是小团队的一员,阿波一度与他们关系良好。

直到备战高考压力大,体重增加10余斤后,阿波被小团队笑嘻嘻地称为“肥婆”,她才意识到没有所谓善意的玩笑,即便没有物理伤害,这也是一种精神欺凌。

案例3

贴上“胖”标签,她不敢“拒绝”同学

就读广外金融专业的小楠从小体型较胖,小时候常被叫做“年画娃娃”,她也并没有意识到胖会是个“问题”。而从小学开始,“胖”成了她的标签,因高中时常考第一名而得名“壮圆”,同学们非常喜欢找她借笔记、讲题目,她同样乐在其中。

现在,她告诉记者,第一名不是风吹来的,自己学习也很忙,其实并不喜欢笔记长期外借,也不愿意讲解所有题目,但胖胖的她好像别无选择,“不拒绝”是她的班级生存法则。初入大学时,小楠拼命减肥近50斤,体重反弹后她也坦然接受,终于不再因为体型小心翼翼,患得患失。

相关

孩子被打要打回去吗?

家长:送孩子习武,学会保护自己

近日,中国公安大学犯规心理学家专家李牧瑾在节目中表示,如果孩子被打,要教给孩子打回去,增强体质,学会自我保护不容易被欺负。这番言论引发家长热议。

事实上,为了让孩子学会自我保护,如今不少家长送孩子去习武。广州正德咏春拳馆的林教练表示,约有四分之一的家长送孩子去拳馆时,明确要求孩子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其中学龄段女孩占学院数量一半左右。有家长表示,孩子习武后更自信、更勇敢了,自己也更放心让孩子与朋友们相处、处理问题,感到“心里有底气”。林教练提醒家长和学生,在有防御与进攻能力的前提下,在必要时刻打回去,是防止侵害进一步发生的有效方式;但要注意是否有击败对方的能力,否则无效的反抗可能引来更多物理攻击,对于普通人而言,遇到突发的格斗,最佳的自我保护方式仍然是跑。

治理措施

定性

《办法》分级处理 精神伤害也是欺凌

据2017年发布的《中国校园欺凌调查报告》显示,语言欺凌是校园欺凌的主要形式。语言欺凌行为发生率明显高于关系、身体以及网络欺凌行为,占23.3%。在频发的校园欺凌新闻中,可以看到部分施害者及其家长不认为行为有误,又因未成年人的特殊身份,处理难以找到相关标准;部分受害者没有意识到冷暴力、精神伤害属于欺凌,而选择默默承受一切。

广东省《办法》制定细则,分级处理情节轻微的一般欺凌事件,情节比较恶劣的严重欺凌事件和严重欺凌事件,为校园欺凌的界定提供标准,还特别强调“起侮辱性绰号”这一常见行为属于欺凌。

对此,省实附中管安全和防欺凌工作的学生处副主任张斌表示,学校强调昵称与绰号的区分度,如果好朋友间愿意使用昵称交流,并且被称呼的同学愿意接受,没有感到伤害或不开心,则不属于侮辱性绰号;如绰号对于被称呼同学而言是恶意的,老师了解后会第一时间介入调查,根据情节严重性对起绰号的同学进行教育。

管理

学校举行话题讲座

成立欺凌综治委

张斌指出,学校定期在班会、晨会等场合有针对性地进行校园欺凌话题讲座,让学生对校园欺凌建立清晰的认识,不触犯“红线”,如在11月初,学校邀请广东省人民检察院刑事执行检查处副处长吴声堂检察官,结合《悲伤逆流成河》《我的小美丽》作品与现实案例,让学生了解校园欺凌的类型与危害。学校还将根据《办法》要求,在原有的反校园欺凌部门基础上吸纳学生成员,组成学校欺凌综治委。学管会等对于学生风纪礼仪的检查管理也能起到及时发现问题的作用。

在老师层面,学校实施全员德育的管理机制,不论上课或者值班巡查中,发现学生有污言秽语或者矛盾争执及时制止,并告知班主任与学生进行约谈,了解情况后进行相关处理。

在家长层面,学校要做到及时与家长沟通学生情况,如发现学生有违规行为,则邀请家长共同监督教育。

服务

社工进校园开展普法心理教育

如学生不幸遭遇校园欺凌,在进行心理辅导帮助上,广东省政协委员贺惠山表示,借助社工专业的服务能较好地满足学校需要。记者了解到,深圳市已开展“一校一社工”模式;广州多个街道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启创青年地带已与辖区学校合作,开展心理健康,朋友关系处理,普法教育等活动,但还需进一步建立长效合作机制,充分利用社工资源。

编 辑:张玉涛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