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评论 >

“二等座院士”身上最闪亮的是职业精神

时间:2017-06-15 01:27  来源:新快报

来论

■朱昌俊

据报道,这两天,一位其貌不扬的老先生在高铁二等座上笔耕不辍的照片刷屏网络,感动无数网友。照片中,白发苍苍、脚穿旧皮鞋,专注于修改文件的老人,正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刘先林,他今年已经78岁。

“二等座”“旧皮鞋”“中国工程院院士”,这样一些标签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或多或少呈现出一种有违惯常认知的冲突感,这也正是这张照片瞬间走红的重要原因。与此前“扫地僧”院士李小文的遭遇一样,舆论对“二等座院士”刘先林,也表达了一致的点赞和抒情。

在习惯讲究排场、身份的今天,一位老院士放弃本可享有的待遇,主动“降座”到二等座,且过程中还不忘工作,确实堪称是一股清流,当然配得上舆论的称赞。但若仅仅只看到这一点,显然是不够的。单以不坐一等座来评判一位院士的“道德操行”,也终究是肤浅的。除了卓越的研究贡献,刘先林院士身上所最弥足珍贵的一点,还是其表现出来的职业精神。

据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相关负责人的回应,刘先林之所以放弃一等座,主要是为了方便和不能乘坐一等座的同事交流。换言之,“降座”,是为了更好地工作。此外,据说刘院士在火车上工作是常态,为了省更多的钱去搞科研,他还拒绝为自己配司机。

从这些细节不难看出,无论是坐二等座,还是生活上简朴化,刘先林身上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把自己的科研工作放在重要位置。这种种表现,都反映出其作为学人的专注和投入。因此,致敬刘先林这样的院士,不是说每个科学家都应该像他这般简朴,不爱名利,而是说,学人对于科研的投入与付出,至少要能够与其获得的名利相对等。而这一点,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职业精神,其对任何职业者的要求都一样。

一定程度上,“扫地僧”院士也好,“二等座院士”也罢,他们之所以走红,就是因为他们所展现出的风范和形象,契合了物欲时代人们心中对某种纯粹东西的渴望。比如,对工作的专注,对专业的敬畏。因而,刘先林院士现象所带来的真正思考应是,我们的科研体制,是否能够真正让那些甘于奉献、坐得了冷板凳的科学家不吃亏,能让他们心无旁骛地投入自己的专业?

科学家也是凡人,不必遵循特定的生活范式,可以有像刘先林、李小文这样的“隐士”院士,也可以有站在聚光灯下的科普达人,但有一点应该坚守,那就是作为学人该有职业精神。也只有从这个向度理解他,才不会让围观变成打扰。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