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广州 >

广州慈善指数全国第二 为什么说是实至名归?

时间:2019-10-16 08:33  来源:新快报
■今年8月3日举行的母乳爱快闪活动。(资料图)新快报记者 王飞/摄

 

■公益界“男神”郑子殷。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

 

一直在行动的公益人说:“慈善成为广州性情中愈发重要的一环”

历史名城广州,穿越两千年时空,慈善文化源远流长。近代,广州建立的善堂、善院、善社数量居全国前列,商绅白纶生创办的爱育善堂连同龙潭牌坊,是广州公益史上不灭的灯火。扶贫济困,乐善好施,历来是广州人民的传统美德,已成为这一方水土文化自信的一部分。

2015年以来,广州市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正确领导和上级民政部门的关心指导下,秉承“人人慈善为人人”理念,以深化“羊城慈善为民”行动、创建“慈善城市”为主抓手运筹帷幄,运作“社会参与,人人共享”机制,城内善行善举俯拾皆是,中国城市慈善发展样本初见雏形。

政策搭台,民间发力。广州城里几代公益人,用行动擦亮善城广州的新名片。

2018年,每隔两年发布一次的中国城市公益慈善指数经由中国慈善联合会发布,广州仅次于北京位列全国第二。

善城广州,实至名归。

一枝独秀与满园春色

2016年《慈善法》公布后,广州锐意创新铺排一年,于次年开启创建慈善之城的计划。率先全国规划此宏伟蓝图的,是广州慈善公益事业的“带头大哥”——广州市慈善会。

论年龄、论资历、论实力,广州市慈善会都是当仁不让的全城公益领袖。

1994年4月,中国首家以“慈善”冠名的全国性社会组织——中华慈善总会成立,被视为中国现代慈善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的事件,两个月后,广州市慈善会也正式成立,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广州正式登记成立的第一个以“扶贫济困,见难相助”为宗旨的市级公益慈善社会团体,在南粤大地一枝独秀。

“慈善为民”是广州市慈善会自诞生之日起从未改变的核心理念。

在位于西湖路的广州市慈善会办公室,谈及慈善会和广州公益话题,该会秘书长张伟如数家珍。他说,《慈善法》颁布后,广州先后出台18份政策文件力促社会各界参与慈善,培育民间公益机构令其百花齐放,广州公益领域也因此春色满园。如果把广州公益生态群落比作江河,此后一年,其上已呈百舸争流,千帆竞发之势。

2017年3月16日,广州市慈善会顺势应时,发布《深化“羊城慈善为民”行动创建全国“慈善之城”2017—2020年行动方案》,率先将慈善纳入城市整体发展战略。

整合资源共享“集善地”

厚积薄发,广州公益事业在其后两年风生水起,潮涌浪腾。全国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广益联募平台横空出世,292家公益慈善组织入驻、628个公益项目上线,累计募集善款4.08亿元、捐款人数29.28万人次;迎春花市慈善行、广府庙会之慈善庙会、公益慈善嘉年华、慈善项目大赛、开通慈善有轨专列……广府文化与慈善活动一体,每年吸引近1000万人次参与,日益彰显慈善的群众性;连续四年,“广东扶贫济困日”暨“羊城慈善为民”行动,共筹集款物23.18亿元……

北京路慈善一条街、海珠湿地慈善公园、荔湾区金花街慈善社区等慈善广场、慈善公园、慈善街道、慈善社区……234个慈善活动基地,各类慈善标志建设举目可及。慈善为民、惠民项目已搭上互联网快车实现指尖公益:“珠珠大病救助”平台,联动爱心企业、医疗机构、公益组织,实现政府救助与慈善救助、爱心互助有效衔接。

全民公益,责任在肩。广州市慈善会建立和完善了全国首个慈善组织透明度评价体系和区域慈善指数体系,搭建全国慈善工作经验交流平台,推动首届中国善城大会落户广州。

“诚信是慈善公益事业的基础品质,公开透明是其生命线。”张伟说,广州市慈善会还率先全国成立第三方慈善组织社会专业监督机构——广州市慈善组织社会监督委员会,公布25份慈善监督报告,创新开展“慈善之城·尽善净行”行动,举办慈善“公众开放日”活动,引导慈善组织开门“晒账单”。

“慈善公益没有边界,可以延展至文化、体育、社区活动等等领域,慈善之城的愿景是人人慈善为人人。”张伟说,今年是“善城”计划实施第三年,绩效可见,但仍需各界努力推动更上层楼。

“跨界公益人”郑子殷

2008年,亲人一句“做好事要紧”让我奔赴汶川

在广州公益界声名赫赫的“男神”郑子殷,正是身体力行推动善城广州更上一层楼的中坚力量。他认为,广州是最有可能实现公益慈善“跨界整合”的城市,官方慈善机构、民间公益团体、基金会及政府之间的屏障正在快速消融,“我就是一个跨界公益人。”

2008年5月,汶川发生地震之后,身为律师的郑子殷正犹豫是否要到灾区当一名志愿者,亲人一句“做好事要紧”,让他心随行动,跟随8名心理学专家、33名心理救援志愿者、6名行政后勤志愿者以及12名媒体记者自发组成60人的队伍奔赴灾区。

至今,郑子殷仍深刻地记得,在飞机即将到达四川双流国际机场时,机长在空中通过广播用沙哑、几乎呜咽的声音代表全体机组人员向这个团队致谢,空姐们更饱含热泪鞠躬。

大地震救援结束后,郑子殷开始正视公益事业。他发现,自己作为专业人士,在公益领域,的确能发挥得天独厚的优势。

做什么?怎么做?郑子殷边行边思。

2009年开始,郑子殷开始承担一些大项目,包括2000多人的会务管理,参与组织策划执行“2010亚运童行”“全城义剪·碧心行动”等在广州颇具影响力的公益活动;成为“红色行动·血液银行”“守护天使”行动发起人之一,为公益行动的有效运作制定章程,以法律护航公益。

郑子殷认为,广州开放的土壤,孕育了很多优秀公益项目,政府的支持和接纳,是这些“幼芽”成长的保障,他对广州慈善会接连出台的各种政策赞不绝口,“有政府扶持,是广州公益组织之幸。”

他最为专注的,是利用自己的专长——法学,为未成年人提供保护。2014年,郑子殷成立了自己的公益组织——广州市海珠区君诺未成年人保护公益服务中心,他希望多方联动包括社工、心理、医疗、媒体等社会资源,以法律援助为支撑打造未成年人成长保护网。他和公益团队创立的“法治童行”反校园欺凌系列项目,正是广州市社会组织公益创投的资助项目。在政府的资助和管理下,进入广州市各区学校开讲。

如今,郑子殷更多地从事法律公益,一是儿童保护,二是做社会组织的法律咨询,以法律之重器护航公益。也因如此,他当选了广州市政协委员,为自己关注的领域建言献策,用专业实现公益理想。

“我身边也有许多并行者,大家一起探索公益‘跨界整合’,以广州的创新、包容、友善,这个目标一定能实现。”他说。
 

■80岁高龄的王颂汤仍奋战在公益一线。新快报记者 郗慧晶/摄

 

■徐靓。凌玉芬/摄

 

“母乳爱”志愿队队长徐靓

“新事物出现时,老百姓不是去尝试‘挑战’,而是乐于见到”

是郑子殷的同行者之一,还有镶嵌在广州公益地图上灿若星辰的近万家公益机构创始人——梦响汇公益的音乐人王厚明、广州市越秀区齐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李晓辉、心海榕心理成长团队于东辉……信手拈来,不胜枚举。他们是广州公益界的中流砥柱,无一不是借重自身专业优势,锁定目标不遗余力提供优质服务。

公益群像中每一个个体,看似都是“小我”,但他们薪火相传,生生不息,合力谱写慈善之城的光辉篇章。

“金话筒”用母乳诉说爱

戴上耳麦,调校音频设备,全国金话筒主持人徐靓录起节目来行云流水。摘下耳麦,步出播音室,她又有另一重身份——志愿者、母乳爱志愿服务队队长。

很难想象,一滴母乳,能凝聚一群爱心“奶妈”,更重要的是,还能代表新生宝宝,倡导广大母亲正视母乳喂养,建立宝宝们的免疫屏障。

中国第一家母乳库设立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而001号母乳捐献者,就是徐靓。2013年,徐靓初为人母,作为高龄产妇,她在怀孕期间开始看书学习母乳喂养的知识。她还得知,神奇的母乳可以用于临床治疗早产儿、极低体重儿等重症患儿。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当时人们对母乳喂养有许多误区,很多人用奶粉代替母乳,更谈不上捐献了。敢为人先的徐靓当即决定为母乳库捐赠母乳,顿时引起极大关注。

公众聚焦下,徐靓利用自己的广播节目和新媒体渠道组建“母乳爱”志愿服务队,动员更多妈妈捐赠母乳。母乳爱从成立以来,每年会举行一次“快闪”活动,每年的地点都设在广州人流最旺的商场、景点。每一次活动,都有上百名婴儿乖乖依偎在妈妈怀里吮吸母乳,以此倡导社会各界尊重母乳喂养行为,促进公共场所建设舒适的母婴室,保障母乳喂养。

800间母婴室结束妈妈“尬哺”

2013年至今,徐靓和她的志愿团队策划了200多次公益行动,推出了100多场内容涵盖科学育儿各个领域的母乳爱公益课堂,几万名街坊进入课堂免费学习。全国各地有1000多位志愿者加入服务队,还有志愿者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志愿妈妈捐献超过100万毫升的母乳,救治了200多位重症宝宝。

不得不提的是,2016年,母乳爱联动广州市妇联和新闻媒体共同发起“寻找羊城最美母婴室”活动引起有关部门重视,至今为止的三年间,母乳爱已经配合市政府推动广州建立了800间母婴室,建设公共场所母婴室也首次写进广州市政府报告,成为政府推进的十大民生实事。如今,商场、客运站、地铁站、公园内,都设有母婴室,为带孩子外出的母乳妈妈提供方便。

“广州是特别包容和实在的城市,每一次有新事物出现的时候,老百姓不是去尝试‘挑战’,而是乐见新事物成长,我觉得广州很多公益组织,都是在这种敢为人先的氛围中茁壮成长。比如我们母乳爱志愿服务队,正是在广州对公益机构的支持中,让我举起手中的麦克风,让更多妈妈知道母乳喂养的好处和科学育儿的知识。”

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老会长王颂汤

“一个城市形象不是靠高大建筑,而是靠爱市民的行动来积累”

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老会长王颂汤,是新一代公益人的榜样。

老先生已经80岁高龄,神采奕奕地坐在堆满文件的办公桌前。正午阳光从他身后的玻璃窗照进来,染在白发上,留在微偻的背上。

他是广州公益圈里备受敬重的“老会长”,毫不夸张地说,不知广东公益恤孤助学促进会(下简称“恤孤助学会”),未闻创会者之一“王颂汤”的人,十有八九,是刚上路的公益新人。

恤孤助学会累计募捐善款超1.8亿元

恤孤助学会成立于2004年,是南粤首家民间慈善社团,从厅级干部岗位退休后的王颂汤,即是恤孤助学会召集和创办人之一。“一个城市最好的形象不是靠高大建筑、而是靠爱自己市民的实际行动的积累,这样才能让人民从心里尊敬你和真正爱你。道德可以弥补财富不足,而财富永远不能弥补道德缺陷。”他如是描述“二次创业”的心路。

从花园酒店洗手间后的一个隔断,到环市路上一套由民居改成的办公室,老先生带领团队一手募捐,一手布施,迄今,已签约无偿资助广东36个县(区、市)31579名孤儿和贫困学生,每名3000元(从2019年秋季学期起新助学项目增加到每人资助4500元);至2019年9月累计救助2498名重症贫童,发救助款3631.5万元;累计募捐善款超过1.8亿元。

15年,老先生不仅未领取过任何报酬,还常倒贴退休金行公益事。15年,走过多少山路,看望过多少困境中的孩子,谁也数不清。

80岁高龄,他仍不顾劝阻,在腰椎盘突出手术两个月后拄着拐杖、绑着护腰,与志愿者一道下乡探访。信宜、湛江……跋山涉水不辞劳苦,只为给贫困学生一个读书的机会,一个可期的未来。

“成立恤孤助学会是向民间求助、向苦难施救。我们希望担起桥梁的作用,连接受助者和施助者,让帮扶行为在公平、公正、透明的环境下进行。”他说。

做公益事业,任何时候钱的事情都要能说清楚

恤孤助学会成立的时候,王颂汤才65岁,照片上的他腰板挺直,剑眉朗目。

王颂汤见证过许多看似平凡的广州人,不求名利、不求回报,十年如一日奉行善举。“恤孤助学会里有一个普通志愿者,每次救病童筹款拍卖会时,总是出钱出力,拍下拍品后又把拍品捐出去。在公益项目需要资助时,还从企业家丈夫手上,劝募到大笔款项,用到我们的公益项目中。”他白发苍苍,笑得却像孩子一样,“2012年6月,有一则《凌志哥8000元助流浪汉手术》的新闻引起全城轰动,全城媒体都想寻找这位好人,找了很久,却不得所踪。”老先生停顿片刻,拍手笑道,“他呀,其实是我的一位朋友。有一天晚上他找到了我袒露心迹,说‘救人出于本能’,希望我能转告媒体,结束关于自己的话题。”

王颂汤说,选择做公益事业,无论机构还是个人,都要干干净净,任何时候,钱的事情都要能说清楚。“只有这样,人家才放心把钱捐给你。”

“近年来,广州一直为建立慈善之城而行动,慈善便成为它性情中愈发重要的一环。除了政府的重视,还有这个城市孵化出的许多‘好人’‘榜样’,带领民间慈善不断向外释放。”他说。

恤孤助学会和如今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都像老先生最宠爱的孩子,对这些孩子,他最大的期望是保有公平、公义之心,为求助者伸张并实现其应有的权利。

对自己,他也有心愿——做个永不退休的公益人。

很多人说,广州是一座热情的城市。但几代公益人不约而同地描述,广州最重要的性格是温情,正是这种融入城市血脉的柔软与大爱,黏合着一座城的每一个人,共襄善举。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