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编剧郑国伟: 话剧带给观众的, 除了娱乐还有思考

时间:2017-07-14 02:00  来源:新快报

■编剧郑国伟

■剧照

■剧照

■剧照

阔别广州5年,编剧郑国伟又带着自己的两部话剧来到广州大剧院,两部话剧的场景都被框进一个大家最熟悉的空间里——客厅。在这个由他创作的话剧空间里,演员的表演夸张而荒诞,有时戏剧中的冲突甚至让观众有些不适感。郑国伟却说:“这都是真实的香港。也想鼓励下大家,尽管经历重重磨难,生活依然眷顾他们,结局留下的是一抹希望的亮色。”

■统筹: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许力夫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供图

40年做了300多个剧目

1977年创立的香港话剧团,是香港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专业剧团。原汁原味的本地题材和扎实的表演,形成鲜明的“港式”风格。

40年来,他们做了300多个剧目,其中一半以上是原创作品。2017年至2018年的13部剧中,就有10部为原创。今年5月,《人民日报》曾以《香港话剧团:40载舞台传奇》为题报道了他们,足证其在香港戏剧圈的“老大哥”地位。

郑国伟认为“港味”是香港人生活的习惯,就好像现在广州的生活节奏已经很快了,但赶不上香港的生活节奏。“我都不明白香港人为什么这么赶时间,24小时好像不够用。哪怕是坐车逛街,都用最快的速度去完成。”他觉得抓住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不同就是港味,也是他话剧中流露出的特色。

有戏剧评论者说,在选择困难的情况下,去看一场香港话剧团的戏总能收获意外惊喜。他们有一大批内地剧迷粉丝,每当有新剧上演时,这些粉丝还会专门跑到香港看剧。

郑国伟希望观众能通过他的话剧了解到香港人的生活,看到香港的状态,人的思想。

“香港电视剧里面不是香港人真实的生活!”他笑着说。一直以来不少内地观众都是通过香港电视剧来了解香港,郑国伟认为那只是一种娱乐形式。而话剧带给观众的,除了娱乐外,还要有一定的思考,这也是郑国伟喜欢做舞台剧的原因。

通过话剧唤醒人们思考

然而,有观众觉得这种思考里,让人有不适感。现在社会生活压力如此之大,看场话剧却带来不适感,这样做就不担心观众不喜欢和受不了吗?郑国伟认为,观众喜欢的正是这种不适感。电视剧电影大多带给观众太多娱乐,大家都想着用这种方法度过一段轻松的时间,而一台话剧则会去唤醒人们的思考,让人反省,所以他很喜欢这种不适感。

谈起自己两部以“最后”命名的话剧,郑国伟说,他的剧本就是想给观众一个反思的机会,看着演员在舞台上“死”去,然后想一想为什么会这样。思考,也是他想带给观众的信息。他说《最后晚餐》是让观众思考的,《最后作孽》是让观众惊讶的。

“事实上,话剧的这种不适感又不会太让人难受,因为观众始终坐在观众席上,随时可以离去。”郑国伟相信,看完之后观众反而会得到一种解脱和治疗。或者说可以通过话剧得到启发,更好地面对生活中的挫折。

暂未计划把话剧改编电影

现在,不少话剧团把受欢迎的话剧拍成电影,或者选择时下一些好的网络小说改编成话剧。郑国伟表示暂未有此计划,虽然一直有想过把话剧拍成电影,但要实现不取决于自己,要看种种机缘巧合。

他坦言,自己的话剧改编成电影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电影要有很多场景,观众要看视觉效果,但自己这两部话剧都是一个场景到底。想拍成电影就要解决没有别的场景的问题,可能等到他想通了就会考虑拍成电影。

在《最后晚餐》和《最后作孽》两部剧中,郑国伟都是只设置了一个场景。他承认自己是很喜欢一景到底,不要太多场景,把几个角色关在一个房间内或吵架或者聊天,聊不到一块再起冲突。在他的创作概念里,无论做多华丽的场景,观众五秒钟就看完了,之后关注点还会落在剧情和人物上。他觉得为什么用那么多人力物力做那么多场景呢,还不如集中写好故事和人物的关系。

郑国伟很少看网络小说,还承认自己很“自私”,只喜欢自己亲手创作的作品,除非那部作品很特别才会考虑改编成话剧。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