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快乐工场CEO曾龙文: 要信奉科学,不要信奉经验

时间:2017-07-19 00:48  来源:新快报

一头扎在少女堆里的“金融男”

在采访曾龙文之前,记者脑海自动匹配了几个人的形象:时装界的老佛爷卡尔·拉格菲尔德,中国“彩妆教父”李东田,或者是被誉为“蓝颜知己”的“鸡汤王”陆琪。你必须承认的是,很多时候最懂女人的,真的是男人。而曾龙文在国漫领域就是这样一个存在。作为全国最大腐向APP“菠萝饭”的掌舵人,曾龙文的脑洞牵引着这些女生的一言一行。现在,他又把眼光看向了整个“95后”年轻女性,凭借着对《白夜玲珑》《浪漫传说》等S级国漫IP的运营,曾龙文打算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把这些小女孩都“哄”到名为快乐工场的二次元宫殿里。

但看到真人时候,老实说,和记者预想的差太多。无论是老佛爷还是李东田,看到他们的第一眼你就会觉得他们懂女人,懂美。但曾龙文真的懂女人吗?他最懂的应该是钱吧——没错,曾龙文不仅没有老佛爷这种懂女人的人身上的那种“美感”,甚至没有动漫从业者的艺术家气息,他更像一个金融精英(好吧,这个身份其实也很受女孩们追捧)。

聊过后才知道,曾龙文还真是投资机构出身,至于为什么置身二次元这么多年还保持着金融圈的气质。用他的话说,中国不缺画手,不缺做内容的人,也不缺做技术的人,但缺做运营的人,缺能用钱解决问题的人。

而快乐工场做的事情,就是为IP打造一个稳定的运营链条,能看到稳定的盈利模式,进而引入投资,有更多的钱去做好的作品。所以他本质上依旧是一个做资本运营的人,在锁定了一大批国漫头部IP后,瞄准“95后”年轻女生,曾龙文把自己的快乐工场打造成了泛娱乐时代的专业漫画IP综合运营平台,并在这个月开启了新一轮的融资计划。

■新快报记者 郑志辉

一个最懂腐女乙女的男人是怎样炼成的

匠周刊(下文简称“匠”):先介绍下您个人的成长经历吧?

曾龙文(下文简称“曾”):我是1983年生人,读书成绩应该算不错吧,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小时候的爱好其实和大家差不多,要说和现在有关的话就是也看漫画,“80后”普遍喜欢的《圣斗士》《灌篮高手》,但那个时候真没想到会做这行,毕竟我是个理科生。现在的爱好其实挺随大流的,打王者荣耀。公司里还组织过王者荣耀的比赛,但后来发现有个VP是北京市第二,就再没组织过了,纯被虐。而且最近都没怎么玩,现阶段核心工作是新一轮融资,精力都放在这上面了。

匠:你的个人资料里提到,毕业之后先到国家版权交易中心负责动漫版权交易及运营工作,又参加过新闻出版总署《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报》编写,后来跳出铁饭碗做投资,那投资其实是金领行业,也还好。但后来创建快乐工场,尤其第一个产品“菠萝饭”,全国最大的腐向APP。请说说您是怎么走上这条“腐化堕落”之路的?

曾:这个过程其实一点都不“腐化”,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在国家版权交易中心时,我看到了中国其实有很好的做创意的人,做内容的人,不输给国外。但我们的IP品牌价值却远达不到国外的水准。另外意味着整个产业链里一定有问题,谁能解决这个问题,谁就能跑出来。

这个问题的表象其实很简单,就是缺钱,那钱从哪儿来,这是我们要思考的本质。我看到两种解决方案,日本是制作委员会模式,从产业链里拿钱。美国是IP资本化模式,从金融体系里拿钱。我当时的考量是,因为最终一定会进入动漫行业,那不如先进入资本行业,看一看中国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为什么不像美国那样愿意投钱。看懂之后再进入动漫,去看产业里的问题,两者结合,我觉得我即使不是第一个,也一定是第一批能解决问题的人。

从腐女入手,打通整个“95后”女生市场

匠:那从投资圈跨界到动漫领域后,为什么第一个成功的产品是菠萝饭这个腐向平台?

曾:做菠萝饭的最早想法很简单,当时几乎所有产品都是针对“宅男”群体,而动漫另一大主力“腐女”是个空白。与其和别人抢蛋糕,不如自己做蛋糕。另外一个考量就是,我做投资时候看到“95后”是史上消费能力最强的一代,如果我做动漫,一定做“95后”的生意。“95后”很难被贴标签,而商业的逻辑是:如果你的用户没有标签,对盈利来说是很尴尬的。那么多平台之所以不赚钱,就是用户没有标签,或者标签太多太散,无从下手。但腐女群体是可以贴标签的,所以我们希望从腐女入手,做透这个群体之后,通过他们,去了解并且打通整个“95后”女生市场。

匠:您既不是“95后”,还是个大老爷们,如何深入了解“95后”年轻女性文化的内涵、演变和发展的呢?如何管理这么一家二次元IP运营公司?

曾:我有个信条,要信奉科学,不要信奉经验。对于“95后”这个新的不能再新的人群,我们之前的经验可能都是作废的。所以只要数据和用户行为被验证,即使他不符合我们的经验,我们也要去接受,甚至强迫自己相信,因为这是科学。

要说我对“95后”理解有多深,其实没多深。我到现在都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买《全职高手》里叶修1:1的抱枕?《道长大人》衍生品里有道袍改的T恤,我的认知是这东西没法穿着出门,但粉丝就特别疯狂。我不理解这种行为,但我相信这是正确的方向。所以这家公司的管理也是用方法论和科学体系来做。另外一点就是老生常谈了,用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打破次元壁这事有专业的团队去做,我自己做的是发现并解决产业问题。

打造有全球影响力的中国漫画IP

匠:为什么我国至今没诞生一些像漫威之类的经典IP?而且从腐女到“95后”年轻女性,其实还是相对的小众人群,能诞生伟大的IP吗?

曾:其实国漫的制作水平,包括动画、游戏、影视的制作水平已经具备全球能力,很多中国的制作公司都在给好莱坞做内容。国漫之所以还没发展起来,是因为行业结构不完善,没能释放IP的价值。至于年轻女性市场,美国的《白雪公主》《美女与野兽》《冰雪奇缘》都是很大的IP,所以预期不会诞生特别伟大的IP是不成立的。只不过中国之前的粗暴开发,把IP的生命周期做短了,品牌价值被透支了。而我们提出的IP综合运营平台,就是要通过运营手段,做出一些影响力持久的超级IP。目前公司开始新一轮融资,就是为了早日实现这个目标。

匠:能介绍一下快乐工场这个平台吗,目前主打的作品《白夜玲珑》、《浪漫传说》、《家里来了位道长大人》,都是平台原创孵化的吗?

曾:这个平台做的不是原创孵化,是综合运营。《白夜玲珑》和《浪漫传说》是我们签约的全版权作品,《道长大人》是菠萝饭孵化出来的作品。但不管出处是哪里,我们做的都是要让这些IP从作品变成有稳定商业模式的资产,进而锁定影视、游戏、衍生品等产品形式,同时降低投资风险,引入资本。

匠:希望快乐工场建设发展成一家怎样的公司?

曾:往小了说,我希望成为一家A股的上市公司。往大了说,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打造出在全球范围内有影响力的中国漫画IP。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