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冷友斌: 只为中国宝宝做好奶粉

时间:2017-07-19 00:48  来源:新快报


■飞鹤的专属牧场。

多少困苦多少难关,他都没有放弃,如今他引领了中国婴儿奶粉行业的高端升级

走进飞鹤公司,迎上来的是一面“宝宝墙”。

84张可爱的娃娃脸吸引着每一个走进飞鹤的人,近看,左上角有一行字“我们是飞鹤宝宝,我们为飞鹤代言”。他们都是飞鹤员工的宝宝,都是喝飞鹤奶粉长大的。

“这是我的孩子。”飞鹤乳业董事长冷友斌指着宝宝墙介绍道,这就是他站在飞鹤55周年庆典上,有足够的底气说出他的梦想是“要打造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的原因。

冷友斌不光这么说了,也确实这么做了。从毕业起,他就一头扎进了奶厂,当初的想法很简单:给中国宝宝做好奶粉。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初衷,竟让他坚持了近三十年。

■新快报记者 杨澍

寻路:要建大牧场,要搞全产业链

整齐干净的牛栏,养殖着纯种的荷斯坦奶牛,每头牛都有自己的专属“休息室”,实行统一的数字化管理,这就是飞鹤专属牧场。

落建于北纬47度、四季分明的黑土地上的牧场,拥有得天独厚的牧业条件,飞鹤奶粉的奶源就在此地。

2001年,冷友斌在中国经济市场的变革中看到了机遇,开始带领飞鹤二次创业,此后他便把全副心思都放在了飞鹤,放在了研制一罐罐奶粉里。“最初没想过能干多大,就想一心干下去”。

以前在飞鹤乳业做技术工的时候,冷友斌还未接触过国外的乳品行业。当他成为老板时,就决定要到国外去看国际知名的乳业集团,参观国外的大牧场。几年间,冷友斌跑遍欧洲发达国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巴西等地。

至今他仍记得,自己第一次站在澳大利亚的牧场上,那种难以掩饰的惊讶神情。

“国外牧场的牛是吃燕麦的。”从牧场走出来的冷友斌,从未想到国内外牧业有这么大的差距。在国内的牧场里,奶牛吃的都是种粮食下边的边草料。虽然适当喂食边草料是可以的,但是长期吃这种凉性边草料不利于奶牛生长,产出的牛奶质量自然没那么好。

他惊讶之余,也开始思索是不是国内也可以建这样的牧场。

后来,冷友斌到了美国西海岸北部,他看到一个养了一万头牛的牧场。牧场大得看不到边际,但是只有37名员工。员工内部专业分工非常明确。该喂食的喂食,该放牧的放牧……假如牧场里有个灯泡坏了,负责喂食的人就不管,而是打电话让专门负责的人来把灯泡换掉。一万头牛都养得很好,怎么供料,怎么清理粪便,怎么挤牛奶,所有工序都被安排妥当。

这一切冷友斌看在眼里,并暗自感叹:决定奶品质量的是奶源,一个乳品企业的牧场做得这么好,怎么能不发展呢?

同时他又考虑到:因为中国人多地少,不可能像欧洲一样一个农庄掌握很大的资源,所以不如走美国这种大规模、集约化的养牛模式。另外,虽然中国人传统观念上,地用来种粮食小麦才能发挥它的价值。但其实种草和饲料,养殖奶牛,生产牛奶同样是有价值的。

就这样,冷友斌一拍板,要建大牧场,搞全产业链,只有这样,中国乳企才能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筑路:自己掌握奶源才能保证质量

“我走了一条与国内乳业相反的路,花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原料的建设和产业链的完善上。当奶业信任危机事件的爆发,飞鹤靠品质通过了市场和消费者的考验。”

但是冷友斌建牧场的决定受到集团上下的反对。

建牧场要考虑的问题有很多:在技术上,当时国内没有完善的饲养体系和饲养专家;而资金上,国家也没有具体的扶持措施和资金。国内曾有乳业集团尝试建设大型牧场,但都没有很好的效果。

所以这是一场意见悬殊下的博弈。

“太冒险了!”大家在私底下议论,“建啥呢,政府拿钱建小型牧场,奶牛多的是,还有老百姓贷款买牛,不挺好吗?奶源呼呼的,成天不也是做吗?只要检验系统上去不也一样吗?”没有人站在冷友斌的阵线上。

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冷友斌和公司六个高层负责人开了两天半的会议,每晚都开到一两点。他在会议上阐明自己的想法,食品加工企业只做加工,对源头没把控,质量很难得到保障。建设牧场,规模化养殖,回归奶源的做法不仅是针对乳业,也是未来食品行业发展的一个新方向。

终于大家被说动了,下定决心后,是艰难的路途!牧场建设期间,所有人不分昼夜,不分工种,争分夺秒,只为早日投产。这期间没有工资,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抱怨。为了能在一起工作,为了飞鹤的品牌,为了飞鹤的事业,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迎来牧场开业庆典的那天,虽在夏日,但当天气温只有14℃。大家内心都有点矛盾,一如天气。牧场未来能否发展,大家心里都没底。但看着运筹帷幄的冷友斌,大家又似乎吃了一颗“定心丸”。

冷友斌有自己清晰的思路,这件事情他早就想好怎么做了。他高新聘请了一位美国奶牛饲养专家做牧场的管理者,引进国外先进的饲养设备和技术。一年后,员工们看到牧场各方面的管理都和从前所见的牧场完全不同,一切井井有条,他们深深叹服“冷总是高瞻远瞩的,花钱请这位博士是值得的”。

后来奶业信任危机事件的爆发,飞鹤靠品质通过了市场和消费者的考验。这也使员工们深刻明白了冷友斌的理念,一家乳品企业有自己的牧场,自己掌握奶源才能保证质量。

“我走了一条与国内乳业相反的路,花了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在原料的建设和产业链的完善上,而大多数企业则拿钱去投资市场了。如果当初我把投入牧场这20亿拿去投资市场,那飞鹤的市场和品牌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从那时起,拥有一条完整黄金生产链的飞鹤越来越有信心越飞越高、越走越远。

开路:

研究中国宝宝体质,打造更适合的奶粉

“中外宝宝在生长发育初期所需营养素差异很大,而且中国宝宝相较外国宝宝更容易过敏、上火。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制造。”

2008年后,消费者开始对奶粉的选择越来越慎重,国人也更加重视食品安全问题,毕竟谁也不敢拿自家孩子的健康开玩笑。

站在乳品行业里的冷友斌很忧心,他决心挑起了重振国产奶粉的重任。怀着这份民族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冷友斌从牧场抓起,奶源的质量有了保证。但他似乎并不满足于这样的现状,又开始从奶粉配方上下功夫。

冷友斌组建了科研团队,联合国内外顶尖科研力量,并与美国哈佛大学BIDMC合作成立营养实验室。参照中国母乳特点和婴儿体质,进行实验研究。

收集母乳的时候,研发人员每天都要把冰冻的母乳徒手拎到工厂或相关检验机构,冷冻了的母乳特别沉,每天拎着走四个小时的路,有些研发部的姑娘都受不了。除此还要采集婴儿粪便做实验,冷友斌组织集团里的员工去收集了一百多家婴儿的尿布,慢慢把上面的粪便刮下来,刮完还要用水冲,保证尿布上所有的东西都要采集下来。

长期研究后发现,中外宝宝在生长发育初期所需营养素差异很大,而且中国宝宝相较外国宝宝更容易过敏、上火。飞鹤就结合中国宝宝体质和母乳的特点,进行奶粉的配方设计。首创了舒适奶粉配方:添加OPO结构脂,实现蛋白质优化,提高钙吸收能力。

2011年,联合中国科学院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临床喂养试验结果显示,食用飞鹤奶粉的宝宝,在粪便、尿钙、行为发育、生长发育、语言能力、社交能力等方面,与食用母乳的宝宝无明显差异。

2012年,飞鹤推出了婴幼儿产品全程可追溯系统,在系统上可以查询产品的奶源地、生产地、质检等关键环节信息。2014年,飞鹤奶粉又推出了追溯产品信息的手机APP,在APP上可以查询包括鲜奶、成品生产地、检验地、物流总仓、一级经销商等15项信息。将奶粉生产链条上的信息公之于众,在业内飞鹤是首家。冷友斌认为让信息透明,大家才可以更放心。反正,“不仅我的孩子,飞鹤的(员工的孩子)都是喝飞鹤奶粉的。”

一路走来,冷友斌更加坚定,“现在中国一部分消费者盲目地追崇外国奶粉,但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的奶粉,还是需要我们自己来制造,毕竟我们的科研是立足于本土的。”

编 辑:刘明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