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2506KM 少年骑行,从广州到西藏盐井:“直面艰难是最好的出路”(1)

时间:2017-08-10 02:16  来源:新快报

从广州到西藏盐井,坐飞机的话大概两个小时,坐汽车去也需四五天。16岁的广州少年唐凌峰,则花了26天,骑行2506公里才抵达,其间经历高原反应、太阳暴晒、被野狗狂追、60公里长爬坡等种种磨难。

日前刚结束长途骑行回到广州,唐凌峰的肤色被晒得黝黑,手背上却留下了个突兀的白皙印记——那是手套的形状。他指着手背说:“骑车时戴了手套,这才是我原来的肤色。”仔细看他的脸颊上还有道疤,那是骑行时被路边突然砸下来的碎石击中,留下的印迹。

“不同的到达方法,收获不同的风景。只有骑自行车到西藏,经历过才更深刻。”唐凌峰说。

■新快报记者 唐星

■图片:受访者供图

没有规划路线的经验却负责导航

6月21日一大早,迎着大风,00后唐凌峰和70后的父亲唐建新、90后资深志愿者张智达从广州塔出发,一鼓作气就骑行了165公里。

这个三人团队怀着各自的梦想上路。“智达的梦想是要花一年时间骑行到非洲去,我父亲的梦想是骑到珠穆朗玛峰。”唐凌峰说,“我的梦想则是沿路做公益。”

骑行路上,唐凌峰忙着推介他的乡村微型垃圾焚烧炉公益项目。他穿的骑行服上印有“微型垃圾焚烧炉”字样,沿途遇到有兴趣了解这事的人,他都会详细介绍一番。他还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文章,为建乡村微型垃圾焚烧炉募集资金。受热衷公益父亲的影响,唐凌峰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乡村微型垃圾焚烧炉的公益项目。“这趟骑行下来,筹到了8000元,可以建两座微型垃圾焚烧炉了。希望靠自己的努力,去帮助别人,能给他人的生活带来变化。”唐凌峰说。

在这个三人队伍中,年纪最小的唐凌峰负责导航领队,每天要规划路程,安排食宿。每天骑行结束后,唐凌峰都要做好功课,提前规划第二天行程。“我没有规划路线的经验,他们俩也很信任我,都由我来做决定,无条件服从,就算是坑也一起过。只是骑行到后半段,有的线路比较难,才提醒下我。”

为了能完成每天预定的骑行路程,三人的骑行有着严格的规定。“刚出发骑了三四天,还在广东境内时,有次我们一休息就歇了两小时,发现这样骑下去骑行效率不高。我们就约定每天最晚上午9点出发,每骑15公里才能休息10分钟,午餐休息两小时,晚餐在路上简单解决。这样把时间都尽量腾出来用在骑行上,每天至少骑10个小时。”唐凌峰说。

连续骑15个小时上坡达到崩溃边缘

从广州骑行到西藏盐井,行程2506公里,途经广东、广西、贵州、云南、四川、西藏,唐凌峰历经了雨季山体滑坡、山洪爆发、高温暴晒等诸多磨难。在广西百色骑夜路时,唐凌峰一行被两只野狗狂追,“不巧当时是骑上坡,只能挂大档全力往前骑,才甩掉了狂追的野狗。”

一路上,唐凌峰的高原反应明显。“进入南宁,就开始吃抗高原反应的药,一路上都在慢慢适应高原反应。”唐凌峰说,骑到海拔2600米的丽江是第一个坎,骑到海拔3800米的香格里拉时感觉还好,但是骑到海拔4200米的白马雪山反应特别明显,呼吸上喘、头晕。“只能从心理上去克服高原反应,调整呼吸,相信自己能坚持下去。”

从奔子栏骑行到德钦,对唐凌峰来说是最失败,也是最成功的一天。总共80公里的路程,其中有60公里的上坡路。在连续骑行15个小时的上坡后,上到了白马雪山山顶。长途上坡骑行,唐凌峰的体力早已透支,双腿发软,骑不动车,只能推着往前走。“在那个时候人达到了极限,达到崩溃的边缘,凌峰的高原反应明显,几乎骑不动了。”唐建新用自行车灯照着凌峰,用自身行动来带动,在前面一直努力往上骑,鼓励凌峰说:“你看我还能骑上去。”

当天晚上9点,沿途有几个好心的货车司机追上来问要不要载他们。受到父亲的鼓励,唐凌峰继续坚持下去。“那条路以前是原始森林,可能有狼和熊出没。但我们坚持不搭车,克服走捷径的欲望,选择用自己的努力去完成,否则就失去了骑行的意义了。”他说。

当挺过最难的山顶,就是下坡了,从海拔4200米下到3600米。“当时已经是深夜,气温只有6摄氏度,迎着刺骨的冷风骑下坡路,我们把所带的衣服都穿在身上了,还是冻到没法说话。” 唐凌峰说。

把这条路走到底困难就解决了

从奔子栏到德钦这段路,对唐凌峰的影响刻进了骨子里。“让我意识到直面艰难是最好的出路。当时如果选择逃避的话,就会一直停留在那个山顶上。那时已经是夜晚,那段路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停下就会一直停留在困难里。逃避会带来更多负面的东西,往回倒的话,一整天的努力就白费了。”这是这个少年发自内心的深省,“很多时候是自己把恐惧放大了,其实山顶路程也就一两公里,就算推车也就半个小就过去了。当面对困难,把这条路走到底,困难就解决了,全是轻松的下坡。”

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唐凌峰小时候的生活常面临变动。“各种搬来搬去,北上广都待过”,让他的童年充满不安,在遇到困难时也想过逃避。“经过这次长途骑行,给了我勇气,这么大的困难都克服了,在面对困难时更有自信了。”唐凌峰说,父亲告诉他以后遇到困难时就常回想,都能骑自行车到西藏了,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父亲说,希望通过骑行,锻炼凌峰的毅力,这比学习成绩更重要。

由于后续唐凌峰要去国外参加夏令营交流,在7月16日抵达西藏盐井后,他结束骑行,而同行的父亲唐建新和友人张智达则继续骑行。回到广州当晚,唐凌峰站上体重计称体重,让他惊讶的是自己整整瘦了20斤,从之前的140斤急速瘦到120斤。

“骑行时没感觉,回来一称体重,没想到瘦这么多。”对唐凌峰来说,轻盈的不仅是体重,更是内心,他仿佛经历了一段急速成长。目前唐凌峰就读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国际部高一,未来这位少年还有很多人生路要走。“我会回想起从广州骑行到盐井经历的这段路吧,它和人生的路相似,只不过它是一段具体的路,人生的路则是抽象的。我会跟自己说,你看那段艰难的路都走完了,没有困难是不能克服的,相信自己能克服困难。”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