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校长的华丽转身

时间:2017-09-14 01:38  来源:新快报

■新快报记者 肖萍

不论转身之后他们的选择是什么,唯一不变的,是他们都钟情教育、热爱生活,珍视刚刚过去的那个教师节,并自认仍是一名教育者。

毫不夸张地说,校长是一所学校的灵魂所在。

“校长能决定一所学校的气质和性格。”万众瞩目的广州中学首任校长吴颖民这么认为,他为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注入的是独立思考、社会责任这样的灵魂。也因此,当仲伟合还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校长时,他站在台上,个性十足地对台下的毕业生们说:“我不是《太阳的后裔》里的仲基,我只是你们的仲校,我给不了你们少男少女梦,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值得去奋斗、去拼搏并为之倾注一生的事业,才是你们的梦想!”

如今,两位校长都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校园。

但教育这件事,不是一节课,有下课钟声,不是一份考试试卷,有标准答案,对教育的探究远未有止境。

所以,即使转身之后,他们俩之中,一位出任了广州中学首任校长,立志办一所适合每一名学生的学校,让每个学生都能绽放自己的精彩,另一位身居公司高位,却担任了公益读书机构黄埔书院的首任院长,用阅读完成一生的自我教育与教育育人。

 


广州中学首任校长吴颖民:我的目标不是办一所名校 而是办一所适合每一名学生的学校

吴颖民,是近期最热门的中学校长之一。

9月,一出生就风华正茂的广州中学开门迎接第一批学生。而吴颖民,曾任17年“牛蛙集结地”——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如今挑起了广州中学首任校长的重任。

他直言,广州应该更理直气壮地宣传本地优秀校长,但也摇头叹息:“最近关于我的个人宣传太多了,社会期望太高,我的压力太大了!”

■策划:新快报记者 肖萍 ■采写:新快报记者 尹政军

■摄影:新快报记者 李小萌

校长能决定一所学校的性格

吴颖民说,校长往往能决定一所学校的性格。

一所学校培养出什么人,关键在校长。有些校长看重意志品质,有些校长看重创新思维。“比如清华大学特别注重体能,提出‘每天锻炼一小时,健康工作五十年’的口号;我在华附强调学生的社会责任感和独立思考能力,因为他们已经很优秀了,将来很可能要成为某领域的领军人物,这就需要有更多的责任担当和独立思考能力。所以校长会决定学校的培养方式、风格特点的差异”。

校长之外的第二因素,是专业的师资队伍。“有学历不代表一定很专业,如果没有对教育的理解,不懂得人才培养规律,不懂得如何保护孩子自尊心、激发他们兴趣、帮助他们渡过成长过程的危险期,不能算专业”。第三则是要让学校有相对独立的办学自主权。尊重校长和老师的专业劳动,尽量较少行政对学校的干预,让校长和专业人员有更好的发挥空间。

本土优秀校长应理直气壮地宣传

虽然不愿意自身太多曝光,但吴颖民直言,广州本土的优秀校长确实不够“高调”,广东教育界应该理直气壮地去宣传优秀校长。

“好校长真的不好找!高薪引进名校长一定是值得的。但另一个角度,也可以这么说,我们本地能够土生土长的、有眼光、有领导才能、有管理能力的校长数量不足,这也应该引起广东教育界的重视。为什么本地优秀校长相对成长得比较慢?这个我们要反思。”吴颖民称,目前虽然有名校长工程、卓越校长工程等,但也需要一个如何包装、如何提炼推广的问题。这一点广东广州相对比较弱,“还是不敢理直气壮地去宣传优秀校长”。

“开放、包容、务实、进取”是未来广州中学的气质

深信校长性格影响学校气质的吴颖民,将把广州中学打造成什么样气质的学校呢?

吴颖民说了四个词:开放,包容,务实,进取。

广州中学将与广州城的气质相符,而广州,就是一个开放、包容、务实、进取的城市。“广州味是什么?历史文化名城、千年商都、光荣革命传统的城市,改革开放走在前列的地区,对外开放的窗口。广州是商都,就是如何更务实、更敏锐捕捉商机,顺应时代的潮流。广州是革命策源地、改革开放起步点,有敢为人先的基因……这些,都会是广州中学最重要的内核”。

不过,吴颖民也澄清说,他从来没有提过要把广州中学办成一所名校,“我希望能把它办成一所适合所有学生的学校,让每个孩子快乐成长,让每一个学生都能绽放自己的精彩”。随着广州中学的开学,公众和社会对这所天河区重点打造的学校期望值也越来越高,“最好我是神仙,希望一年就有奇迹出现,可惜我不是。大家要实事求是一些,办一所学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相对见效慢”。吴颖民笑说,校长虽然决定了学校的整体气质,但这种气质展示出来得靠一届又一届毕业生。

对话

家长对优质教育欲望的增长

超过了教育部门对优质学位供给增加的速度

新快报:前段时间,高考成绩出来后,网上有深圳教育碾压广州的讨论,您怎么看?

吴颖民:我个人觉得,议论有失偏颇。高考成绩、高分段学生数、尖子、一本率,这只是教育水平的一个侧面。要比较两个城市的教育强弱,应该有更多的指标,例如教育的生均投入、教师队伍的总体素质、教师的学历、素质。

但是,广州教育确实应该增强危机感。深圳是个敢闯敢试敢改革的城市,学校在推进教学改革方面,总体来说比广州更好。而广州包袱比较重,几个偏远区教师队伍不够整齐,收入比较低。所以在推动基础教育改革创新方面应该有更多的决心和力度,比如增加教育投入,提高教师待遇,是否可以有更大的动作?

我们的教育应该有更加全面的参照系、质量观、发展观。如果大家纠结在一本率,不可能走出新的路子。

新快报:现阶段不可能不纠结一本率的。前段时间的“学而思迷思”、一年一度的小升初大战、学位房暴涨、3万月薪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所有的热点和爆文都是折射我们在教育方面的困惑和焦虑。问题到底在哪里?这个结真的没办法解吗?广州中学未来有自己的解题思路吗?

吴颖民:这些现象有点出乎学者的预料,也出乎教育部门的预料。过去认为大力增加投入、改善办学条件、推动均衡,老百姓对升学的纠结可能会减缓,满意度可能会提升。

但没想到结果不是这样。教育已经成了老百姓生活里面相对大的一项支出,所有人都在千方百计选好学校,做提前量。孩子们从小就开始进入加速跑的轨道,层层提前。学校教育、公办教育都在做减法,但家长和孩子都在做加法,这也给教育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前不久,上海一位退休教授写的“牛蛙战争”的文章顷刻就传遍了广州。这就是说明了,家长对优质教育欲望的增长,超过了教育部门对优质学位供给增加的速度。

好成绩=好学校,好学校=好职业,好职业=好未来,这个认识根深蒂固。但其实死结在这里——我们的评价标准很单一很滞后,而一旦更多元的评价,又担心主观、不公平,大多数家庭觉得只要评价标准主观性强,就一定有猫腻,宁愿看成绩。所以最后大家又不想变,于是继续看成绩、拼考试。

至于“学而思”,我觉得在以提高考试成绩为目标方面确实有用,但是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培养学生的批判精神、研究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未必有好处。但家长们认为,这是后话,以后再说。其实,一旦思维固化,很难改变。

新快报:在您的人生道路上,有您难忘的老师吗?

吴颖民:一位好老师,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生命运。在我的人生旅程中,我要感谢两位好老师,一位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姓方,我是潮汕人,但是到现在,我说普通话你很难听出我是哪个地方的人,我的书写、阅读能力,都在那个阶段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包括良好的沟通能力、语言能力、自信心的建立,我都在方老师的教育中受益匪浅。另外一个就是原来华附的老校长王屏山先生(后曾任华南师范大学校长,广东省副省长等职),他亦师亦友,刚开始来到华附工作时,我对基础教育不是很看好,本来打算考研的,后来是王屏山先生告诉我,基础教育也大有可为,一路上,他的鼓励和指导才让我安下心来扎实工作,才有了今天的我。

 

广外原校长仲伟合:从“仲校”到“仲总”是我的一次跨界融合

教师节刚刚过去,对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原校长仲伟合来说,这是他近30年来第一次不过这个节日。

自从1989年大学毕业后,仲伟合教过幼儿园、小学、中学,还当过家教,后来一直从事高等教育工作。在很多人以为他会一辈子从事教育工作的时候,今年5月,他华丽转身,出任侨鑫集团联席总裁。但是无论他走到哪儿,人们还是会热情地喊他“仲校”,而他总是报以儒雅而亲切的微笑。

虽然“仲校”变成了“仲总”,但仲伟合的教育初心不变。他试过在网上直播授课,两千多名口译老师在线上听课。相对于受到各种客观条件限制的传统课堂,他在感叹“互联网+”威力的同时,也发现走出“象牙塔”,自己的教育探索可以更加广阔。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摄影:新快报记者 孙毅

金句频出的“明星校长”

在我国的翻译学、口译研究与实践领域,仲伟合是个传奇一般的存在。他被誉为“华南同声传译第一人”、“九段翻译”,也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口译人才。他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高级翻译学院的创办人之一,并且推动设立了翻译本科专业学位及翻译硕士专业学位(Master of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ing),填补了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空白。

还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因出色的口译获得女王的赞赏,受邀在白金汉宫与伊丽莎白女王喝下午茶。学成归国后,他曾作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华期间的口译员全程陪同。而在广州成功竞评“国际花园城市”、“联合国人居奖”、申办2010年亚运会等重大活动中,仲伟合或演讲或撰稿或翻译,为广州做出了贡献。

在学校里,仲伟合是“明星校长”,每年的毕业典礼上,他的致辞总是金句频出。在2016年的毕业典礼上,他曾寄语毕业生,“我不是《太阳的后裔》里的仲基,我只是你们的仲校,我给不了你们少男少女梦,但我可以告诉你们,值得去奋斗、去拼搏并为之倾注一生的事业,才是你们的梦想!”这既是他对毕业生的殷切期待,也是他自身价值观的体现。他更用行动证明了,无论自己身处于何方,教育是自己愿意一生为之奉献、为之奋斗的事业。

用阅读和思考抵抗“丧文化”

因为热爱读书,最近,仲伟合担任了公益读书机构黄埔书院的首任院长,希望能将这所“现代书院”打造成最优质的阅读、社交平台。他今年还翻译并出版了一本和阅读相关的著作,美国著名评论家温蒂·雷瑟的《我为何阅读》,和读者一起探究阅读的“深层次乐趣”。

当我们讨论到现在年青人中流行自嘲式的“丧文化”,作为教育者和一名父亲,他对年轻人们表示理解。他寄语年轻的一代,在面对青春的困惑和迷茫时,以阅读和思考来抵抗“丧”的思维与情绪。他说:“书籍是人类思想的结晶,通过阅读了解自己,了解他人,了解世界,而阅读也是积累沉淀的最佳方式之一。年轻人可以多阅读、多思考、多积累、多分享,成为不畏惧任何变化和挑战的人,挑战命运为我们设置的一个个关卡,拥抱机遇与人生。”

从校长到总裁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性

从“仲校”到“仲总”,为何突然转型?不久前,在他就任黄埔书院首任院长的仪式上,面对诸多志同道合的学习者和朋友,他首度吐露心声。

“我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工作了25年的时间,把我最美好的那段青春奉献给了这所学校,无怨无悔。我离开广外只是希望人生能有不同的体验,能够有不同的经历。希望自己的人生可以多一些尝试,换一种方式发挥自己的特长,算是跨界发展的尝试。”

然而跨界并非是盲目地跳来跳去,仲伟合说,跨界融合的前提必须是有深厚的积累和沉淀。“在跨界到另一个行业之前,必须对所在行业深耕已久,掌握相关的可用资源,再进行跨界融合,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如今的“仲校”虽身在企业,但同时仍以教授的身份指导着博士和硕士研究生。在他心目中,他对教育的热情永远不会消退,传道授业的事业也不会停止。

“我只不过不在学校进行教育,但社会角色同样可以担负教育功能。况且随着科技发展,在网络上能获取的教育资源也越来越多。”他对互联网教育产业很感兴趣,甚至亲自试水过“直播教育”,直播间一下子涌进来两千多名口译老师,还能在线实时互动,和平时一二十人的研讨会相比,在线教育科技的力量实在是让人惊叹。

对话

“海归”回国水土不服怎么办?

新快报:肯定很多人问您“怎么学好英语”这个问题吧?

仲伟合:很多家长让孩子上幼儿园就学英语,生怕输在起跑线上。如果一定要让我说一个学习英语的最佳时机,我认为五岁左右比较合适。而且在学习第二语言前,运用母语能力的培养也很重要,甚至可以说更加重要。我太太有时抱怨我,一个英语教授在家里竟然没教过孩子哪怕一个英文单词。但是,在我看来,我对孩子英语学习方面的帮助在于环境的熏陶。比如说孩子每天放学回家,随手从书柜里拿出一本书都是英文原版的书籍,这本身就是一种陶冶。另一方面,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有时候训练她的语音。比如在散步的时候,我就会说一段英文,让孩子模仿我的语音语调念出来。这种方法叫做“影子练习”,是我们训练同声传译的一种方法。尽管小孩只是“鹦鹉学舌”,不知其义,但是这种方法对她的语音语调是一种极好的锻炼。

新快报: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国外读书,并且有低龄化趋势,您怎么看这一现象?

仲伟合:留学对于孩子的个人发展确实有一定的好处。出国留学可以培养孩子的国际化的思维习惯与全球视野。如果孩子本人也非常好学上进的话,他们有望成为具备中国灵魂与全球视野,能够有效传递中国声音的国际化人才。但是,现实中海归“水土不服”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常年留学海外的年轻人,如果在思维或者行为方式上过度西化,在他们回国与人打交道的时候会有不适应的情况发生。

至于留学年龄,我个人是不赞成把高中以下的孩子送到国外,因为他们的归属感尚未成熟,非常容易成为文化的“夹生饭”。因为语言的障碍、文化的差异,孩子们通常会选择在华人小圈子里活动,不主动融入当地的社群,这对于他们自身素质的培养与发展是非常不利的。

新快报:目前教育培训行业非常火爆,尤其是外语培训行业,您如何看待这个行业的现状和趋势?

仲伟合:目前的教育产业鱼龙混杂,包括外语培训,我觉得做教育要讲初心,如果单纯以盈利为目的,一定是办不好的。教育首先要有一个好的质量,然后是有特色、创新。

目前,互联网+教育仍然具有典型的实用主义特点,我们需要反思,我们是否在用“新瓶装旧酒”?互联网教育的使用者、投资者、管理者是否具有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当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跨界融合思维,也就意味着我们要突破传统思维,通过整合资源创造出更大的价值。对于个人而言,跨界融合需要我们重新审视自我,勇于跨出第一步,开启自我颠覆与重塑的新旅程。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