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骑共享单车走完川藏线

时间:2017-11-09 12:00  来源:新快报

■谢碧波用了40天骑完了川藏线。

40天,2000公里,谢碧波骑着共享单车走完川藏线——

318国道,曾被《中国国家地理》誉为“中国人的景观大道”。从成都到拉萨的这一段川藏线,则是这条景观大道中风景迷人的一段。据说,每年都有一万多名骑友沿着川藏线骑行到拉萨,谢碧波也是其中一员。

今年8月8日开始,谢碧波用了40天骑完了川藏线。他不是专业骑手,在业余骑手中也算不上特别出色的,但他可能是比较“奇葩”的。因为,他这一路骑的是共享单车。

很多人笑他傻,也有不少人说他牛。面对这些,谢碧波都欣然接受。这一程他身体负伤累累,心灵也被磨炼得更加强大。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图片:受访者供图

只因为一个玩笑,他骑共享单车上路

来自广州番禺的谢碧波并非专业骑手,而是一家少儿美术教育机构的CEO。业余时间骑车锻炼的他,最远也就是从广州骑到了韶关,而那次经历已经成了他“吹水”的常用话题。

骑行川藏线,是谢碧波一直以来的心愿,但说走就走靠的还是一时冲动。“当时在事业上遇到些烦恼,急于为自己的郁闷找一个出口”。

谢碧波原计划从成都租一辆山地自行车骑到拉萨,然而他的一个玩笑,竟给自己挖了个坑。

今年8月8日,谢碧波走出火车站,看到一辆共享单车,一时兴起骑上去拍了照,发了条朋友圈:“发现一辆之前寻寻觅觅的轴传动的共享单车,这次挑战318就骑它了!”

没多久,他的朋友圈就被各种评论塞满了。“真的吗?你太有想法了”“加油,祝你成功”也许点赞的人只是看热闹,谢碧波却认真了:“不如就骑着共享单车去吧,先上路,总会有办法。”

也许是“无知者无畏”,谢碧波在兴奋中启程了,他并不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318国道的川藏线,被骑友认为是最坎坷险峻、通行难度最大的公路之一。2000多公里,要翻越14座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从未走过川藏线,还是个非专业的骑手,凭着一股单纯的胆量前行。但很快,他就发现一切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很多时候,这个男人是边骑边哭的。

先让身体上路,灵魂再慢慢跟上

骑行一开始,谢碧波遭到了来自家人和专业骑手的反对和质疑:骑不能变速、自身较重的轴传动单车去拉萨,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况且在雅安的天全县之后,就没有共享单车可以换了,车坏了怎么办?这些难题,谢碧波不是没有想过,他还是坚持“说走就走”,“这次骑行目的就是想突破自我,试探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出师未捷。第一站不到一半,谢碧波的左腿韧带就拉伤了,只得在雅安休整一天。喜欢摄影的他闲不住,跑到河边上去拍鹅卵石,拍晒得金灿灿的玉米。作为一名摄影发烧友,谢碧波打算这一路边骑边拍,“摄影就是我的体能修复神器”。

无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左腿稍好一点后,右腿又韧带拉伤,两只膝盖缠上了厚厚的纱布。在天全县新沟,还没开始骑真正的上坡路,谢碧波就双腿已瘸,走路都艰难。一家客栈老板听了他的计划后,以“老司机”的口吻告诫他,放弃吧,当年他就是骑行川藏线导致膝盖受伤,以后再也跑不了步了。

此时的谢碧波内心开始剧烈挣扎。他给了自己3天时间,恢复得好就继续挑战,恢复不好,也不拼车去西藏了,来年再战。

在康定修整了3天后,谢碧波还是不甘心就此放弃,他背负着众人的反对和非议启程了,“先让身体上路,灵魂再慢慢跟上来吧”。就这样,谢碧波硬是翻越了他遇到的第一座海拔超四千米的大山——折多山。

折多山最高峰海拔4962米,垭口海拔4298米,是川藏线上第一个需要翻越的高山垭口。翻过了曲折蜿蜒的折多山,就正式进入了康巴藏区。滑行在下山路上,谢碧波兴奋得叫了起来。这让他对挑战这个词有了新的认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每次我都以为自己熬不过去了,最终又克服了。每一次极限的突破都有满满成就感。”

原始森林独自骑行,人生最长的4公里

“318国道是身体的地狱,眼睛的天堂”,谢碧波说,骑行在川藏线上,看到的美景太多,以至于手机内存经常爆满。然而,骑行旅程异常艰苦,膝盖疼、韧带疼,大腿根疼,在此以前的他从没试过一条腿贴三张膏药。“有几次真想放弃算了,但又咬牙坚持了下来”。

共享单车出了问题,没有人会修轴传动,谢碧波在路边捡废铁丝自己鼓捣,甚至用口水润滑齿轮。比爬坡更具挑战的是下坡骑行。在巴塘路段,谢碧波遇到一段70多公里的连续下坡路,“大概是从番禺到增城那么远的大斜坡,从山顶连续蜿蜒到山脚。”可能是“醉氧”加上疲劳,一个小颠簸竟让他飞了出去,右脚严重扭伤,所幸单车没事。这个意外,让他再也不敢在下坡路段掉以轻心。

骑行中,谢碧波也遇到不少温暖的时刻。饿的时候,修路工请他吃饭,还帮忙把车扛上未通车的高速路,让他走了几公里好路。在路上,一个个超过他的骑友都为他加油打气,还有人拍了他的小视频发朋友圈,让谢碧波远在乌镇的一个旧同事都看到了,他笑称自己差点变“网红”。

而最令他难忘的,是62岁的北京骑友关叔,他们从成都一起出发,一路上两人互相照应,互相鼓励。有次晚上骑行时,关叔突发胃病,谢碧波叫来了救援车,但关叔不放心谢碧波一人,执意不肯上车。争执了三四公里路,关叔才上了救援车。而最后剩下的4公里陡峭山路,则成了谢碧波人生最漫长的恐惧。

“你知道吗,我骑进了一个黑暗的原始森林”,谢碧波边说边伸开双臂比划着,“树有这么大,荒无人烟,只有我一个人,腿上还有伤,当时很怕有狼或其他野兽出现”。那看似短短的四公里,谢碧波担惊受怕地一点点骑出来,到了客栈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一路欢歌一路伤,多少收获伴泪行。8月22日到相克宗后,关叔因为身体原因中途退出了,谢碧波犹如一只孤雁,只能独自继续他的川藏行。

就这样孤独地翻越了一座座高山,终于在9月22日,谢碧波到达拉萨。他心绪难平,骑着车迎风流泪。当晚八点多,谢碧波来到了布达拉宫,他把共享单车高高举起,那种兴奋和畅爽溢于言表。回想起这40天2000公里的艰辛,泪水又夺眶而出……

对话

勇敢就是敢于出发

新快报:骑共享单车2000多公里,怎么计费?

谢碧波:共享单车公司规定,跨地域骑行的话每分钟200元,那我不是要骑到破产了。所以我就联系上了该企业负责人,刚开始他也不支持我,但看到我真的在做这件事以后,可能被感动了吧,就减免了所有费用。

新快报:有人质疑你是在商业做秀吗?

谢碧波:对,很多人问是不是共享单车企业在赞助我,其实并没有。

新快报:现在这辆车怎么样了?

谢碧波:伤痕累累。刚从拉萨运到了广州的共享单车公司,公司再把这辆车赠送给我,现在还在走流程。我想把这辆车摆着我的公司里珍藏着。

新快报:这段旅程给你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谢碧波:刷新了我的一些观念。一开始我受到各种鄙视、嘲笑和指责,后来人们又赞我很勇敢、很强大,尤其是一些有过类似想法但没做的人。这让我重新认识到,勇敢就是敢于出发,其实方法总比问题多,上路了就会有办法。什么是强大?就是能够经得起外界诋毁及自我内心挣扎,仍然能坚定方向,继续前行。强者擅于让灵魂和身体至少有一个在路上,强者善用行动影响别人。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