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跨界导演侯克明: 只要与电影相关的我都愿意尝试

时间:2017-11-23 01:09  来源:新快报

■1996年1月,拍《官场现形记》时,侯克明(左一)在拍摄现场与演员蓝天野、李翔在讨论中。

■侯克明在电影《神女峰的迷雾》中扮演吴新竹的定妆照。

11月19日,为期5天的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顺利闭幕。从这一届开始,有着13年历史的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将永久落户广州,每年举办一次,少年儿童们能通过大银幕欣赏到许多国际优秀儿童电影、动画片。

本届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的主席是侯克明,是位老电影人了。从22岁出演北影版《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再到担任电视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经历了多次跨界与转身。2015年,他还导演了3D版电影《白毛女》。

“我干得比较杂”,一直身兼多职的侯克明表示自己习惯了这种状态,“只要是与电影相关的我都愿意去尝试。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见习记者 黄驰波 ■图片:受访者供图

多重角色 与儿童电影结缘是偶然

1979年,侯克明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他参演过的一些电影包括《神女峰的迷雾》、《许茂和他的女儿们》,当时反响较大。后来他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执导了《毛泽东与卢德铭》、《官场现行记》等剧,获得不凡的收视率。

“我从16岁开始在北京电影厂工作,啥都干过,场记、制片、编剧、导演……与电影相关的我都感兴趣。”21岁时,侯克明开始独立创作剧本,后来在北京电影学院念导演专业,毕业后他留校任教,《老炮儿》的导演管虎是他带过的学生。

从老师到从事儿童电影,侯克明说皆因偶然。“2003年,国内电影圈知名的于蓝老师,带着儿童电影协会在北京电影学院举办研讨会。我当时担任副院长,负责研讨会的工作,就这样慢慢接触,然后被于蓝老师拉进了儿童电影的队伍。我算是儿童电影圈的新兵,2009年后接过会长的班,一边学一边干。”

这一跨界就是十多年。2012年夏天,侯克明导演过一部《我和神马查干》的儿童电影。电影讲了一个男孩呼斯勒离开草原去县城生活,不得不与自己心爱的白马查干分开的故事。

提起创作初衷,侯克明回忆到,这个故事是在真实故事基础上的加工,“故事是我们在内蒙古途中发现的。现在牧区很多孩子到县城、旗里去接受教育,乡镇中小学开始‘撤退’,孩子们离开原住地,有一些新的不适应。片子后来获得金鸡奖提名,说明大家对这个创作还是肯定的。”

但比起动画片,真人演的儿童电影所受的关注度略低。对此,侯克明认为,“这个问题实际上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儿童电影有多种类型,比如《哈利·波特》这类好莱坞的奇幻片就很受孩子欢迎。当然,娱乐化的动画片是需要的,能给孩子带来欢乐。但应考虑影片的教育意义,有些片子在这方面可能做得不够。”

坚守内心 首次设立无障碍观影专场

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457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儿童电影的贡献却屈指可数。不少家长“吐槽”,每次走进电影院,总觉得没有适合儿童观看的电影。“其实我们每年制作的儿童电影占比和好莱坞不相上下”,侯克明说,据国家广电总局统计,目前国内年电影总产量约700部,其中儿童电影40部左右,动画片30余部,占总量10%。

产量上来了,却面临一些商业化道路上的困境。这一届的广州国际儿童电影节,侯克明与协会商量后,专门设立了5000平方米的创投单元交易展区,把儿童电影产业链上各类专家,包括国内外知名导演、儿童文学作家、编剧、发行影院与动漫公司负责人等都邀请到广州,希望能促成动画产业的交易投资。

商业化的同时,侯克明也没忘记保持儿童电影节的“初心”——以儿童为主角。

今年,国际儿童电影节的商业放映是222场,还在广州市内100所中小学放映。考虑到农村孩子看电影的机会可能较少,11月16日下午,电影节的40多位评委前往从化山区的一所中学放映电影。“去到大礼堂一看,1000多个孩子在等着我们,一问才知道,有些好几年没看过电影了。”

侯克明还留意到了视障儿童群体。本届电影节前,他从上海邀请到无障碍电影创始人蒋鸿源,把《麦豆的夏天》等儿童影片制作成无障碍影片光盘,送去广州启明学校放映。蒋鸿源也到学校给视障孩子们讲讲自己的故事。“拍一部电影,赚钱是重要任务,它还是一个文化产品。我跟启明学校的老师说,我明年还要来,给孩子带来新的电影”,侯克明说。

踏入儿童电影界第14年的侯克明,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不轻。“我从于蓝手上接过旗子,慢慢意识到这份工作既要懂教育、懂电影,还得懂艺术,把这份工作做好对下一代成长有重大的意义。”

对话侯克明

儿童不可过分沉溺 二次元动画

新快报:在你看来,电影节永久落户广州会带来哪些影响?

侯克明:影响分两方面。一是这次来参展的40多部国际电影中,有20部获过国际大奖,我们希望通过举办电影节让广州的小观众们看到国际上最好的儿童艺术作品,获得艺术熏陶。

第二个是推动儿童电影产业化、市场化发展。目前,儿童电影需要改革与突破。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广州市政府在儿童电影产业上有长远规划。我们来到广州,请到儿童电影产业链上各类专家,共同针对问题进行“会诊”,找到新的办法。

新快报:国内儿童电影市场总体需求在上升,但成功范例较少,这是为什么?

侯克明:儿童电影需要深耕细作,现在我们很缺世界范围内有影响的动画影片。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很多儿童电影是低成本制作,相对之下画面可能不够漂亮、剧本不够新颖,影院不愿意排片。第二是孩子平时要上学,考虑到这方面影院可能会减少排片。后来就变成儿童电影剧本少、拍片数量少、投资人也不愿投资的恶性循环。国内现在中低成本的动画创作很多,有点陷在这里了。

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真正有了好的儿童片,如何让孩子走进影院,而这个问题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

新快报:新媒介时代,电影创作者如何把握儿童受众的观影趣向?

侯克明:这两年中国动画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影院动画,但是这些影院动画并非都是为了孩子拍的,相当一部分是为了青年人。为孩子拍的电影分两种,animation和life action(动画片与真人电影),这次影展主体是真人演的儿童片。随着数字化技术广泛运用,二维、三维动画增多,部分专家包括我在内认为,希望孩子们看一些真人演的电影。因为一个人过于沉溺二次元动画,可能会对现实感有疏离。动画片与真人儿童电影都有,可以让孩子对真实世界也有更多认识与了解。

新快报:对于下一届电影节有怎样的规划?

侯克明:这届电影节的筹备时间有些紧,有很多亟待改进的地方。以后会逐渐地向其他城市辐射。这次我们与CCTV-6合作放映三部儿童电影,让各地的孩子可以看到。电影节后我们会做一个总结,然后找出下一届电影节的思路。

我们接下来还会拓展新媒体方式,这次邀请了B站,引进新媒体艺术作品,期望下一届广州有更多的中小学生参与进来,有更多的孩子来观影。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