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研究之路要做原创, 不要太追求时髦和热闹

时间:2017-12-01 03:15  来源:新快报


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汤涛:

■新快报记者 王娟 实习生 张毓莹

这两天,“新科”院士汤涛被人问的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数学研究领域痴迷30年,您是如何做到的?”

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研究生院院长、数学系讲座教授汤涛温和地笑言:“能坚持下来,最主要的是乐趣。有兴趣的驱动,有小小成功的乐趣,然后就能坚持下来。没有兴趣的话,是没办法坚持不懈的。”

“好老师能让学生找到学科奥妙”

“我们那个年代,没有受到过太系统的学习。”1963年出生的汤涛,因父亲工作的关系,在老家安徽舒城县和北京之间穿梭读书。“书念得好”的他在学校是出了名的。“数学竞赛考得比高中生还好”。汤涛回忆道,读高中的学长常拿着不会解的数学题来找他。“当时我读初三吧,他不会做的我会做,我还觉得挺有意思。”

1978年,读书勤奋的汤涛从北京石景山区的普通中学考上了北京市第九中学。“这两年高中学习,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汤涛坦言,“感觉我中小学10年,能记得住的知识,都是这两年学的。尤其是班主任王知勉老师等,让我领略到各学科的魅力。”

他的数学启蒙也得益于高中时数学老师的引导。“他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把很多题目解得很有趣,还能引导我进入不同的思维维度。”如此一来,数学在汤涛的脑子里,也开始产生各种奇妙的化学反应,激起了他对数学浓厚的兴趣。而这一开始,就再也没停下来。

两年后,汤涛顺利考入了北大。喜欢抽象思维的他,坚定地报了喜爱的专业:“当时,我对数学、化学都感兴趣,就都报了。”被北大数学系录取后,汤涛在这里遇到对自己进入计算数学领域起了重要指引作用的老师滕振寰教授。“即是大学教师又是硕士指导老师的滕先生,带我走进了数学研究之门,还为我今后的科研之路埋下了引子。”

“好的老师能够让学生找到学科的奥妙以及科研的乐趣。”汤涛还记得,他在国外执教时,到英国访学巧遇恩师滕振寰。两人重拾北大期间感兴趣的一个研究方向,两人为了一个研究课题讨论一个多月未果,分别返回北京和温哥华。就在回去的飞机上,汤涛突然有了灵感,理清思路想出了解决方案。他兴奋不已,下飞机后马上发传真给滕老师。而此次参评院士的成果,就有他和老师一起合作研究的结晶。

“教学不是负担,而是乐趣”

此次当选为中科院院士的汤涛,在计算数学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面对院士的荣誉,汤涛表示心情平静。“该上班还是上班,该工作还是工作。”汤涛笑着说。作为深圳第一位“本土”院士的他还一再强调:“我是南科大的院士。”

2015年来到南科大的他,被聘为南方科技大学副校长、数学系讲座教授。甫一上任的他就为南科大大一学子们讲授高等数学课,他说:“这是我工作25年来第一次正式在内地高校的讲台上给大学生上基础课,很期待。”不过,他工作数十年来,只有3年多时间没有授课。

在他看来,“教学不是负担,而是乐趣。对于科研来说,教学是一种调节,更是一种促进。”汤涛觉得,一个好老师,做教学或做研究与管理的时间分配,应该是一半一半的。

在南科大初创时期,汤涛就投身于南科大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事业中,并在推动南科大科研体制机制创新、研究生培养教育跨越式发展、数学学科建设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他介绍,南方科技大学至今已有19位院士,其中有10位是像他一样的全职院士。“一个院士并不代表什么,但学校能不断产生新的院士,或不断有院士加入,是衡量一个学校水平的重要指标。”

汤涛坦言科学家的研究之路,需要“耐得住寂寞、经得起失败……有恒心、耐心和信心,但最重要的是,要做原创、别人没想到的东西,不要太追求时髦和热闹。”但汤涛也表示,最痛苦的事情,恰恰就在于该如何确定具有重要性和独创性的研究方向。

据悉,此次成为院士的汤涛,也是从近百名数理学部院士候选人中脱颖而出的。“大家做的研究成果都很有原创性和系统性,实力也都很强。”他谦虚地笑称,自己能最终当选,也有运气的成分。

对话汤涛

让孩子从做题中找到数学的乐趣

新快报:您怎样看待这份荣誉?

汤涛:这是对我以前研究工作的一个认可,以后还要继续努力工作。这是人生的一个重要节点,获得这种荣誉还是很开心的。

新快报:得知这个消息后,您第一时间和谁分享,准备如何庆祝?

汤涛:家人、同事都有电话表示祝贺。庆祝是肯定要庆祝的,但因为孩子们在不同的地方读书,我自己也很忙,最近在准备南科大申请博士点的工作,所以还没有时间庆祝。(笑笑)不过学校就快就放寒假了,等孩子假期回来,我们一起吃顿好吃的,庆祝一下。

新快报:您平日里有什么爱好?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

汤涛:我忙成这样,兴趣无外乎聊聊天、散散步放松一下。以前打球、游泳那些运动都没有时间去做了。有时候我还是会忙里偷闲,我一直都强调,一个人不能把弦绷得太紧,能放松还是要放松一下。我也不鼓励一周工作7天,每周最好要休息一天。

此外,我每天睡7小时以下会受不了。我一般都会保证7个小时的整块睡眠。因为如果不睡够觉,一天精神都不好。

而休闲时光,会带女儿逛街骑骑车,做一些和研究没关的事情。

新快报:如何激发和引导孩子们走向数学科研之路?

汤涛:我们培养中学生,有点急躁。家长参与的因素太多,造成了人才太大的浪费。中国在数学奥赛上拿的金牌是最多的,但获奖者至今没有人获得菲尔茨奖(数学界的诺贝尔奖)。但其他拿金牌数量远远低于我们的国家,有(科学家)得到这个奖项。这就是因为,我们长期教学生做题的技巧,而不是领会到这些题的妙处,以及独立思考出答案的过程,应该让孩子从中找到数学的乐趣,激发兴趣。所以,教育一定要遵循规律,不要急躁,不要功利,要慢慢将孩子的兴趣激发出来,让他们在以后的学习上有持续的兴趣。

新快报:计算数学到底是什么?和我们生活有怎样的联系?

汤涛:计算数学最早的应用是做天气预报的,这在有计算机之前就被研究了。电视台的天气预报都是算出来的。随着计算机的出现和发展,计算数学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但光有好的计算机,是不一定能算快算好。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把连续的数学方程变成离散的程序,通过计算机,得到更快更准确的数值结果。

比如我的研究,涉及到自适应网格计算。比如研究海洋气候的变化,我们通过数学推导,找到局部变化大的地方,再用很精细的网格计算出这个局部地区的气候变化,以此就能快速知道整体的气候分布。其应用包括锁定台风核心的地方,预测在哪里登陆等。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