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陪孩子做作业时 家长请留存一念温柔

时间:2018-01-11 01:30  来源:新快报

《小别离》原著作者鲁引弓:

“鲁老师,你说我孩子需要出国吗?”

鲁引弓面露无奈的微笑。

几年前,还在浙报集团做高管的鲁引弓不会想到,“玩票”写了小说《小别离》后,他会被无数焦虑的“中国式家长”视为“知心大哥”。

自从《小别离》被拍成电视剧,鲁引弓就经常被家长拉住问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也许并不需要一个精准答案,只是憋闷了太久,太需要一个出口。《小别离》聚焦低龄留学问题,展现出三个家庭的矛盾和纠结,让无数家长看到自己的影子,心有戚戚焉,甚至泪流满面。

鲁引弓知道,他触到了“痛点”,应该继续追问。

2017年尾,鲁引弓的新作《小舍得》在花城出版社出版。此次聚焦的是幼升小、小升初学生的家庭。家长们焦虑的是 “起跑线”,生怕孩子一步落在人后便全盘皆输。新书一出炉,便引发众多家长甚至孩子的共鸣,难怪有人将鲁引弓称为“热题材神投手”。

现在的鲁引弓已转型成为作家。与做媒体时的犀利冷静不同,现在的他更“暖”了,“给读者一份暖心的力量,这是作为小说家的使命”。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图片:受访者供图

机场的一瞥酝酿出《小别离》

鲁引弓是浙江人,大学时代则是在广州度过。毕业于中山大学中文系,文艺学硕士,当年差点被分配到羊城晚报,但难舍故土的他还是选择回到杭州。从一线记者做起,一直做到钱江晚报副总编辑、红旗出版社总编辑、浙江日报报业集团数字采编中心总编辑。这位从业20多年的“新闻老兵”,近年来在工作之余进行文学创作,如今已经转型,成为浙江传媒学院教授,驻校作家。

2014年,《小别离》出版,很多人说是一口气通宵读完的,“太真实了”。而写这本“成名作”,鲁引弓只用了17天。

他调动了自己十多年的积累,缘起只是因为在浦东机场的一瞥。

2013年8月底,他到机场送朋友。那时临近北美学校开学,他看到许多小留学生拖着行李箱,像候鸟一样飞到大洋彼岸。出关的孩子头也不回,父母哭得泪流满面。这一幕,让鲁引弓突然有了写作的冲动。

“在报社我分管科教这一块,每次开会,记者们都会谈到小孩留学这个问题。出去吃个饭,只要有妈妈们在,也会聊到小孩的教育问题。这是个热点。”为了避免“拖延症”,鲁引弓一下班就写作,只用了17天便成稿。“当时还是写来玩玩,媒体还是主业”。

“有孩子觉得自己是作业堆里的孤儿”

没想到,《小别离》出版后,立刻就有影视机构想买下版权,并问他还有没有别的作品。一次,鲁引弓转发了一条来自广州的新闻,是关于一家知名补习机构的话题。“鲁老师,你写写这个吧”,没一会儿,一堆家长和读者就给鲁引弓留言,希望他能再写写幼升小、小升初的烦恼。

为了写得更深刻、更真实,鲁引弓花了一年时间,跑了北上广几个城市去采访。如今回想起来,那简直是一趟“虐心”之旅,鲁引弓说,他每天都充满了“负能量”。“家长们焦虑,我也焦虑,因为写小说要有‘代入感’,要是做记者采访就没有这么心累了”。

鲁引弓采访了很多家长,明显感受到母亲比父亲更加焦虑,“陪做作业的大部分是妈妈,妈妈管孩子更多,所以也更急”。

鲁引弓说,他每天晚上在小区里都会听到做作业时,母亲骂小孩的声音,把孩子的书包文具丢下楼的声音,孩子呜呜哭的声音。顷刻之后,父母又会打着手电筒,到楼下把书包文具捡回家。

“有个孩子对我说,他觉得自己就是作业堆里的孤儿”,鲁引弓很心酸,他一下子就想到农村留守儿童的形象,“城里的孩子不也是被留守在书山题海里的孤儿吗?”他感到一种悲哀,“设想一下,国家未来的接班人都是补课一代,那会怎样?孩子的自由活力、生命野性都没有了。没空去想生活的意义,生活是不会答应你的”。

“你帮他绕过坑却是推他进一个更大的坑”

在写《小舍得》的时候,鲁引弓常常庆幸,自己的孩子已经上了大学,不用再担心“输在起跑线”上的问题。“那时也讲这句话,但大家没有这么急。过去少了几分没什么影响,但现在是为了排名、筛选,所以孩子们为了应付考试就拼命刷题。就像运动员四年才能参加一届奥运会,如果差一点点,你四年的努力就白费了”。

于是,孩子们都在“抢跑”。幼儿园时学习小学课程,小学时学奥数、学中学课程。“跟不上了,就永远跟不上了,这批往前走的孩子,到时是另一个层级的了。”《小舍得》中,补习老师这句话,在现实中不知震慑了多少家长。

当然,也有坚决说不让孩子补课的家长,后来又有多少“打脸”了?

《小舍得》的主人公南丽就是这样,她是报社高管,原本打算让孩子按部就班地升读地段小学和中学,但看到很多“牛娃”的刻苦之后,她开始不淡定了。同时,因为大部分同学“抢跑”,南丽要强的女儿主动要求去补数学课,结果越补越多,科学、英语纷至沓来……

“小孩读书有个生态系统的问题”,鲁引弓说,有些孩子在“抢跑”的大环境下,无法忍受自己“不优秀”。另一方面,对于老师来说,“抢跑”的孩子比没有补课的孩子先掌握了知识,就不爱听讲了,老师就会无形中加快速度。至此,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用书里的话说,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上补习班是通过考试的捷径,家长让孩子抄近道,但是别忘了,孩子是要自己慢慢成长的,你帮他绕过坑,实际上是推他进一个更大的坑。”鲁引弓写《小舍得》,意在对父母进行提醒,孩子是最没有安全感的,而家长是孩子的第一道保护屏障,要接受孩子“未完成”的状态,“你自己都有拖延症,为什么不能原谅孩子写不完作业?”鲁引弓希望家长能在这现实中释然一点,放下执念,对孩子再多一点温柔。

“读书是很苦的,它就像一条黑暗的隧道,但是家长的一念温柔就像隧道里透进一束光,让父母和孩子互相依靠。”

“一念温柔”,是鲁引弓反复强调的。他不是强求家长们彻底超脱,而是在保持努力的时候,记得保持善良,毕竟你面对的是一个纯真无瑕的孩子。

作家的使命是提供一份温暖

从媒体人到作家,很多人好奇鲁引弓这位“报社老兵”是如何成功跨界的。鲁引弓认为,他并不算纯粹的转型,因为从事的还是文字工作,拿了这么多年的笔还是没有放下的。而且作家和记者有共通之处,都是在关注社会的热点,“我写小说的选题和我做总编时挑选题是一样的。在报社时记者们拿着选题来问我,我要迅速决定哪个做头条,这是一样的”。鲁引弓说,他的小说受欢迎是得益于从事媒体的多年训练。

此外,写小说和做媒体一样,都需要懂人心,懂这个时代。它们都是内容产品,只不过新闻是通过采访得到信息,再从中迅速得出一个结论。而小说是故事,“故事里的情感是比信息里的知识更加珍贵”。

鲁引弓说,记者把现象揭示出来就可以了,后续让有关部门去关注、整治,但作家要提供一份温暖。

他总是喜欢想象一个场景:疲惫的白领们,在忙碌一天之后回到一个人的家里,偶然拿起一本书看看,能透一口气,开心一点,明天继续去上班;台灯下,家长们在辅导孩子做功课之余,看看《小舍得》,发现自己刚才比较凶,想着等下要对孩子温柔一点。

“这就是我写小说的目的,我要给他们一份暖心的力量,一种高度,一种价值观,让他释然。”鲁引弓说,“这就是人为什么需要文学,是让你有一个深呼吸,让目光在更远的地方停留。”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