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连APP都隔几天就更新 你如何才能不被同龄人抛弃?

时间:2018-04-12 10:50  来源:新快报

前段时间,一篇文章成为人们讨论的热点,在那篇讲述摩拜单车被美团收购,创始人胡玮炜获得巨大财富的文章中,有一句话打到了所有人的痛点——你可能正在被同龄人抛弃。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代,“害怕跟不上”成为一种普遍的焦虑。小到个人都在呼喊“我要构建终身学习的能力”,大到企业都在忙着转型升级,连手机APP每隔几天就要迭代更新一下,就怕被用户无情卸载。

然而成长都是伴随着阵痛的。尤其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转型升级绝非易事,需要充足的资本,需要有魄力的领导,还需要机遇和一点点运气。

无论如何,敢于迈出第一步是最重要的。正如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肖风华说,你不知道下一次浪潮何时到来,但在它来临之前,赶紧学会游泳。

广东是改革开放前沿之地,作为广东出版业的滥觞,67岁的广东人民出版社也在锐意创新,可以看作是广东传统企业正在转型升级的一个缩影。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拥抱创新,他们不会被时代抛弃,因为他们在构建时代,推动时代前进。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图片:受访者供图

 


■为了及时发货,广东人民出版社可谓“全体总动员”,从社长到普通员工,都来帮忙打包发货。

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肖风华谈传统出版业转型升级:在被下一波浪潮拍死之前  要先学会游泳

2018年新年过完开工没多久,肖风华就忙得停不下来。忙完手头工作一有空暇就钻进库房,打包准备邮寄出去的新书。和他一起埋头苦干的,还有很多平日里坐在案头编书的编辑、做公众号的编辑。虽然是做打包小工,但大家兴致勃勃,挺有干劲,“网店生意太好,没办法”。肖风华笑着说。

今年三月,广东人民出版社网络事业部推出了“爆款计划”,在天猫、当当、京东等网络销售平台上,订单激增,而年后打包工人人手不足,仓库物流速度跟不上网购速度。为了保证消费者有良好的购物体验,做到及时发货,出版社可谓“全体总动员”,从社长到普通员工,都来帮忙打包发货。而这番热闹景象,在两三年前可是没有的。

“以前来库房,我是带着编辑来看黑压压的滞销库存,现在则是通过我们的手,一本一本地把自己编的书卖出去,这感受真真切切”。在广东人民出版社,肖风华度过了最宝贵的青春岁月,也经历了出版业的辉煌和平淡。在他看来,有着67年历史的广东人民出版社正处在发展的关键期。这两年,他敢想敢拼,做出了一系列创新改革,目的只有一个——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遇,让这家老牌出版社重新年轻起来,焕发勃勃生机。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图片:受访者供图

只会埋头编书,不行了

“我每天都很焦虑。你说为什么有些项目只有个计划书,就能拉到投资人的钱”,肖风华扔掉手里的烟头,又抽出一根香烟点上。

在这个资本快速流动的时代,肖风华毫不避讳他对资本的渴望,对创新的渴求。这两年,他看了很多关于资本运作、产业发展方面的书籍,希望跟上时代,用最新的思维把被动的局面盘活。

“以前,在出版社工作真是舒服,一年不怎么辛苦也能拿个十几万。但现在只会埋头编书,不行了。你必须不断学习,才能跟上这个迅速更迭的社会”。

2003年硕士毕业后,肖风华进入广东人民出版社,成了一名图书编辑。那时的肖风华是如假包换的文学青年,他的梦想是“做自己喜欢的书”,但没过多久便发现这是个奢望。

肖风华曾在一篇文章里回忆当年:“进出版社的第一年,我写了无数的策划方案,不是找不到作者,就是被作者拒绝;不是被上面否掉选题,就是审读不通过。我第一个真正的选题是《指尖的飞翔》,这本最早的全国高校BBS小说集卖得还不错。最重要的是,我变得‘成熟务实’,这让我得到了更多来自前辈的出版资源。”

当理想遇到现实,坚守还是退缩?肖风华认为,“有策略的妥协是你和现实发生关系的一个不算坏的选择,前提是:充分了解现实。”

也许正是从那时起,肖风华成为一个现实主义者。现实总让他焦虑,进而思考出路。

左手打造IP,右手网络卖书

近年来,随着网络大潮的冲击,作为传统文化产业的出版业风光不再,出版模式老套、盈利模式单一,受众对电子读物的青睐等等,都让出版社的发展举步维艰。

“要说出版社,也是文化创意产业啊,但这种过时的生产模式把我们箍住了,成了为别人作嫁衣的平台。我们是‘二传手’,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只是内容的组织者”。 肖风华说,这样的企业根本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市场主体,只能坐以待毙。

要做文化的传播者,更要做文化的创造者。带着这样的信念,肖风华开始了他的改革。

广东人民出版社创建于1951年,是广东省社龄最长的国有综合性出版机构。2016年开始,作为出版上市公司——南方传媒的重要一分子,在省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的大力支持下,广东人民出版社积极尝试转型融合,先后成立宣传推广部和网络事业部,左手打造IP,进行新媒体运营;右手加大网络销售力度,同时自主策划出版新媒体图书。

肖风华说,在成立网络事业部之前,网络平台的月销售额只有2000元。在去年引入团队之后,一年的实洋达到876万,今年则有望突破3000万。如今的广东人民出版社天猫旗舰店,在全天猫海量的网店总排名中位列第80名,这在国有出版社中算是凤毛麟角了。

虽然业绩亮眼,但卖书并不是肖风华的最终目的,而是要在流量上获益,在互联网经济中找到出口。“比如说,当粉丝突破10万之后,很多企业会和我们出版社合作,通过出版社的图书、页面把流量导到他那里去,进行分成。卖书可能并不赚钱,赚钱的是流量变现、流量增值和数据,以及各种流量嫁接的可能性”。

此外,广东人民出版社还紧跟“风口”,试水知识付费、线上一对一共享教育等新模式。今年,他们和广州说文解字公司联合出品的语言学习平台——千语街APP也上线了,核心内容由暨南大学一带一路语言研究所研发,平台涵盖了多种语言的学习课程,再加上纸质图书教材打包销售,成为一个新的赢利点。另外,致力于打造中国第一计算机编程学习培训平台的零壹学堂也在紧锣密鼓中筹备,垂直细分领域知识付费平台是肖风华正在关注和投入巨大热情的热点。

建立起新的话语传播方式

老牌出版社转型升级,对人才的要求也更高。如今的肖风华求贤若渴。他说,今后还要成立混合所有制公司,引入职业经理人制度,让核心员工持股,“被市场估值的时候,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是核心团队出走以后,你的公司还值不值钱,我们一定要把核心团队和公司绑在一起。”

肖风华说,他不想把焦虑感传递给员工,但要有危机感,要让大家动起来。“如果我们不快人一步动起来,就会丧失很多时机”。

肖风华的创新是艰辛的,也是孤独的。在出版业中,几乎没有一个可以参照的成功案例,只能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他说现在锻炼起来,是为了在被下一波浪潮拍死前,先学会游泳。

其实,肖风华也可以按部就班地做他的社长,大可不必如此拼。但他说,他这么折腾不是为了赚大钱,而是“尽本分”。

“广东人民出版社,是有人民二字的。我们要以传播党和政府的声音为己任,现在习得市场能力,也是为了更好地宣传,而不是鹦鹉学舌。”肖风华说,只有建立起新的话语传播方式,新的产品形态,才能使传播更有技巧,声音更嘹亮,也更加顺应新时代的群众文化需求。

而作为广东“最高龄”出版社,该社也始终立足广东本土文化传播。比如,近年来围绕客家文化,广东人民出版社做了很多项目。从2016年开始《世界客家文库》的10年规划,计划出版纸质精品1000种,建设包含1万个条目的客家文化大数据库。2016年-2018年,广东人民出版社计划出版《世界客家文库》第一辑,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顶级专家学者担纲主编,建设包括《客家学经典论著》(30种)、《全球客家通史(10卷)》等在内的客家文化专著。《世界客家文库》中的两个项目先后获得2017年、2018年国家出版基金1900万元的资助。

“广东人民出版社,就是要打造粤版好书,为人民服务。”肖风华说。

 





人物小传

肖风华,男,汉族,中共党员,1973年3月出生。2003年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至今已在广东人民出版社工作15个年头,历任方志编辑室编辑,市场图书编辑部副主任、主任,副社长,现任广东人民出版社党委书记、社长。

肖风华从事编辑出版工作多年,获第一届“中国好编辑”称号,以及“书香岭南”全民阅读模范个人称号等。策划主持多个国家出版基金项目和文化产业项目,策划多本有影响力的主题图书,策划、责编图书获多项国家、省部级奖项。代表作有《革命年代》《毛泽东、斯大林和朝鲜战争》《父母昨日书》《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世界战争:20世纪的冲突与西方的衰落》《学人文库》系列、《当代作家文学回忆录》系列、《粤派评论》丛书、《新批判文库》《百家小集》系列等。主要关注中国当代文学发展状况、中国思想界历史与现状、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播以及中国近现代史研究领域,近几年重点关注文化产业发展、媒体融合、资本运作等方面。

对话

如果员工进社五年后没进步,那是我的失败

新快报:您一年看的书很多吧?

肖风华:其实并没有。主要是工作太忙,没时间看书,有时候思考个问题都会被随时打断。下了班还要和同事们在微信上谈工作,有时候凌晨两三点还在沟通。微信真是个让人烦恼的发明啊。

新快报:微信也让阅读碎片化了,并且碎片化阅读也已经成为现代人阅读的一种习惯,对于传统出版业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件好事。

肖风华:其实我并不排斥碎片化阅读,但碎片化被推崇得太厉害了,学习还是要系统化的。就像我们在网上付费买了很多课,但听了以后只是满足了那一刻的获得感,其实并没有讲透,知识链条并未联通。

为什么很多人说,听了很多课以后觉得没什么用?因为太多碎片化,人反而无所适从,如果世界是由碎片构成的话,人会很迷茫,需要寻找一条轨迹。而我们试图描绘出一条轨迹,让点和点之间能连起来。所以除了系统课程之外,我觉得纸质书是非常有用的,它是个很霸道的存在,必须从头到尾看完。就算你挑着看,也得浏览一下目录吧。我始终认为学习是件需要强迫的事情,太方便就不学习了。

我有一个幻想,假如一本纸质书只有两年的“保质期”,你不读完墨迹就会消失,必须在字迹有效期内读完,你会怎么办?这个很有意思,说不定以后可以出版这样的书。

新快报:您现在关注的重点是文化产业发展、资本运作等领域,但作为文学专业出身的人,人文社科类的书还有时间读吗?

肖风华:人文社科类的书看得很少了,可以说现在是在“吃老底子”(笑)。不过我觉得,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经过规范的学术教育,有了正确的思维模式之后,很多东西都不难理解。比如说,做学术首先是要界定概念,在概念没弄清楚之前不发表言论。其实这就是基本的学术规范,这一点就可以把你和“吃瓜群众”区分开来。自己不乱讲,也不轻易被别人忽悠。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后现代”是最热门的,但这个词在不同的语境下用,涵义完全不同。可当时同学们言必称“后现代”,老师很生气,“究竟什么是‘后现代’你们搞懂了没有?没搞懂就不要乱说!”这个对我的影响是比较大的。就是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警惕这个世界,不盲从。

新快报:没时间睡觉,没时间看书,为什么这么拼?

肖风华:也有人问我,干嘛这么折腾,其实你不折腾也没人怪你。但我觉得,广东人民出版社作为党和国家的企业,要对党和人民负责。集团把我放在这个位置,我就得有所作为。其次,我不希望我的员工被时代慢慢抛弃。如果一个员工进来五年后和五年前没什么差别,那我觉得我是失败的,我对不起他们,所以还是动一动吧。

“功成不必在我”,作为国企的一把手,就是应该对企业负责,尤其要对员工负责。不是说要拿多少工资,而是获取更多的能力。说实话,和我差不多同时间进来的员工中,有的还和当年差不多,如果形势一变化,就很难工作下去了。我希望广东人民出版社能建立一种企业文化,从领导层到普通员工,都要不断学习,因为这样才能适应这个瞬息万变的社会。无论是中年人还是青年人,永远要对新鲜事物保持热情,这也是对待生活的基本态度。如果你对生活都没热情,生活也不会反馈给你想要的东西。

新快报:您认为自己是理想主义者还是现实主义者?

肖风华:作为70年代生人,我们的青春期正好是激情澎湃的80年代,个个都是热血少年,所以理想主义的旗帜很早就在心里扎了根。我们这代人聚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会谈谈情怀和理想。我身边很多同龄人,为了情怀,亏本的事情都愿意做。所以人年少时的理想会秉承一生。我想以后自己也写一本书,写写我自己经历小镇青年成长故事,相同的教育,大致的家庭,为什么大家却走上了迥异的人生道路,这个有点意思。

新快报:在出版社工作15年,经历了业界的高峰和低谷,也积累了丰富的销售和管理经验,您是否想过乘着创业的东风自立门户,或者跳槽到更大的平台?

肖风华:在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出版社编辑是一份不用坐班、收入不错并且社会地位较高的工作。等到了2010年左右,我感受到了危机,当时国有出版机构的市场份额渐少,民营出版机构异军突起。那时有民营出版社来挖我,但我不想去,因为广东人民出版社是整个广东出版业的滥觞,发源地就在这里。在这个比较关键的时期,把广东人民出版社带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带,这是我的使命。等我的使命完成后,再谈其他的吧。

社长书单:

谈起广东人民出版社的图书,肖风华如数家珍。他为新快报的读者开出了一份新书单,在这个春风和煦的四月天,不妨一本本读下去。

蔡澜四部曲:《江湖老友》《红颜知己》《饮食男女》《妙趣人生》

●作者:蔡澜

●推介理由:这是著名作家蔡澜的一套散文集。其中《江湖老友》精选了蔡澜写文化名人的文章,如金庸、黄霑、黄永玉、古龙、成龙、吴宇森等。作者对这些人物的描写,妙趣横生,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蔡澜已在国内出版了近百本简体字版的著作,本书选取的角度比较独特,其中不少文章是首次结集出版。而《妙趣人生》则精选蔡澜回忆悲欢往事,品鉴生活细节,阐述生命哲理,抒发人生感慨的文章。作者妙笔生花,叙事、状物、写人、说理,皆明白如话,妙趣横生,而又余味无穷。

《脊梁》

●作者:鲁文、田胜利

●推介理由:担当是共产党人的魂,是脊梁精神。这部电视剧同名小说直面正风反腐热点,以赤子之心,为民心所向。电视剧被视为《人民的名义》第二部,今年拟在央视一套播出。

《纪连海说西游》

●作者:纪连海

●推介理由:纪连海被誉为《百家讲坛》“十大名嘴”中的“最另类”。这本《纪连海说西游》,从取经五人组的出身开始,一直讲到取经五人组胜利归来为止,中间讲到很多问题,会得出一些让人震惊的答案。

《缓缓穿过人群:“小确伤的一代”心灵读本》

●作者:柯勇

●推介理由:这是一本今年3月才出版的新书。80后写作者柯勇提出“小确伤”的概念,他对话吴冠中、许知远、严歌苓等人,用札记形式写出了他们的精神漫游和生活历险。既具有文学性,也具有社会性。

编 辑:赵静明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