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人物 >

“潇洒先生”蔡澜:尽量让自己活得快乐,别人怎么看随他去

时间:2018-05-31 08:56  来源:新快报

5月26日下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和方所主办的蔡澜读者见面会在方所广州店举行,引得几百名读者前来“围观”,把偌大个书店挤得水泄不通。这个会吃会玩儿的老头儿,实在太深得老广心水了。毕竟,不少“好吃”的老广是看着蔡澜先生的美食节目长大的啊!哪怕是在有了“舌尖”、“寻味”等系列美食纪录片解馋的今天,很多人还是喜欢顺着蔡澜的推荐去找好吃的。在“叹世界”这件事上,广州人也算是擅长,但谁都不敢说比得过“讲饮讲食”的标杆性人物——蔡澜。

“蔡先生,如何才能活得像您一样呢?”这是多年来,蔡澜被问到过最多的问题。他开朗豁达,吃遍美味,见多识广,异性缘超好,还有金庸、倪匡等这样的一群老友,此等人生谁不羡慕。

“用心,去活得有趣。”蔡澜的回答很简单。然而单是做到“用心”已是不易。

蔡澜开读者见面会,基本上不会自说自话,从头到尾一言堂,他喜欢让读者随意提问,从问题出发分享人生见闻、所感所思。哪怕是一个毫无味道的问题,他也能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引申出一个令人回味的答案。

在日前广州这场读者见面会上,蔡澜用了一个小时回答问题后,主持人说为了不让蔡先生太累,就此结束吧,但蔡澜说“还有多少人想问,举手”。台下又哗哗举起十几只手,“好,让你们问完吧”,蔡澜笑眯眯地说。

这样的一个老头儿,谁不喜欢?

所以,我们不如就把见面会上的二三十个问题逐一呈现吧,原汁原味,用这些关于美味人生的文字“拌饭”,也是极好的。

■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 芳

■摄影:新快报记者 夏世焱

关于美食: 濒临绝种的动物很多 但濒临绝种的食物也很多

相较于时下人人追求的“健康饮食”理念,美食家蔡澜的美食态度可能没那么“健康”,他被人津津乐道的一个标签是“猪油爱好者”。

这种因为高胆固醇而被很多人避之不及的动物脂肪,在蔡澜眼中却是一宝。他总是说餐馆里吃不出以前的味道,究其原因,是因为不敢用猪油。他甚至在自己的网店中贩卖一罐罐的猪油酱,谓之拌饭“灵魂”。

在吃这件事上,老饕蔡澜随性豁达:喜欢吃就吃,不要贪吃即可。快乐最重要。

问: 有什么美食令您魂牵梦挂而又未尝过?

蔡澜:世界之大,100岁活个三四次也未必能吃到你想吃的东西。美食是可以做学问的,是无止境的,要讲的话又是一本书了。

问:什么情况下我们才会觉得“吃”是一件特别开心的事情,而不只是为了充饥?

蔡澜:这个要分人,有些人味觉比较迟钝,每天吃同样东西也不会觉得闷,有些人则是永远不满足的。先要把自己建立起来,对得起自己、父母、兄弟姐妹,对得起比你年轻的朋友,尊敬比你年纪大的人。这是一个简单的原则,我就是按照这个原则一直活下来的。

问:最近国内美食节目让人眼花缭乱,请您谈谈对这些节目的看法。

蔡澜:现在很多人写美食,途径也太多了,每个人都有可以发表自己意见的渠道。但在发表意见的时候,要尽量想下这些有没有人写过。我就强调一定要多读书,因为很多想法古人已经有过了。如果把自己没有吃过的东西就写下来了,那就会被人笑了。感想可以写,但批评的话,迟一些吧,先读书。在评价美食中,我会先去做比较,再把自己比较过程中的感想写下来。如果你什么都不懂的话,就去批判人家,会露出马脚的。

问:我刚来广州工作没多久,想问问您觉得广州有哪些好吃的?

蔡澜:好吃的很多,可以慢慢找,其实广州人都爱去番禺吃。如果是市内的话,白天鹅宾馆的点心是一流的,你可以从那边开始。

问:我是一名医生,知道您一直是很豁达的人,年轻时尝遍了很多美食,也推荐过猪油拌饭类的食物。您现在年纪大一些,对此类食物有没有要注意一下?

蔡澜:年纪大了有两种人的话不能听,一个是老婆,一个是医生。我有个朋友有点倒霉,因为他娶了个做医生的老婆(现场读者闻之大笑)。我觉得健康分心理方面和生理方面,很多东西想吃却不让吃,心理就很抑郁,最后就容易得病,反而去得早。而精神上的健康,自己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身心就很愉快,这样人体会产生一种激素,就会抑制身体中不好的激素,反而活得久。很多人对于喜欢的食物都会吃得比较多,但我这种人,是“这里吃一点点,那里吃一点点”,这样就不会有毛病。

问:粤菜在您心中是怎样一个地位?

蔡澜:我是潮州人,粤菜我非常熟悉,也非常喜欢。但我不会因为是广东人的关系就最喜欢粤菜,我更喜欢江浙菜多一些,也希望大家去尝试一下。

问:我是江西人,觉得来了广东之后这里的江西菜很少,您怎样评价江西菜?同时我平时也会写美食文章,有自己的公众号,但是相比之下八卦类的文章好像更受读者欢迎,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蔡澜:你要自己思考下江西菜到底好不好吃,为什么它没有成为像粤菜川菜这样大的菜系?江西菜可能它有本身地域性很窄的地方,不过我很喜欢你们的醋。关于写公众号文章,其实写文章无非是两个目的,一个是讨好自己,一个是讨好别人,所以你自己决定。

问:端午节将至,能推荐一下好吃的粽子吗?

蔡澜:东莞道滘的粽子种类多也非常好吃,有一款很有特色,是把一块肥猪肉浸在糖水中,第二天再包在糯米里蒸,肥肉便统统融化在粽子里,有甜有咸,非常好吃。我还喜欢嘉兴粽子和马来西亚的娘惹粽。娘惹粽又叫蓝粽,里面加入当地的蓝花,剥开来是蓝色的,很奇怪,很漂亮,很好吃。

问:您近期吃到过的最好吃、令你感动的食物是什么?

蔡澜:我前几天在四川吃到几道菜很不错。有一道叫“膏肝”,是用纱布把猪肝里的纤维去掉,再用鸡汤去煨,再蒸出来就是一块膏,可以浮在汤上才算合格。我这次去四川就是找这类古老菜式来吃。

有一件事让我痛心疾首,什么菜都变成火锅了。不光是川菜,潮汕牛肉火锅也遍地都是,慢慢地潮州菜被人遗忘,以后不需要大师傅了,都开火锅好了,没有大厨少掉很多成本。但这是非常没有文化的东西,大家可以喜欢,但我绝对反对(现场响起掌声)。年轻人要吃就去吃,但是大师傅要保留下来,年轻人以后想吃好东西的话至少还能重现。濒临绝种的动物很多,但濒临绝种的食物也很多。


■蔡澜读者见面会引得几百名读者前来“围观”,把偌大个书店挤得水泄不通。

关于男女: 没经过一段很深刻的融情蜜意,那就不要结婚

很多人说,蔡澜是一位风流名士。而他自己也毫不避讳对美女的喜爱。

金庸先生曾说老友蔡澜,见识广博、人情通达,“女友不少,皆接之以礼,不逾友道,男友更多,三教九流,不拘一格。”

蔡澜说他出的书有200本了,写女人的占比不少,从名门闺秀到酒吧艳女、从普通女职员到大明星,皆在他笔下。他并不只是八卦批评,也教女人该如何提升自己,悦人更要悦己,倒有点“妇女之友”的意思。

问:您现在有没有特别想做的事情?

蔡澜:我现在想做的,就是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生活,简简单单。所谓佳人首先是个性开朗,如果个性很忧郁的话,周围人都会被影响到。第二是博学,知识多,不要什么话题都答不上。最后一个就很难了,要比较温柔吧。(现场读者笑)

问:在您的节目中,总是能看到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旁边还有漂亮小姐姐,那么美丽的女性对您是怎样一种存在?

蔡澜:其实这个问题,有两个字“悦目“,你明白的,眼睛快乐也很重要。

问:您对结婚这件事怎么看?

蔡澜:人不一定要结婚的,不喜欢结婚就不要结婚。如果没有经过一段很深刻的融情蜜意,那就不要结婚。

问:您和金庸、倪匡、黄霑被并称为“香港四大才子”,这三位中您跟哪一位关系比较密切?对其他三位又作何评价?

蔡澜:我很反对所谓“四大才子”这一称呼,金庸先生是位大家,不应该把我们这样的三个“小喽啰“跟他混在一起。我们都很尊敬他,他是巨人,我们是小孩。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必然有金庸先生的著作,所以这个是不一样的。

我最喜欢倪匡先生,他好像外星人,不像地球人,他会教我怎样用钱,我花钱本领都是他教的。我记得很早前,他喝醉酒在计程车里吐,司机回头刚要骂人的时候,他马上把一百块钱塞给对方,立马就平息了这件事(当时的一百块还是很多的,差不多现在的一千块)。所以钱一定要花得好,要用得开心。其实开心并不是戴个劳力士手表,也不是买辆奔驰,首先要先买一张好的床,这个很重要,所以如果你要孝顺的话也可以先买一张好床给你的父母。

关于人生: 都说人生苦短,为什么不能“人生甜长”呢?

金庸先生曾说,蔡澜是一位真正潇洒的人。率真潇洒而能以轻松活泼心态对待人生,尤其是面对人生中的失落或不愉快遭遇的处之泰然。不但外表是如此,而且是真正的不萦于怀,一笑置之。

金庸先生说,魏晋名士有些是假潇洒,但蔡澜绝不是硬扮漂亮。他特别怀念和蔡澜一起相对喝威士忌、谈天的快乐。因为和开朗豁达的人交流,也会被感染。对于这点,蔡澜也很“傲娇”,曾在书里写道:“我们被青年人认为是七老八十的,但心境比他们还年轻。”

问:在很多人眼中,您是一个很潇洒的人,您怎么定位自己的潇洒?

蔡澜:尽量让自己活得快乐一点就可以了,别人怎么看随他去,但自己也要有个限度。

问:您一直说看开一点,但我怕自己看得太开会变得越来越堕落,这个底线是什么呢?

蔡澜:你这种人呢,其实就属于一种叫做“但是”人。别人一说什么,这种人的回答就是“嗯嗯嗯……但是……”今天从这里开始,不要再做“但是”人。真实一点,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没有“但是”。

问:按您的观察,我们与国外的年轻人有什么不同?

蔡澜:其实每个国家每个省份的年轻人大体上也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要分,我认为只能分为努力的和不努力的两种年轻人。

问:现在年轻人有很多压力,好像快乐就是功成名就、赚很多钱,您怎么看待这种想法?

蔡澜:人要独立思考。以前人的生活比我们辛苦多了,但在最辛苦的那个年代,有些人还是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式去思考,去培养乐趣。时代是一个很残酷的事情,都会有一些人活得不如愿,那大家不还是都在好好地生活,人的意志是很强的。

问:很多人都说“人生苦短”,“人到中年百事哀”,如何才能活得像您一样写意?

蔡澜:人生苦短讲了几千年、几万年,还是很短,既然知道人生很短,为什么要苦呢?一定要甜,为什么不能“人生甜长”呢?自己喜欢的尽量去做,不能完成的也不能勉强。在这个大千世界里,尽量争取到一席地位,争取到发言权。如果可以的话,就努力做到某一方面的专家,这件事很难也很容易。如果对一个东西研究50年,一定是很精的,到时候一定会有自己的发言权,也一定是有自己地位的。

我们还要学会做人,看起来理所当然,但是很不简单。现在年轻人多数是很迷茫的,其实老是去想就会很迷茫,不去想就OK了。不愉快的事情不要去想,心理上的痛苦只能用想得开来解决了。(注:刘思贤对此文亦有帮助)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