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深读 >

“深井实验”或成广东古村活化标杆

时间:2017-11-07 02:13  来源:新快报

■4月9日,深井工作坊在肖兰凌公祠举办了面向村民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我们一起来聊聊深井”茶话会,听取村民对微改造的意见。

广州第一个自下而上、公众参与的古村微改造:“深井实验”或成广东古村活化标杆

这里曾是明清时期中西通商交往的重要门户,是清政府“一口通商”时期的“法国人岛”——外国商人的居住地,也曾是1922年陈炯明叛变、孙中山乘坐“永丰舰”脱困的地方,但也是广州的贫穷村。去年10月开始,一群一群的大学生、年轻人走进这个安静的古村,他们走访村民、做设计、开影展;和村民们一起吃龙船饭、开茶话会、咨询会,还租下了一间民居做工作室,当起了长住的深井人——既不是政府大包大揽,也没有交给开发商,正是以这样一种与别不同的方式,被称作“深井实验”的深井古村微改造悄然启动,这也是广州第一个采取自下而上、公众参与方式实施的微改造。

■策划统筹:何姗 ■采写:新快报记者 何姗 黄婷 莫冠婷 摄影 何姗

微改造核心:

多主体参与,自我更新

活化利用约300间

空置物业,改善环境

有700年历史的深井村是广东省第一批传统村落。

深井以它的古朴宁静吸引着都市人,48处文物、历史建筑、传统风貌建筑、还有众多未列入保护名录的明清祠堂、古民居遍布老街深巷之中,还有远近闻名的“深井烧鹅”、“深井霸王花汤”等特产……但老房子不少已衰败、空置成危房,大门深锁。目前全村有空置的房子282栋,占全村的20%,而与邻近的小洲村、黄埔古村相比,深井还是养在深闺人不识。作为保护村落,深井不能像别的城中村一样卖地大拆大建,村民多靠出租田地与房子度日,人均分红一年不到1000元,不到石牌村的1/10。

深井村的现状是绝大多数古村的缩影:历史文化遗存未得到保护与利用,资源优势未转化成产业优势,如何解决古村保护与发展的矛盾?如何通过古村活化令村民过上富裕美好新生活?这是全国古村活化都面对的难题,也是这次微改造的目标。这意味着微改造不仅仅是整治一下路面墙面、改造一下给排水消防等基础设施这么简单。

“这么好的文化,没有很好发展起来。我们要发扬、推广它的传统文化,把文创产业引进来,这不是一个建设项目,不是要建一批新东西,不是要拆掉什么,要靠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以及居民还有政府的协商和合作,微改造是有很多主体参与,是自我更新,这才是微改造的核心。”深井微改造项目负责人、中山大学李郇教授说道。

李郇曾以自下而上、公众参与的方式改造厦门曾厝垵而知名,公众参与可使相关的利益群体充分表达自己的诉求,协商共治,实现社会公正,激发社会活力,重构社会关系。随着经济发展转型、城市更新时代的到来、城市治理注重以人为本,社区参与式规划正成为国内规划实践的热点与趋势。《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也提出:“引导、激励相关利益主体积极参与改造,实现利益共享共赢”。

广州市城市更新局、黄埔区城市更新局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在考察了曾厝垵等地后认为,深井村不能拆除重建一次性开发,而是注重人居与产业的可持续发展,过去自上而下的“蓝图式”规划方式无法适应。深井没有别的路可走,可以尝试自下而上、多方参与、共商共建共享、多渠道筹资的“工作坊”方式引导改造。

“希望能将差不多300间空置的物业改造,活化利用好这些资源,才有东西给外面的人看,才可以去创收。盘活之后,经济效益增加,村民也可以增加收入。还有就是搞好环境,整治好路面,解决好交通堵塞。”村委副书记、村微改造工作组组长凌志鸿表达了这样的愿望。

三大活动公示、征求村民意见

最关心保护利用好老房子

2016年4月,在黄埔区更新局支持、长洲街道、深井村委领导下,由中山大学、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设计研究院、广州市衡信土地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广东城印城市更新研究院作为第三方技术团队组成了深井工作坊。

深井村改造是以街道、深井村经联社为实施主体,村民享有决策权,从规划初期就参与改造,表达自身的利益诉求,为方便与村民沟通协商,工作坊租下了丛桂坊8号为工作室,天天开门,让村民自由出入。

根据《广州市城市更新办法》第二十五条:城市更新片区策划方案应当按照有关技术规范制定,并应当按程序进行公示、征求意见和组织专家论证。

除了日常沟通,工作坊在制定片区策划方案过程中通过三次活动、两周例会制度来听取村民意见、协商解决问题。

最重要的一次征询意见活动是2017年5月12日,在肖兰凌公祠举行深井微改造策划方案公示讨论会,全村14个经济社的社长及村民代表都来了,大家最关心的是祠堂、古民居,都希望保护好这些老房子,但因为没钱修,或者不知道怎么修,这些老宅都荒废下来。“怎么能够有人来出钱修?”“怎么用起来?”“怎么运营?”“怎么让外面来的人多留一天?”

另一个大家关心的是停车,好几个社长都提出因为停车位不够乱停车的问题,希望能设置停车场、集中管理。

在此之前,工作坊也有两次面向全体村民的咨询活动:

2017年4月8日,在深井大飞岗荷花池戏台前,中大城市规划系的学生展出深井改造的规划设计作业,向村民介绍宣传微改造,并征集村民的愿景与意见,路过的村民都纷纷在展板上贴上写着自己愿望的小纸片。这一天收到的意见有122条,涉及社区发展、社区环境、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社区管理五个方面。

一位抱着孩子的妈妈指着旁边的一片小树林说:“那里的运动器械比较旧了,地面又是硬地,怕孩子摔了不安全,可以参考附近的中山公园的儿童乐园,类似塑胶粒的地面,孩子摔下去也不怕疼。”这个提议得到一群妈妈、奶奶们的附和。

第二天,即4月9日,工作坊在肖兰凌公祠举办了面向村民及社会各界人士的“我们一起来聊聊深井”茶话会,请来了熟知深井村历史的深井小学老校长、古宅愚园的主人、新深井人埔衣坊青草阿姨、长洲社工小朱姐姐等人。

村民们的意见都集中在如何传承深井的历史文化与传统工艺——

老校长凌叔建议按照传统把现在的大戏台改名叫“社稷堂”:“我们要传承祖辈遗留下来的文化遗产,不要让这些东西遗失掉。”

新村民青草阿姨特别提到:“深井古村原住民的妈妈们,有非常多的手艺,可是她们原先在纺织类、手工类的行当,由于机器大生产而消失,妈妈们已经没有工作了。她们有多年的传承,为什么不召集起来,让她们能够获得更好的创业项目?”她还提醒要注意传统文化的口述历史记载。

两周例会有区更新局、长洲街道、村委代表、村民代表参加,重在沟通村民的需求与古村改造项目的落实。

“每一个方案都会跟你们一个个来讨论的,最后决定权在村民。”在一次例会上,李郇讨论一栋古建活化的用途时说道。

凌志鸿认同道:“村民肯定要接受的,村民接受不了,修完了没意义的。”

李郇还强调:“村民一定要在村里面,别觉得把房子租出去就算了,我们不希望深井村最后没有村民了。村民在这个地方,收入水平又提高了,这个才是最难做的。”

村民与工作坊共识:深井将成文创基地、慢生活岛

对于村民们的意见,工作坊都一一落实在策划方案中:

前山凌公祠已经开始修缮,首批村民或经济社的老宅也将由政府修缮,用作社区图书馆、博物馆等,为今后大批古民居的活化利用作示范;飞扬阁将活化利用为社区营造工作室和村史、村文化展示室;将建设入岛即停的停车场,外来人与村民通过穿梭巴士接驳进村;挖掘在“深井多留一天”的慢岛体验内容,如手工艺教育体验活动等。建设儿童公园的建议被优先列入首期三大节点的改造计划中,用旧物废料改造一个环境教育儿童乐园。

通过多次活动沟通协商,工作坊与村民们都形成了共识:要保持深井岛安静、宁静、平静的文化氛围,挖掘利用好深井的历史文化资源、山水农地生态资源、毗邻大学城的人才资源,未来的深井不是一个旅游区,而是创意产品研发、教育讲学为主导的“大学生文创基地”、休闲体验为辅的“慢生活岛”。

(下转10版)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