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时尚 >

Rapper说唱歌手 生活比歌词精彩

时间:2017-08-10 02:16  来源:新快报




■新快报记者 毛静 实习生 陈依莎/文(受访者供图)

近期最受关注的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可谓是将潜在发展了十几年的中国嘻哈带到了前台,大量说唱歌手有机会站在舞台上,借节目的东风获得更多关注。

除了这一文化的音乐特质之外,我们也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支持着这些说唱歌手在不被市场和社会双重认可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玩着Rap?而他们的现实生活又是什么样的?这些年他们曾经历过什么?

A 以歌词的力量改变生活

人物

Mossa,“一指”创始人之一。

档案

参与创作了团体专辑《海墘个孥仔》、《大吉利是》、《语潮》和国语专辑《11:11》;2016年发表自己第一张国语混音专辑《人生如歌》。

“第一次接触说唱是十几年前买打口碟,看到黑人封面的CD感觉很新鲜,就买回家听。十块钱五张,开始听觉得很难适应,好像在乱唱,毫无章法,慢慢听习惯了,越听越顺耳,其实不是他们乱唱,是他们唱的跨度大,节拍运用得比以前接触的音乐更大胆和密集。”

Mossa最大的获益,是更加明白了生活、生命和自己人生的追求。

2006年,广州大学毕业,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正当所有人羡慕他的工作时,Mossa却辞职回汕头开始了音乐道路。

这是他人生中相当大的一个转变,放弃高薪工作从零开始,经过十余年时间,终于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我一路收获的是不停为目标在追求答案的技能和经验,大家在拼命赚钱,但是赚来干什么?要赚多少?要怎么赚?这些问题其实对于我来说,都在这一路上满满地获得了答案。”

是否会将说唱作为自己的毕生事业?Mossa深有体会:“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做说唱音乐,起初都是爱好,因为服装的潮流,因为各种外在的原因,因为喜欢Hip-Hop。”

但是几年过去,大家又会有各种变化,有些人觉得只要能赚钱,只要市场需要什么样的音乐,就唱什么,反正美国的说唱也是这样,为了钱唱,唱到有朝一日说唱没市场了,就唱别的……

但Mossa觉得,说唱除了能给人带来一定的金钱和名声,还可以用歌词的力量,去改善这个社会,去影响年轻人甚至下一代。

但这同时也是一部分说唱歌手所避讳的部分,因为最直观的原因,就是他们觉得唱正能量的没市场,不能引起社会舆论的关注,没有话题性,单纯靠写娱乐类型的芭拉歌赚钱,这也不是目的。

Mossa说“这么多芭拉歌来来回回都差不多,我们要的是做最独特的一个团体,这也是Hip-Hop音乐要做到跟别人不一样,树立独特的风格是一个很重要的标识。”

对话

新快报:对中国的说唱音乐有什么期待?

Mossa:期待更多年轻人能做出更好的说唱音乐,从技术上、音乐性上、思想上这三方面,去好好琢磨自己的能力,出一些能让外国人震撼的说唱音乐。

新快报:你认为Rap最重要的是什么?

Mossa:听歌、写歌、练嘴、看书,专心致志、去伪存真,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沉淀积累直至爆发绽放。

B 想到有趣题材或没用过的押韵,兴奋

从只有十几个观众的专场,到有上万人参与的音乐节,“讲者”创立到现在已有12年时间,并不是外界所看到的一路平步青云,其中的坎坷也许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学生时代没钱,要面对大众对Hip-Hop音乐的误解,还要面对家里人的反对,种种经历和场景都历历在目。”有失落,也有收获,“除了些许名利,最大的收获是开心和信心。有时候想到一个有趣的题材或没有Rapper用过的押韵,会无比兴奋,这种创作的满足感是用金钱也买不回来的。”

开始的时候,没有公司和经纪人团队,所有杂七杂八的事情都要自己一手包办,工作室装修、举办活动、宣传通告、公关联系、省吃俭用交工作室房租,加上身边的人不理解,为什么要把Hip-Hop当事业?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让人觉得在这条“单行道”上走得异常孤独,但音乐赋予了鼓励的力量,如同不离不弃的梦中情人一样,赢了一起狂,输了一起扛……

“讲者”的成员们最初与其他Rapper一样,也是因为爱好,但对现在的“讲者”来说,说唱已成为他们的事业。

“以前圈子的氛围没有现在这么好,只能自给自足,通过赚钱养活爱好。现在环境完全不一样了,Hip-Hop音乐逐渐被大众认同和追捧,也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全职Rapper,通过互联网营销,体现自己作品的商业价值,从而发展为事业。”

人物

讲者,成员Fat B、Y-Man、Ono

档案

成立于2005年,发表专辑《讲.态度》、《Still Alive》、《新青年》、《好嘢》、 EP《The Generation》、《抽根Mixtape》。主要成员:Fat B,创办人,广东元老级说唱歌手,曾多次参加MC battle并夺得优秀名次;Y-Man,成员,个人单曲《好好先生》曾在“广州新音乐十大金曲排行榜”中连续三周夺得冠军;Ono,成员,Beatbox高手,2009年首次参加即兴说唱比赛夺得亚军。

对话

新快报:对中国的说唱音乐有什么期待?

讲者:中国的说唱音乐肯定会爆发成为主流音乐之一,期待中国说唱的每种风格都会有自己的一片天空,到时候各种流派的说唱就像百家争鸣一样,非常热闹。

新快报:你认为练习Rap最重要的是什么?

讲者:像学习外语一样,听、说、写。

 





C 街头卖唱so what?开心就好

人物

安大魂

档案

第一届《中国有嘻哈》全国70强,代表作《人类》、《艺术家》、《城中一支花》。

“15岁时第一次接触嘻哈音乐,因为当时也跳街舞,嘻哈音乐节奏感很强,因此喜欢上这种风格。真正接触嘻哈是2011年报名参加Battle比赛,那是2011年11月5日,所以我把这一天定为我正式玩嘻哈的日子。”安大魂玩嘻哈六年,当年报名参加Battle比赛,80多位参赛选手只有安大魂一位女生,她甚至还不会freestyle,只是单纯觉得只有自己一个女生,能吸引到的目光会多一点,没想到只是单纯为填补虚荣心的一次参赛,让她走上了Hip-Hop之路。

“曾经在街头卖唱,也因此交不起房租,一天收入有时候只有十几块,有时候唱完累得不行,还得拖着厚重的音响搬上5楼。回到家,打开手机,听着微信里房东因没有按时交房租而冷嘲热讽的话语,内心五味杂陈。”

也想过做别的,但还是没有退却,最终坚持下来。“街头卖唱so what?只要开心就好,我最喜欢以歌会友。”

这些年玩说唱最大的收获就是朋友,一群陌生人因为音乐走到一起,变成像家人一样。“音乐跟朋友永远在我生命顶端,也因热爱而放弃本来的工作,使生活变得拮据,越来越穷,但同时也越来越开心,整个人也自信很多。”她说

作为女Rapper,安大魂在《中国有嘻哈》中让不少喜欢嘻哈音乐的女生都燃起心中那团火,虽败也吸睛。

“此次能上节目纯粹是运气,之前就想把音乐变成我的职业,现在节目出来了也就更想了,但这过程也很艰难。一开始是自己瞎玩,现在要变成职业音乐人,确切地说是音乐演艺人,做音乐的确赚不了钱,主要靠演艺,不像一些人可能经纪公司会处理好一切,现在也有演艺公司想跟我签约,但我是拒绝的,虽然他们可能会让我稳定下来,可我怕我驾驭不了,只是疯狂演出,丢了时间跟音乐,赚了钱却玩不了音乐。”

安大魂表示,现在的她,只想循序渐进,还要学习很多东西。

对话

新快报:对中国的说唱音乐有什么期待?

安大魂:希望大家做的音乐,内容性能更高一点,每个人的风格不同,有些喜欢轻松的,但也不是说奢华的就不好。中国人多,做出来的风格就多,这是我们的优势。现在会想向这方面发展,想过发片,因为我现在团队的歌曲比较多,所以还是先积累个人作品。 新快报:你认为练习Rap最重要的是什么?

安大魂:多听多想多唱,接收资讯,多写,但也不要为了发歌而发歌。

D 女Rapper做电台 颠覆偏见

人物

胡岚 aka KG

档案

从小写歌,2014年创办Hip-Hop电台节目《Real Hip-Hop Gang饶舌正党》(荔枝FM可听)开始正式做说唱,代表作有《Like This Like That》、《City Street》和《Autumn Rain》等。

“一直喜欢音乐,也写歌、跳街舞,比较喜欢有律动的曲风,但还不了解什么是Hip-Hop文化,后来高三的时候想自己做电台,推广一种音乐类型,推荐一些好的歌曲,当时大多数人都不了解说唱,所以我就选择了Hip-Hop,做了一个《Real Hip-Hop Gang》饶舌正党电台。每天除学习外,所有时间都在查资料、找歌、录电台,极大程度提高了我对说唱的认识,也因此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且了解后就越来越喜欢说唱,到后面也就自己做了。”

从小写歌的胡岚,2014年创办电台节目《Real Hip-Hop Gang饶舌正党》,开始正式做说唱,凭借嗓音和歌词,从为数不多的女Rapper中脱颖而出。

“我做的时候女Rapper很少,而且我个人风格比较偏男性化,偏old school,所以不太喜欢当时很多网络上那种女Rapper的风格,主要克服的是很多不了解我的人对女生的偏见,上来只为调戏和聊骚的。”

后来国内出了一个专门说唱的软件,上大一的胡岚每天都玩,基本用尽了上面所有的伴奏,活动也基本能拿名次。“到现在还有很多人都说是因为那个软件认识我的,我也在上面结识了我第一个制作人老顾,开始用他的伴奏做歌,同时加入澡堂帮,也开始去外地演出,后面才加入了我现在的团队ROOTSKID。”她说。

说唱对胡岚来说,曾经也只是爱好,她认为说唱维持不了生计,更担心把兴趣做成职业会掺杂别的因素,导致音乐不纯粹或自己的思绪不干净,她得赚钱养活它。但一路走到现在,家人比较支持,家人表示,既然她花了这么多时间去做这件事情,去演出,实力也不差,为什么不把它当做事业呢?不管是不是暂时的,至少有物质上的回报,支撑她继续做下去,也不是一件坏事。

“一些演出和比赛会请我去当嘉宾,我也很喜欢演出,增长经验,其实内心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对自己的要求高了,对很多事的理解不一样了,总体来说,我可能比很多人幸运。”

对话

新快报:对中国的说唱音乐有什么期待?

胡岚:我觉得一步步来吧,现在主要希望能让更多人去了解说唱,受众群扩大了,地基就打好了,以后如果说唱能进入主流市场,发展前景是很大的。做好自己的东西,做一张mixtape出来,明年可能在国内几个地方办巡演。

新快报:你认为练习Rap最重要的是什么?

胡岚:最重要首先是踩点,拍子抓稳再抓顺,然后再管韵脚,不能做没有思想的念白机。希望想要做说唱的所有Rapper,不要浮躁,保持清醒,松弛有度是最好的,只要坚持做好自己满意的东西,该来的自然都会来。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