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时尚 >

LOVE YOU奔向爱情 到你的城市说爱你

时间:2018-03-01 11:23  来源:新快报





■Meg与大Q的工作室

元宵节特别策划

中国人有守土归宗的传统,自古以来离家在外、远走他乡的流离和迁徙,都会被看做生活和命运的最次选择。但随着时代的变化,奔赴爱情,跟随爱人脚步,会让人更勇于放弃安逸熟悉的环境,咬牙用爱情婚姻的安全感替代地理环境变迁对人的冲击。在你的城市说爱你,每一条道路两旁都有鲜花和荆棘,伸手摘花,未必如愿,但出发的那一瞬,已成就更勇敢的自己。

■新快报记者 梁彧/文 受访者供图

A

Meg&大Q

纵横多个城市的爱情长跑

一个是来自小城市的憨直穷小伙,一个是来自大城市、准备赴维也纳音乐学院进修的纯真女孩,两个本应风牛马不相及的人,却上演了一场纵横在湖南、北京、天津、广州等省市的爱情长跑。

那是2007年,大学辍学后的大Q,和半年后即将去留学的Meg,一同到湖南长沙,向一位知名调律师傅拜师学艺:“学艺的地方很偏僻,去网吧都要40分钟,所以业余时间,就只能和同门师兄妹们聊天打发,我和大Q年龄最相近,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满师之后,大Q前往北京实习调律维修,Meg则回到天津继续做留学准备,两个城市很近,已经成为好朋友的两人,也就经常往来。渐渐地,Meg对这位师兄暗生情愫,后来还鼓起勇气表白了,但结果可想而知:“那时候其实对自己很没有信心,因为当时我是那种有点壮壮胖胖的女生,又比较矮,师兄又高又帅,而且他以前的女朋友也很漂亮,他自己也一直很喜欢高颜值的事物。”看到眼前的Meg,其清瘦程度完全想象不出她对当时自己的形容,直到看了她以前的照片:“后来,我为了成为一个他喜欢的人,在广州和天津两地异地恋的时候开始减肥,那时平均两个月见一次吧,每次见他之前我就会上称,最狠的一次减掉了20斤。而且我也一直在保持体型,大Q也是,后来在我的帮助下他还减掉了10斤。有一句话说,好的恋情是彼此都在恋爱的过程中成为了更好的自己,我觉得我们就是那样的。”

回忆当初Meg 的表白,大Q 说:“我当时没回应,其实是因为我觉得不现实,因为两个人生活和成长的环境都差得太远了,而且她还即将要去留学。”但感情一旦启动了,就很难刹车,即使没回应,大Q在不经意间也忍不住对Meg好,就在Meg父母回美国留下她一人过年的那个春节,不忍留下Meg的大Q邀请了Meg和自己一起回家过年,也就是在那个自己成长的小城市,两人走到了一起,从此也开始了一场纵横多个城市的爱情长跑,这一跑,就是八年,大Q和Meg足足用了八年时间,才获得Meg父母的点头和祝福。

特写

Meg在美国跪求父母让其回归

刚开始的时候,是广州和天津两地异地恋。后来,大Q来到了广州,这个他从小立志要来打拼的城市。

Meg说:“当时虽然两个月才见一次,但是我越发地觉得自己想要留在这个人身边。”可是摆在眼前的现实是,距离她去留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此时必须作出抉择:“有一天,那个18岁的我,对我的父母说,我不想去维也纳了,我要去广州。”

可以想象,父母当然是不接受Meg的决定的,但18岁的她,并没有多想未来,而是单纯地想要把握眼前人,即使她并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到底有多爱她,甚至她还知道,自己的爱比他的要多:“我跟爸妈聊了很多很多,也告诉他们我做好了到广州的准备,找好了学校继续学业等等,拗不过我的坚持,不过更多的是父母心疼我,他们最后还是尊重了我的决定。”

大Q也回忆道:“其实我当时是不敢开口挽留她的,因为我怕毁了她的前程,也怕我没办法将她留在身边一辈子,但Meg把何去何从的问题,抛给了她自己。”。

当时大Q的工作还不算太稳定,经济条件不算太好,两人住的地方,是一套大房子隔出来的小公寓,Meg的妈妈来探望她时还能看到老鼠在脚边大摇大摆地走过:“妈妈很生气,一直在劝我回美国。”

在Meg父母的多次劝导下,Meg终于肯一起去美国:“但我当时只是想陪父母一段时间,毕竟离开家这么久,心里还是有所愧疚的。”直到上了飞机,Meg才发现一个很严峻的问题:父母只帮她买了去程的票,并没有买回程的票!而她和大Q,当时谁也买不起回程的机票:“我知道,这时候只能靠我自己去打动我的父母了,不过当时我只能想到一些比较幼稚的方式,例如下跪,现在回想起来,虽然成功了,但觉得特别对不起他们,很不懂事。”

大Q在广州为爱创业小获成就

其实早在Meg被父母带去美国的时候,大Q就有预感,她可能没那么容易能回到自己身边,但他并没有做声,而是在心底暗下决心:“我希望凭自己的努力给她一个未来,也希望能获得Meg父母的点头和祝福。”

在Meg离开后,大Q紧锣密鼓地开展了自己的创业项目,那是一个设计师集成店的平台, 大Q抱着一颗迎接Meg回归的心,没日没夜地经营,终于在Meg回来的时候,平台渐上轨道:“因为创业开始阶段是最辛苦的,Meg常常因为那段时间没有陪在我身边而道歉。”

回到广州后,大Q教Meg如何做客服,两人双剑合璧:“因为我和大Q做客服,可以第一手获知客户的需求反馈给设计师,但设计师往往对我们说,你们只管卖,因为你们不懂设计。于是,大Q就决定要自己做一款包。”

大Q开始研究面料,钻研设计,自学做包。虽然当时平台已经上了轨道,但才刚刚赚了第一桶金,就要将这一桶金用到产品的开发上,确实有点吃力。大Q只能自己扛着面料,地铁公交交替换乘才能运回家,以至于钱包被偷了都不知道:“第一批,我们只够钱做30个,没有师傅肯帮我们做,于是我们天天去求人家,最后才有一家答应了。”

做好后没地方存货,只能放在家里,30个包包就已经堆满了他们当时住的顶楼铁皮屋,本来就已经很热的天,透气的空间越发的少了,但又不舍得开空调:“有时候洗完澡特意不擦干身上的水,然后就在天台来回跑,好凉爽。”虽然条件不好,但回想起那段日子,单纯的Meg还是觉得很快乐。

坚持八年终获首肯和祝福

直到去年,Meg的父母终于对他们说:“可以结婚了。”

“当时我从美国回来后,我爸妈一直处于对大Q的观察状态,他们在观察他够不够爱我,因为我的父母很相爱,每天吃饭前都会和对方说我爱你的那种。”Meg回广州后,经常和大Q与父母通视频电话,告诉两人的近况,其间大Q也会试探Meg的父母,两人关系是否能更进一步:“一直未能获得首肯,大Q坚持一定要得到双方父母赞成和祝福才能在一起,这一坚持,就八年过去了。”

去年,一通长达一小时的视频电话终于结束了他们的爱情长跑,得到了父母的同意,Meg说:“挂掉电话后,我们两个人都哭疯了。”

Meg的父母唯一的要求,就是大Q要给Meg一个正式的求婚:“大Q并不是一个浪漫的人,而且很抠门,哈哈,不过他做任何事情都很认真,很在意细节,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对我,这也是最打动我的地方。”比如在一次Meg的父母和奶奶回国的时候,大Q突然在机场泡起了茶,让大家莫名其妙,但原来,他是要端茶给长辈,让他们同意他和Meg一样叫一声“爸爸妈妈”。这样的举动,憨直又诚恳,令人感受到了大Q的重视。

“在很久以前,我说以后的求婚戒指里要有对方的印记,结果他就记住了,也实现了。”如今,Meg和大Q除了在广州拥有自己的品牌,自己的工作室和一只柴犬,还有了两人的爱情结晶,他们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日渐安定。

 



■穿上凤冠霞帔的Punch与丈夫曹玉坡。

B

Ivy&Leon

一件闲置“卖”出了一见钟情

接受采访的时候,Ivy和Leon正在埃及旅行,能和心爱的人一起探索埃及的神秘是Ivy从小的愿望,而Leon,则一如既往地追随Ivy想要去的地方。

原本在扬州做医生的Leon,2015年前往广州学习的时候,考虑到只是短暂停留,就想到在线购买一些家居闲置物,就这样,在一件闲置买卖之间,他认识了Ivy:“在线上聊天,只感觉她是一个很开朗活泼的女孩子,莫名地很想和她见一面。”

于是,Leon和Ivy约到了地铁站交易,不过这第一次约会却不太顺利,Ivy因为堵车,晚到了一个小时,最后两人只是匆匆见上了一面。虽然只有两三分钟的会面,但Leon却对这个风尘仆仆赶过来的女孩子有了好感。自此,Leon开始对Ivy展开猛烈的追求:“他说要做我的私人家庭医生,为了配合Ivy的星座和年龄,还说自己是射手座的绝配白羊座,跟我同年。”

堕入爱河的人,就算对方撒点小谎也可爱,渐渐地,Ivy就被这个对自己献出真心的男子有了好感:“但始终是望而却步,毕竟距离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Leon鼓起勇气,向Ivy发出了到扬州旅游的邀请。这一趟短暂的旅程,让两人确定了彼此的关系,Ivy也很坦诚地向Leon挑明两人以后的去向问题。彼时,Ivy已经到了深圳工作和生活,而Leon为了让Ivy安心,又“撒了一个小谎”:已经安排好到深圳工作的事情了,为了“圆”这个谎,Ivy回深圳后,Leon每周末前上完夜班,就飞到深圳与Ivy见面,两天后再飞回扬州继续上班,每周来回打飞的日子,持续了两个月:“因为约会频次其实还是很密的,所以要不是后来他自己坦白,我都根本没有发现,原来他为我撒了那么大一个谎。”

特写

坦白后,Leon决定放弃扬州医院的工作到深圳发展。第二天一早,Ivy陪着Leon飞回扬州见父母,隔天凌晨又飞回深圳,这一匆忙的旅程里,Ivy除了遇到自己在国内看到过的第一场雪,还遇到了两人爱情的第一道大坎,那就是Leon父母的反对:“毕竟Leon在扬州医院的工作有正式编制,比较安定了,要去几千里之外的深圳从头再来,陌生的人际关系,还有高企的房价,在老人家看来,太冲动了,有顾虑也是很正常的。”

不仅父母,就连周围的所有人都不太看好他们这段爱情,要在一起面对的困难,实在太多太多:“偏偏,我们异常坚定,认定对方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能找到心中的那个人,这比中彩票都难得多,其他又算得了什么呢。”

自此,Ivy和Leon开始了爱情长征路,频繁地往返扬州和深圳,慢慢地和双方父母沟通,向朋友讲述他们的故事,渐渐地,父母和朋友都开始理解他们,并且支持和帮助他们。2017年8月,排除万难获得身边人认可的Ivy和Leon,正式注册成为夫妻。两个人,带着婚纱,一台单反,一个三脚架,赴泰国在媚平河边有着浪漫爱情故事的百年大树下,拍下了婚纱照。

“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水中月是天上月,枕边人是心上人。”Ivy和Leon对天下互相爱慕的情侣的赠言,也是他们的心底话:“有爱,一定要追,爱是人类最伟大的能力,我们一定要勇敢,不能放弃这爱与被爱的能力。时间、空间都不是阻隔,此心安处是吾乡,爱人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C

潘琪&曹玉坡

泰国博士不远万里来中国做媳妇

2008年,在泰国攻读农作物研发专业的Punch,踏上了前往中国广东省湛江市做博士交换生的旅程。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Punch为适应新的生活不断努力着的同时,却意外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因为她在这里,遇到了她现在的丈夫——曹玉坡,她也有了自己的中文名:潘琪。

彼时,曹玉坡是潘琪所在科研基地里的科研人员,两人相遇在科研室里,这个英语不太溜又完全不懂泰语的小伙,却和潘琪很快熟络起来,不但在学业上给予潘琪帮助,也在生活上事事照顾她。在潘琪短暂停留中国的8个月里,两人成为了好朋友,爱情也在友情的基础上萌芽。

这一颗娇嫩的爱情细芽,被潘琪呵护着,带回了泰国,曹玉坡也没有停止灌溉,例如为了可以更好地和潘琪沟通,分享彼此的每一天,曹玉坡在忙碌的科研工作之余进修英语。这份用心,让这段跨国恋,持续了长达五年。潘琪说:“事实上,在我们跨国恋一年后,我就已经决定要将我的余生分享予他。”

虽然两个人相距上万公里,相恋也跨越了五个年头,甚至彼此都还无法用母语沟通,但其实两人让爱情保鲜的方式很简单很纯粹,每天分享的也几乎全是日常小事。每当屏幕放亮,消息声响,上面弹出了对方的话语,内心那微不可见的窃喜便无限蔓延。甚至有时候,潘琪忙于论文,两人就开着视频电话,只是偶尔瞄一眼对方一言不发,生活又有了温柔的坚持。

安然不动是为了等你,奔腾万里是为了见你。2013年,潘琪完成了自己在泰国的学业,并奔向中国广东的湛江,这一次回归,是为了要成为她所爱的人的新娘。

特写

关于以后两人生活的地方,潘琪说两人恋爱时并没有这方面的分歧,虽然她也知道跨国思念的结束,随之而来的,是她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度开展自己的新生活:“我将面临孤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但同时我又无条件地相信着我爱的人,相信他会给我无微不至的关怀,相信他会陪我渡过难关。”

相互尊重理解,在压力困难时候,又是彼此心灵支柱。潘琪和曹玉坡分别在泰国和湛江遵照各自的传统举办了婚礼,潘琪穿上了凤冠霞帔,曹玉坡穿上了绊尾幔纱笼。对潘琪来说,要在一个完全不知道当地人在说什么的地方生活,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每次好不容易在这里遇到一个会说英文的人,我会拼命抓住人家说个不停。”

存在语言和生活习惯上的摩擦时,曹玉坡会耐心地给潘琪讲解,也会时常告诉家人理解妻子。虽然无法用语言沟通,但潘琪也会帮忙做家务,公婆对着她总会露出友善和满意的笑容。不过,语言难关始终是一个需要攻克的课题,因为潘琪和曹玉坡的女儿如今已一岁多,家里的多重语言,让牙牙学语的女儿经常会出现语言混淆:“有时候,她会突然和爷爷奶奶说泰语,爷爷奶奶不知所云,然后她就困惑为什么他们会不懂她说的话。”

也因此,潘琪已经在加快学习中文的进程:“我希望和我的家人有更多的交流,更重要的是,我想用他的母语,和他交流。”

元宵节特别策划

LOVE YOU奔向爱情 到你的城市说爱你

■新快报记者 梁彧/文 受访者供图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欧阳修这首名词除描述宋代都城正月十五元宵节的热闹夜景外,还道出了元宵灯节期间是男女情侣相会的浪漫时机。在即将到来的元宵节,不知道有多少恋人能依偎在一起度过如此美好的节日,现今也有越来越多的恋人,上演着相隔上千甚至上万公里的爱情故事,无时无刻想穿越时间缝隙,拥抱彼此。

要知道,异地恋的艰辛和危机感,肯定会存在的。但幸好爱情有魔法,能让下雨天变得浪漫,能使睡梦因一句晚安而香甜,能令相距万里的两颗心碰撞在一起,也能将胆怯化作奔向爱人的一往无前。

像本期的采访对象中,为爱只身来到中国的泰国新娘潘琪,除了没有家人和朋友的孤独,摆在面前的还有语言难关。要在一个完全听不懂别人说什么的城市里生活,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且还要适应日新月异的社交网络技能。单是在这次采访中,潘琪为给我们记者发照片,要通过朋友翻译,通过自己多次的摸索和尝试,才终于成功把原图发送到我们手上。即使这一切都不容易,但她为了爱,坚持了,还为了爱,开始学习新的技能,以更好地融入现在的家庭和地域文化中。

相比之下更折磨人的,还要数家人和朋友最开始的反对。因为往往被大家认为是冲动,而有时候,自己为了坚持这份爱,还可能在不经意间伤害了家人朋友。像纵横了多个城市进行爱情长跑的Meg和大Q,当时Meg为能从美国回到大Q身边,几乎使尽浑身解数,比如Meg会在家里吃饭的时候,给自己摆上不一样的碗筷,以宣示自己只是“客人”身份,很快就要回到广州、回到大Q身边的了。又比如Meg会隔两三天就给父母写一封电子邮件,述说自己和大Q之间相处的点点滴滴以及表达想回到广州的愿望。甚至,跪下求父母让她回去。“有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在客厅跪着,爸爸突然一个人回了房间,剩下我和妈妈两人,妈妈缓缓地对我说——给你买机票了。”说到这一段,Meg落下了眼泪,因为这个画面,一直历历在目,包括妈妈语气里的无奈、心疼以及爱:“妈妈还说,如果有不顺的,随时回来。”

当你看着Meg在回忆这个画面时,不知道你的内心是否也会跟我们一样有所触动,但不可否认的是,为了爱情义无反顾地前往对方所在的城市,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展新的生活和工作,这份勇气,真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因为结局也许会收获美好的爱情,也许会因为这个决定付出惨痛的代价;但不去的话,心里总是会有一些不甘,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而即使能够开花结果,刚到陌生的环境所要面对的孤独与无助,也始终是旁人无法感同身受的。

因此,如果你的爱人义无反顾地追随到你的城市,就请奋不顾身地去呵护Ta吧,不要管最终的结局如何,这一生有这么一次奋不顾身,也就足够了。在元宵节来临之际,我们也祝愿每一位,都能遇到可以值得自己奔赴的爱情。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