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能把画画当爱好是一件幸福的事

时间:2017-05-14 01:01  来源:新快报

■刘汉虎 醉打山门

■刘汉虎 家乡山林冬景

■刘汉虎作品

■刘汉虎 牡丹亭

“小时候想当大画家,老了却想做个小画家”,刘汉虎谈创作:

“小时候想当大画家,老了却想做个小画家。”年过七旬的刘汉虎说起话来跟其笔下的作品没什么两样,简单直接。逸笔草草的绘画语言让他成为了众多画家中的异类。刘汉虎说:“能把画画当兴趣爱好,是一件幸福的事。”■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率真的品性在笔墨中表露无遗

“隐居”在广州郊区太和一家民居的刘汉虎,平常深居简出,他图那边清净,也不希望受太多来访客人的打扰,哪怕跟收藏周刊记者约访当天,他也坚持要到市区会面。虽然如此,他也并非完全“出世”,早在几年前,他就用起了微信,朋友圈大多是他新作与心得的呈现。就在约访前的几小时,估计他还在赶往广州市区的路上,就在朋友圈呼吁为其十多年不见的学生家人进行募捐。而且,早在几天前,他也已经为此事奔波。刘汉虎就是如此的率真,这样的品性在笔墨中可谓表露无遗。

2003年,已经退休的他,只身从湖北来到了广州,来到这个从“黄埔军校”毕业的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第二年,在全国只有十六位画家参加的“当代中国水墨神韵提名展”中,刘汉虎被学术主持、著名画家周韶华特别点名邀请参加,一同参加的包括湖南美术家协会主席朱训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张志民、陕西省美术家协会顾问崔振宽等。

说起这件事,刘汉虎还是显得十分低调,一笑而过,他说:“画画是一种心态,我现在画画,只是把它当成一种养生的方式。”

2007年,著名画家陈永锵看到了《天韵·刘汉虎画集》,拍案叫奇,当天就邀请刘汉虎到家里做客,谈话中,刘汉虎提及回家过春节的事,陈永锵误以为他要诀别广州,打道回府,动情地说:“要是广州留不住你,那是羊城的耻辱!”当日,陈永锵作出了一个重要的举动,掏钱买画,而被买的,正是刘汉虎的《百猴图》(手卷)。

不拘成法的朴拙画风有别于当下

出生于1944年的刘汉虎,经历了一个曲折艰辛的童年,八岁时,父亲去世,他不得不跟随姐姐在武汉青山生活。1961年,他高中读了几个月便下乡。虽然从小就喜欢画画,也在二姐刘汉雯(后来著名的漫画家)所就读的“渝女师”美术专业教室外,听画家傅文淑老师给同学们上美术课。有了艺术的“启蒙”,但刘汉虎始终没能得到专业的指导,也许正因为他自己的“乱写乱画”,逐渐形成了今天“拙规矩于方圆,鄙精研于彩绘”的大写意风格。“我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上美院,但这也是我最幸运的!”刘汉虎矛盾的话语中却流露出他对目前自我审视的一种暗喜,“正因为没有专业院校的技艺束缚,我才一直这么随意地舞动笔墨”。

在刘汉虎的作品中,那种不拘成法、朴拙而不作矫饰、笔墨含蓄而沉郁丰富的画风确实有别于现今不少画家的面貌。

周韶华评价他的作品:“灵气往来,生动活泼,妙趣横生,轻松自如,举重若轻,使人看了不吃力。如听《小夜曲》和轻音乐,完全是一种精神享受。他的一花一果,无不呈现着灵魂生命,与自然、与读者完全是一种亲和关系,优美而动情。”

而刘汉虎自己则坦言:“能把画画当兴趣爱好,是一件幸福的事。而且表演、运动之类不一定能一直坚持到临终,但画画可以。”

简介

刘汉虎 男,1944年生于重庆市,湖北武汉市人,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

对话

极简是我的追求

收藏周刊:听说您曾临摹八大后,画风有了很大的改变?您怎么看他的作品?

刘汉虎:八大山人是一种思想、一个境界。他是在画心,画对社会的一种看法。构图极简。我以前画画是很繁、很满的,自从临摹、学习了八大之后,突然有了一种领悟,对取舍有了新的看法。

收藏周刊:要画好大写意,关键在哪里?

刘汉虎:首先要有激情,要不拘小节。大写意不是想画好就能画好,或者不是出了名就能画好。有时候两三天画不了一张自己满意的。这么说吧,十几年来我应该用了一两百刀纸,有时候一年用好几刀(一刀纸通常是指100张四尺整纸)。

大写意讲究情绪,是自发的,比如节外生枝,偶然所得是非常珍贵的。

收藏周刊:摸索了十几年,是想解决什么问题吗?

刘汉虎:我画画没有太多的计划,都是想到就画,但一画就停不下来,我更多的是在尝试笔墨的可能性。

收藏周刊:书法是否是大写意的前提?

刘汉虎:作为一位中国画画家,基本功就在书法。中国画传统就要求书法用笔,而且中国画讲究的是线,以线为骨。力度体现在中锋用笔,有线,才能让画面支撑起来。

收藏周刊:艺术探索上,有什么目标?

刘汉虎:人到了这个年纪,应该要知道,钱还是身外之物,画画不寂寞、不孤单。小时候想当大画家,老了却想做个小画家。画画很快乐,快乐就有精神,有精神就有灵感。如何能简而不空。我现在都不停地做减法。极简是我的追求。

名家点评

刘汉虎为人是谦卑的,但他画起画来,尤其是非为斗米而画的画,似是“鬼遣神差”般的率性肆意!我猜想那阵子的他,根本无意识于传统与时尚,也无意识于何种观念与意境,大概只是兴之所至、信马由缰、笔下意随、笔到意到、邂逅美感、见好就收。观之者如听天籁。自然而然,美也!

有客问:“锵哥你如此推崇刘汉虎,那你为什么不也如此这般地挥洒画去?”问得好!可是,我想想则可以,但,我能吗?

刘汉虎以其德性,固可依然默默耕耘,不事张扬,但,目光炯炯的人对之若视而不见,其至,视其为无物,则不可不说是—种悲哀了。 ——著名画家陈永锵

我认识刘汉虎的时间并不长,但他的作品却给我强烈的印象,笔墨很好。目前广东写意人物画得好的,凤毛麟角。当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时,马上就被吸引上,于是立即收藏了几十张。写意画必须要有扎实的基本功才能画得好!虽然看刘汉虎的作品寥寥几笔,但这几笔就体现了他几十年的功底。

——广东省收藏家协会副主席何文发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