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广东众多经典作品奠定其美术地位

时间:2017-07-16 00:58  来源:新快报

作品赏析 蔡迪支《桂林紧急疏散》 ●木刻,1945年,广东美术馆藏 作者在创作中出于对悲剧性气氛的考虑,有意在纵深的场面中加强表现人心惶惶、一片混乱的情景,并着重刻画妇孺老弱的人物动态。作品印成之时正好传来日本投降的消息,作者欢快喜悦百感交集。此作也以其历史的真实感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刘仑《前线军民》 ●版画,1940年,中国美术馆藏 1934年,刘仑参加鲁迅倡导的新兴版画运动,创作石刻作品中部分拓片为鲁迅收藏,被誉为“中国第一个石刻画 家”。1982年,广州画院成立,刘仑担任首任院长。他一直跟晚辈强调艺术要紧跟时代,画家要走出画室,反映生活。

■1936年7月5日,“第二回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参展部分成员在广州市的广东省立民众教育馆开幕现场外景留影

■古元 八路军秋收

新兴木刻运动及漫画

广东是一个在中国现代版画发展史上有传统、有地位的版画省区。其特殊的历史文化情境不仅孕育了折衷中西的岭南画派,而且走出了一批新兴版画的先驱。在当时与鲁迅有交往的30余位木刻青年中,粤籍画家便占有三分之二,而参与木刻创作的广东作者当以百计。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齐凤阁认为:“这种民族文化意识的自觉对中国新兴版画走出欧化阴影、趋向成熟亦有引领之功。”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创作从汉代石刻、明清木刻版画

与民间年画中汲取营养

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的创作首先表现于对新兴版画初期欧化取向的转换,即从拿来后的被动模仿,到对东方风格乃至民族风格的自觉探索。其主要成员赖少其1934年创作的《纳凉》,深受鲁迅赞赏的李桦的《春郊小景集》(1934年)等作品,均表现出向民族风转换的明显趋向。阳刻单线对阴刻的取代,构图由繁富趋于明朗,以及水印技法的利用,颇具中国明清版画的遗风。按照鲁迅的要求与指点,广东版画家也较早地从中国汉代石刻、明清木刻版画与民间年画中汲取营养,创作出《怒吼吧!中国》(李桦)、《饿》(赖少其)等众多具有民族特色的版画作品。

中国美协版画艺委会副主任齐凤阁认为:“这种民族文化意识的自觉,不仅对20世纪前期广东版画的艺术本体建构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中国新兴版画走出欧化阴影、趋向成熟亦有引领之功。”

广东版画创作围绕两大主题

民众生存与抗战题材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罗清桢、黄新波、陈铁耕、张望、陈烟桥等一批人从广东走出,积极投身沪杭等地的新兴木刻运动,之后有些又重返故里,在广东版画的建构中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尤其是1934年6月至1937年7月间,李桦在广州组织成立的现代创作版画研究会,更成为中国新兴版画初创期第二个发展阶段的中心,其作品数量之多, 活动时间之长,影响范围之广,为其他木刻社团所不及。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广东版画是以描绘大众、教化大众的启蒙者的社会角色,与新文化建设者的身份,承担抗日救亡的政治责任与实现版画现代形态确立的艺术目标的。就整体而言,当时的广东版画创作围绕两大主题:一个是表现民众的生存状态,以描绘民众的疾苦、在死亡线上的挣扎、揭示社会的黑暗,表现出一种批判精神;一个是抗战题材,以表现侵略者的残暴行为及群情激奋的抗日行动,激发民众的爱国热忱而奋起抗日。

齐凤阁认为:“前者通过大众生活境况的直呈,力图唤醒民众去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也是木刻及其作者在当时倍受打压的缘由;后者是在民族危机的特殊情况下,爱国青年的本能、良知、艺术使命感的体现。但两者的接受对象均为大众,大众为其版画功能体现的对象。从而在中国美术史上实现了描绘对象、接受对象与服务对象的统一 。”

上世纪四十年代是广东版画重要阶段

创作了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无论从社会作用还是艺术发展的角度看,上世纪四十年代都是广东版画重要的发展阶段,其中的解放区版画保持和发扬了三十年代版画与大众联系及贴近现实生活的传统。从内容方面看,涌现出一批具有丰富内涵和历史厚度的史诗性作品。

解放区的安定环境,使版画作者有条件接近工农生活,钻研艺术,加工作品。解放区新生活的感召,使他们产生了史诗化的艺术追求,从而创造出了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版画,拓展和深化了中国创作版画的现实主义道路。

值得一提的作品包括古元的《减租会》、《区政府办公室》,它们通过瞬间的场面反映了巨大的历史变革;罗工柳的《马本斋的母亲》以众多人物的不同姿态、表情,展现复杂的人物关系;胡一川的《胜利归来》、《牛犋变工》通过体现一定本质特征的事件和形象,使作品具有了史诗价值。

齐凤阁撰文写道:“这些作品在民族形式的探索中亦是成功的范例。就中国现代版画的发展而言,解放区版画的史诗化与民族化具有深远意义。如果说史诗化从内容方面,巩固、确立了中国现代版画的发展趋向,那么,民族化则从形式方面确立了现代版画的发展趋向。而广东的这些版画家堪称解放区版画的优秀代表。”

另一方面,李桦的《粮丁去后》、《快把他扶进来》等则不仅构图完整、造型准确,而且注重情节性表现与心理刻画。还有黄新波在香港创作的一批版画如《控诉》、《香港跑马地之旁》、《卖血后》等,以独特的视觉语言对当时黑暗社会揭露与批判,具有撼人心魄的力量。

广东漫画与版画几乎同时起步

漫画家廖冰兄最具代表性

“漫画在广东的起步几乎与版画同时,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起到了匕首与投枪的作用,就其尖锐的批判锋芒而言,甚至超过版画。”齐凤阁写道。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广州的漫画活动十分活跃,1937年全国漫画展巡回至广州,更推动了广东漫画的发展,并形成了廖冰兄、李凡夫、林擒、郑家镇等一批漫画作者队伍。尤其是1938年3月全国漫协华南分会的成立,选出郁风、伍千里、张谔、黄茅、潘醉生、林峻、刘仑为干事,有组织地开展出版、展览等活动。创办多种漫画刊物,刊载大量揭露侵略者罪行、宣传抗日救亡的漫画,其中的《漫画战线》、《广州漫画》成为华南漫画界的中心刊物,行广及众,影响甚大。

在广东漫画家中,廖冰兄最具代表性,也是全国最具影响力的漫画家之一。1946年举办的《猎国春秋》漫画展轰动一时。他的漫画或象征比喻,或大胆夸张,揭露尖锐深刻,具有鲜明的风格与极强的批判力量。

齐凤阁表示:“20世纪三四十年代广东的版画、漫画以其众多的经典性作品奠定了其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的地位,并以其特殊的方式在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中为中国的革命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