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关山月四幅梅花筹来首笔百万建馆经费

时间:2017-08-13 00:45  来源:新快报

梁世雄 1933年生于广东南海,原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岭南画派研究室主任、岭南画派纪念馆副董事长,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竹石梅雀 92cm×34.5cm 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合作作品

■关山月、赵少昂、黎雄才、杨善深(自左至右)合影于香港。

■梁知行先生(右一)在关山月先生寓所合影。

广美教授梁世雄回忆岭南画派纪念馆建馆始末:

作为全国唯一一个以画派命名的纪念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建成的岭南画派纪念馆从无到有,可谓是一个创举。时任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的梁世雄参与组织了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建馆工作。据梁世雄教授回忆,关山月送出四幅梅花,筹来一百万元捐款,为纪念馆筹集到第一笔经费。

■收藏周刊记者梁志钦 ■实习生 熊小勤 王淑婷 ■资料提供 黎日晁 关志全 莫非 黄咏茵

简介

梁世雄 1933年生于广东南海,原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岭南画派研究室主任、岭南画派纪念馆副董事长,广东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纪念馆初期选址拟定在香港

梁世雄被美院委派前往洽谈筹建事宜

谈及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建馆缘由,还得从香港说起。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有个企业家叫周成泰,他哥哥叫周朗山,周朗山跟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的交往很深,曾经有段时间,经常在一起作画诵诗,尤其与陈树人交往密切。当时周朗山还与“二高一陈”一起举办了清游会,定期雅集。后来,周朗山不在了,其儿子周耀祺则因父辈的缘故,对岭南画派很有感情,与赵少昂等人颇有交情。周成泰有一栋很大的别墅爱华园,别墅环境优美,鸟语花香。周成泰准备把别墅捐出来。周耀祺得知后,找来赵少昂一起去动员伯父,希望他能将別墅捐出来作为岭南画派纪念馆,让海内外岭南画派的传人来往都可以在这里雅聚。这个消息传到76岁的黎雄才和75岁的关山月先生耳边后,二老非常重视,并与学院领导沟通此事,当时委派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主任梁世雄前往香港介入筹划事宜。

在香港期间,梁世雄与周耀祺、赵少昂、杨善深一起去给周成泰做动员工作,“当时赵少昂、周耀祺、杨善深与我四人在他的别墅里谈到凌晨两点钟,我们希望他能够支持一下广东的文化事业,把别墅捐出来建岭南画派纪念馆。当时赵少昂已经七八十岁了,在香港也很有声望。”梁世雄说。

虽然大家一行表现如此诚恳,但周成泰却犹豫不决,始终不表态。过后梁世雄才得知,周成泰因为信仰的原因,将别墅捐给另外的机构了。

梁世雄现在回忆起来,却有点庆幸:“纪念馆没有建在香港也是好事,否则现在要看前辈的经典作品,都得跑香港去。”

广州是岭南画派发源地

纪念馆应该建在广州

在香港建岭南画派纪念馆的事就此告一段落,为此事折腾多时的赵少昂在选址一事遇到挫折之后,表态说:“广州是岭南画派的发源地,岭南画派纪念馆应该在广州建。”这个观点得到了众人的认同,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内地刚刚改革开放,经济并不发达,要建这样一个纪念馆,很不容易,单是经费来源,就是头等大事。

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建馆的提议既然已经提出,关、黎两位老先生也十分重视,他们一致认为,就算民间筹款,也要把这个纪念馆建起来,就在这样的因缘促进下,决定在广州开建岭南画派纪念馆。

然而,问题又接踵而至,建在哪里又是一件大事。

首先,在当时买地建馆,几乎不可能;其次,在已有资源中选择地方,就只能在广州美院里面,当时的美院地方本来不大,能用的地方也举目可见,一个个难题都摆在了关山月、黎雄才以及梁世雄等人面前。“大家觉得还是应该在美院建设纪念馆,这里环境安静,有学术氛围,但是当时美院也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来建设,最后我们看上了一个荷花池,就是现在纪念馆的所在地”。这给刚上任广州美术学院院长的郭绍纲出了一道难题,因为这是当时学生户外写生的地方,但在关山月、黎雄才正式提出时,他也表示支持。经过如此多的波折,岭南画派纪念馆的建设终于有了点眉目。

“塑料大王”豪捐100万

关山月将四幅精品梅花相赠

地址确立之后,接下来就是筹建委员会的正式成立,广州美术学院为此专门成立了一个岭南画派纪念馆筹建委员会,关山月、黎雄才先生非常积极地筹划这件事情,工作进一步有效推进,而筹建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则是筹款,“关于筹款,我们考虑去香港办展进行筹款,当时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之后,梁世雄开始奔波于香港与广州两地。通过各种关系,梁世雄联络到了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他与杨善深一同前去,希望名声在外的杨善深老先生可以在“谈判”中增色几分,“当时我心里完全没底。而且馆长很傲慢,一开始根本不在乎我们办什么展览。”梁世雄对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他对我们美院了解并不多,在听说我们一所美院有300多人之后,就开始有所改观了,因为他们的艺术系当时也就100多人,后来我把专程带去的一本画册给他看,里面有关、黎以及美院师生的作品。”结果,馆长看完,语气大变, 展览顺利推进。

1987年12月3日,岭南画派纪念馆举办奠基仪式。3个月后,“岭南国画展”在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隆重举办,展览展出了100多幅包括关山月、黎雄才、杨善深、赵少昂等大家作品。

祖籍佛山,有香港“塑料大王”之称的实业家梁知行得知本次展览是为筹款建设纪念馆后,在展览上捐赠了一百万元,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年代,广州美院的教师职工工资每月只有200元左右,而这一百万元,也是纪念馆筹款工作的第一笔资金。对于如此热心的善长仁翁,关山月也十分感动, 随即赠与自己的精品梅花系列“春夏秋冬”,“他当时小心翼翼地把作品打开,还把我喊过去,问我这四幅作品送给梁知行如何,可见关老是相当重视这次筹款,我看了作品,当然说没问题,那确实也是精品。”梁世雄说。其他海外的华侨陆续知道了后也捐款资助,从几百元到几十万元不等。

著名设计师莫伯治担纲设计

施工时图纸私下被改

有了第一笔资金,接下来的是如何设计的问题,谁能担纲设计?关山月与著名建筑设计师莫伯治交情甚笃,1989年,关山月带着梁世雄一起前往莫伯治工作室洽谈此事。让梁世雄想不到的是,莫伯治当即就答应了,而且十分重视,这在后来每次召开建馆研究方案会议,莫伯治场场必到可以说明这一点。用莫伯治的话来说则是:“关山月和黎雄才两位大师,嘱我替岭南画派设计一座纪念馆。”由此可见,莫伯治对关山月的这次邀约,也“感到意外”。

但事情的推进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在设计的过程中,莫伯治还跟梁世雄等人出现了“意见分歧”。在莫伯治拿出设计方案的时候,提出将整个纪念馆的底座即首层往下沉一米。在他看来,这样的设计很大气,但是在使用层面来看,因为纪念馆是在荷花池的基础上建,如果下沉一米,就意味着600多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会因为潮湿的问题而无法使用,“毕竟这是具有展览性质的场所,而且以后会收藏很多名家作品,如果下沉1米, 那潮湿将成为储存藏品的最大难题。”梁世雄据理力争,与莫伯治在这个问题上分歧很大。当时担任莫伯治助手的是现在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建筑师何镜堂,他也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作者,他当时觉得梁世雄的意见很有道理,于是,两人在施工的时候悄悄做了改动。

“何镜堂当时也很大胆,他觉得我意见合理我们便那样做了。毕竟伯治已经是工程院院士,非常权威。”等到施工的时候,莫伯治看到一脸愕然,而梁世雄他们则只能面面相觑。但由于资金有限,不可能再去改动,所以莫伯治让了步,重新设计了大门,于是,就有了现在两条圆拱扶梯上去。

在设计上还有一件事,梁世雄与莫伯治持有不同意见,就是纪念馆的楼层的设计,一开始,莫伯治觉得副楼建一层对比主楼就有了高低层次,他追求设计的美感,而梁世雄则追求的是实用性,在梁世雄看来,当时的这块地太珍贵了。副楼无论如何不能只建一层。后来,他又跟何镜堂 “私下”改了图纸,就这样为纪念馆争取了更大的空间。

岭南纪念馆从1987年12月奠基,1991年6月建成开馆,建筑面积达3200平方米,历时近四年。建馆前后花了约六百万元人民币,想当初顺利筹得这笔款项,也是很艰难的任务。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
本报新闻今日排行榜
最新图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