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在修复中传承

时间:2018-01-21 08:27  来源:新快报


■广州美院的工作人员在清洗修复中的木雕。梁志钦/摄

■升鼎 修复前

■升鼎 修复后

■三彩骆驼 修复前

■三彩骆驼 修复后

顾问团队(排名不分先后)

潘 鹤 吕伯涛 刘斯奋 许钦松 陈永锵 单小英

卢延光 楼 钢 黎 明 方 土 雷 敏 许鸿飞

有一次,梁思成先生在扬州作古建筑维修问题的学术报告。演讲开始,他说:“我是个‘无齿之徒’”。在场的专家学者无不愕然,不知道他为何说自己“无耻”。这时他补充道:“我自己的牙齿没有了,在美国装上了这副‘义齿’。因为我上了年纪,医生建议用略带点黄色的材质,这样才能与我的年纪相符,外人看不出来我的牙是假的,这就叫做‘修旧如旧’。”

由此可见,梁先生“修旧如旧”的本意是保护、修复以后的物件(义齿)要完整如初,并且尽可能恢复它原本的性能。但是不要把旧物处理得焕然一新,要保留它的历史陈旧感,要告诉受众,时间曾在这里溜走。

梁先生道出了一个极具学术争议的论题,到底文物保护、修复是要“可以识别”还是“补处莫分”,是现代新兴文保工作者与目前业界传统工艺传承人争论的焦点。

有关这个话题,在走访期间,广东省博物馆有机文物修复组组长李涛还说了另一个故事,雅典人曾为了纪念他们英雄国王忒修斯的神奇历险,极力保护他当时历险所乘坐的那艘木船。只要是船上的木头腐朽就将其更换掉,长此以往,终有一天原来那艘船上的木头会被新木头全部替换。那么,当船上原本的木头被全部替换以后,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船呢?如果不是,那么是在更换第一块木头时就已经不是了,还是在更换完最后一块木头时才不是了呢?这似乎是一个哲学命题。

修复工作很特殊,它横跨学科,生物、化学、物理、美学、传统工艺……也许能数出来的学科,都会被涉及,它是一个很琐碎的学科,一个小位置的修复,可能光测试就要用上好几天;但同时,修复又是一个很具有哲学意义的学科,如同梁先生提出的与雅典神话衍生出来的话题,总能把人带进经院哲学式的困境。

这一期,收藏周刊记者深入了解了中国美术馆、广东省博物馆、上海视觉艺术学院、广州美术学院、澳门地区修复行业以及日本装裱的传承情况,系统梳理了不同地域、不同机构对修复的理解与研究。

2017年,广东省美协综合材料绘画与美术作品保存修复艺委会正式宣布成立。这意味着修复行业在社会各界乃至公立机构中,逐渐得到了重视,我们期待着更多的文物得到保护与修复,更期待的是,修复的技艺能够一代代地传承下去。

(收藏周刊编辑部)

■统筹:李世云 ■采编:潘玮倩 陈福香 梁志钦 曾贵真 邱治

投稿邮箱:xkbsczk@163.com 官方微博: 新浪微博 @新快报收藏周刊 编辑部电话:020-85180961

编 辑:束孟卿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