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整整1400年了,耀州窑炉火从未熄灭”

时间:2018-03-04 01:41  来源:新快报

■故宫博物院牡丹题材文物展展品——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缠枝牡丹纹瓶。CFP供图

■上海市博物馆,耀州窑青釉刻花缠枝花卉纹三足瓶 北宋。CFP供图

■耀州窑博物馆展出的北宋时期的青釉印花缠枝菊纹碗。新华社发

■耀州窑青釉刻犀牛望月纹碗,金代, 国家博物馆文物展。CFP供图

■铜川市耀瓷小镇,工作人员在泥坯上刻花。新华社发

正月十一,年味还浓。在陕西省铜川市印台区陈炉镇的王家瓷坊,工人们拉坯、刻花、施釉忙个不停,不时还要停下来,抬头回答游客们的问题。

此时的瓷坊王掌柜正拿起一把壶,灌上水,上下轻轻晃动,壶口发出声响,犹如凤鸣之声。“传说中武则天有一天梦见凤凰在牡丹丛中嬉乐,梦醒后,随即命工匠制作此壶。”王掌柜引经据典、绘声绘色地介绍了耀州瓷代表性瓷器——凤鸣壶。

在距离陈炉镇约60公里的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耀州窑遗址,有一处从唐到元代自下而上依次呈条状分布的瓷片文化地层剖面,让游客不由得惊叹“千年炉火不息”的耀州瓷历史。

■整理:潘玮倩

“巧如范金,精比琢玉”

耀州瓷是我国古代北方青瓷的代表,耀州窑创烧于唐,鼎盛于宋,是中国古代六大陶瓷名窑之一。公元1084年,宋神宗赐给现在的铜川市王益区黄堡镇一块《德应侯碑》,碑中形容耀州瓷“巧如范金,精比琢玉”。

据史书记载,耀州瓷从宋神宗元丰至徽宗崇宁年间,一直为朝廷烧制贡瓷。在金代,耀州青瓷依然是御用瓷品。北宋年间,黄堡镇“十里窑场红透天”,“居人以整个镇陶器为利,赖之谋生”。在耀州瓷博物馆一尊青釉胡人头像前,瓷器专家董小兰说,在非洲一些国家出土了不少耀州瓷文物,这些都是耀州瓷通过古丝绸之路走向世界的明证。

经历了金末的战乱,从元代开始,黄堡镇的瓷器工匠们开始向位于群山怀抱中的陈炉镇迁徙。制作瓷器用的坩子土,是大自然给予陈炉镇的馈赠。“从公元618年到现在,整整1400年了,耀州窑炉火从未熄灭。耀州瓷中的湿坯刻花等绝技,至今依然是中国陶瓷行业中的一朵奇葩。”陶瓷艺术专家孙若鹏说。

耀州窑青瓷生产有两次高潮

正如耀州窑自身的成长历史一样,耀州窑青瓷风格的成熟和发展也经历了模仿、创新、再创新的过程。

从唐代始烧青瓷到元代青瓷烧制的逐渐衰落,各个历史时期,青瓷的艺术成就和所追求的美学理念境界并不相同。通观其整个发展历史,耀州窑青瓷生产有两次高潮,一次是晚唐到五代时期,一次是宋代中晚期到金代前期。金代中后期,青瓷的烧制还有一次小小的中兴浪潮,月白釉的烧制成功是这一时期的亮点,但由于社会经济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中兴未能遏制青瓷生产开始下滑的大趋势。元代以后,青瓷生产逐渐被磁州窑风格的白釉黑花瓷及白瓷和黑瓷的生产所代替。

厚釉粉青天青釉瓷由黄堡窑开创

晚唐五代黄堡青瓷,从模仿越窑的技术和风格起始,不断进行探索,胎土以能使釉色纯正表现的细白胎为上,釉色推崇天青、粉青的娇嫩色调,釉质上开创了含蓄滋润、乳浊不透的如玉青釉,又有清澈透明的玻璃釉;造型则推崇金银器式的薄锐精致风格。而薄胎厚釉器是其各方面美学追求的最好载体。

五代黄堡窑的粉青、天青釉瓷是国内最早烧制成功的,继之,汝窑、北宋官窑、南宋官窑和龙泉窑等都烧制了天青、粉青釉瓷。如果说五代黄堡窑瓷粉青、天青釉呈色尚不稳定,失透的玉质感效果的形成尚在有意无意间,到了南宋官窑,则成为明确的目标追求。粉青、天青色呈色稳定,且改变釉的成分,使釉质粘稠,乳浊感更强,并多次施釉,釉面厚,又以灰黑色胎土衬托釉面,使釉色更显幽深、似蕴蓄无穷,失透的玉质感也愈加到位。在此,胎、釉、造型都统一到美如青玉这一理念之中,在人为的加强釉质釉色的玉质感的同时,器形也变得浑圆柔和,有石、玉之感。总之,厚釉的粉青、天青釉瓷,这一由黄堡窑开创的美学风格,使中国青瓷之美达到一个新的境界。

宋代是耀州窑史上胎质最好的时期

如果说,五代青瓷有贵族之气,宋代青瓷则是酣畅豪放的民间艺术与理性雅致的文人追求完美的结合。

宋代青瓷的发展经历了早、中、晚三个阶段,产品种类几乎囊括了日常用器的所有品种。胎土细腻坚致,胎色浅灰或微泛红、类似香灰色,是耀州窑历史上胎质最好的时期,比五代时期有很大提高。

由于改用煤做燃料,青瓷釉质釉色发生了改变,五代时期略失透的青釉变得清澈、透明,富玻璃质感,釉色由灰青、粉青、淡青、淡绿变得青绿泛黄褐。宋代中期以后,橄榄绿色的青釉成为主流,顺应这种透明的玻璃釉特征,釉下花纹逐渐增多。

橄榄绿釉刻花印花是最典型装饰

橄榄绿釉刻花、印花是宋代耀州窑最典型的装饰手法。纹饰题材有各种缠枝、折枝的牡丹、菊花、莲花等,动物纹样有水波三鱼、双鸭、飞凤、龙、鸳鸯戏莲等,富有生活气息。

青釉刻花系先以立刀刻出大致轮廓,再以斜刀漩掉花纹轮廓外的胎面,使花纹凸现,立体感强。运刀圆活而有力,刻痕也极富力度感和韵律感,遒劲犀利的轮廓痕与潇洒流畅的花纹阴阳映衬,对比分明。刻花的花瓣和叶面上又加以平湖细波般的蓖划线条,更显丰富华美。这种遒劲有力、潇洒醒目且布满全器的刻花是在西北酣畅奔放、率真质朴的民风孕育下的产物。

同时,那适合器形的花纹布局,严谨、和谐,枝叶比例均衡、匀称,图案中没有多余之笔画,又无疑是基于严谨、缜密思考下的创意,是富有活力的民间艺术与理性的文人雅趣的完美结合。

青釉印花吸取了刻花纹饰在布局上的精髓,但因工艺不同,稍显遒劲淋漓不足,沉静细腻有余,更接近宋代文人骚客的审美理念。

刻花印花青瓷到金代依然盛行。金代初年,刻花潇洒流畅,疏密有致,但不似宋代的犀利,后来变得愈来愈写意化、疏朗。印花向繁密和疏朗两个方向发展,尤其是姜黄釉印花,繁密者分层布局,稍有繁缛感,疏朗者逐渐显得简单潦草,纹样略感僵化生硬,呈现出耀州窑青瓷总体的衰落趋势。

(本文资料来自新华社李勇、梁娟、姚友明《陕西铜川:千年耀瓷再出发》、王小蒙《耀州窑青瓷的美学理念及风格变迁》)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