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恩师教诲影响至深,让我受益终身

时间:2018-04-08 08:56  来源:新快报

■叶绿野

■叶绿野 踏破梨花雨(雅昌艺术网供图)

张铁威缅怀叶绿野:恩师教诲影响至深,让我受益终身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张铁威曾因叶绿野的一封信而改变了命运,两人之间的情谊更加难以言表。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姚涯屏则曾帮恩师王憨山先生蘸印泥,深深地受到了一方“困而知之”的印影响,改变了艺术的看法。正值清明时节,邀请二人分别对两位先师回忆点滴,以作缅怀。

前年12月中旬,岭南画派一代名宿叶绿野先生永久地离开了他挚爱的世界。然而对我艺术道路起着关键作用的叶老,其恩情却永远铭记在心头。

30年前,那时我还在增城永和中心小学任语文教师,业余虽热衷绘画,但都是靠有限的剪报资料自学的,得不到专业系统的学习,求师又无门。后得知家父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叶绿野曾在乡村共事过,便催促父亲带我去拜见叶老师。叶老师看了我的习作后,提了不少意见,给了许多勉励。回增城后,我投考美术专业院校的决心日益坚定起来。但在乡村,信息闭塞。于是在1986年初,冒昧写信给叶老师,打听相关信息。很快,叶老师就亲笔来信,具体说明了报考的途径和方法。能收到著名画家、美院教授的来信,这对于一个乡村美术爱好者,对于苦于投考无门的我来说,真是莫大的鼓舞!对报考美专也徒添了强烈的信心!经过一年的边工作边自学的刻苦准备,经历了不少曲折,终于于次年九月拿到了梦寐以求的广州师专艺术系录取通知书!

毕业留在广州工作后,时常拜访恩师叶绿野,聆听老师的教诲。叶老知道我来访,从不拒绝,总是放下手头的画笔,有时一谈便是数小时。印象中,叶老说得最多的是他年轻时随高剑父学艺时的一些经历。当年,高剑父看见不少学员不够勤奋,有的还跑去跳舞,大怒说:“你们要像打劫一样在我身上多学点东西才是。人的一生有多少时间搞艺术?”叶老深受震动,至此便惜时如金,一生勤奋作画,持之不懈。即使是年过九旬,叶老仍然每天把绘画的时间计算到分钟,“我进画室,先开窗还是先拿毛巾的路线都是思考过的,看怎样更有效率”。在学画经验上,叶老还教我,开始不要贪多,一两年学熟一样题材,数年后就有几样东西拿得出手了。叶老还说:“要画好鸟,用眼、用手画不好麻雀,要用心。我能分辨出小鸟清晨和黄昏时不同的叫声,饥饿时觅食的焦急、饱餐后的喜悦,我用麻雀心画麻雀,其实画得比麻雀更麻雀”。

生活中叶老乐观开朗,常常笑声不断,许多原创“名言”,经常在聊天中随口而出,“做人应该傻一点,学会宽容,我们何苦用别人的缺点来折磨自己!我的人生格言是,知足常乐,不足也乐!”“好马不跑千里,连牛都不如!”“你整天心有戚戚,看我不顺眼,没关系,我请你吃饭。你老想让我死,看我笑话,没关系,我也请你吃饭。”——虽然,我与叶老数十年的交往中,基本没看过他动笔示范,而我却时常在不经意的聊天中学到了许多为人为艺的宝贵经验和学识,对我影响至深,受益终身。

(张铁威, 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编 辑:韩冬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