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基础,基础不牢易走弯路

时间:2018-04-15 00:47  来源:新快报

■徐悲鸿 群奔 1942年作 徐悲鸿纪念馆藏

■潘绍棠 水墨马

潘绍棠

“徐悲鸿画素描又快又准”著名艺术家潘绍棠谈“徐蒋体系”:

年逾九旬的著名艺术家潘绍棠是目前岭南少有的,直接得到过徐悲鸿教导的艺术家。从1947年报考国立北平艺专时的口试,到后来入学的素描课,再到独自扣门拜访,潘绍棠与徐悲鸿有过多次的接触与交流,每一次的交流细节,他目前仍然记忆犹新。“徐悲鸿画素描又快又准。” 潘绍棠谈及“徐蒋体系”时说:“我认同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基础,基础不牢就求变容易走弯路。”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简介

潘绍棠

号荫远,字布南,1929年生,河北省唐山人。1948年考入徐悲鸿任校长的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1952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并留校任教。曾任哈尔滨艺术学院讲师,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学报副主编,副研究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05年获“中国工艺美术终身成就奖”。

徐悲鸿通过作品发现了很多人才

收藏周刊:能否回忆一下当年跟徐悲鸿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潘绍棠:1947年,我考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时,徐悲鸿做监考官主持口试,素描考阿格里巴头像。徐悲鸿说:“你考油画系,素描分数不够,但是学工艺美术可以,实在不行学国画也可以。”我当时就是想学油画,对外国的油画很崇拜,所以,那一年我没上成。1948年,我再去考,那次主持口试的是吴作人,但素描仍然考石膏头像。这一年我的素描成绩就比较高,还拿了奖学金。

收藏周刊:但您还是没选油画系?

潘绍棠:是的,我是雕塑系毕业的,为什么?省钱。学雕塑不需要买画材。刚入学的专业是陶瓷系,1949年改为中央美术学院之后,陶瓷系就归入了工艺系,而我就转到了雕塑系了。1952年毕业后,我留校工作,在雕塑系担任系秘书,系支部书记。

收藏周刊:您认为画石膏像的好处是什么?

潘绍棠:首先是造型,第二是明暗关系,明暗本身也是色彩。石膏像练习解决了这些问题。

收藏周刊:徐悲鸿给您上过课吗?

潘绍棠:他不负责具体的班级课程,但他会经常来课室,看我们画画。我们画好了,就把素描作业挂在墙上,他就会逐一点评。我们先是自觉地把好与差进行一个排列,但徐悲鸿有时候看作品会叫我们调整。有时候把我们认为好的调后,有时候把我们认为不怎么好的调前。他对教学非常关心。最重要的一点,我入学的时候才19岁,但我有一次自己跑去他家里拜访,我当时只是普通大学生,但他却把我当成客人一样接待,很热情地招呼我,把我领到他的画室去,并给我讲了很多学画的道理,特别给我看了他从法国带回的作品以及他老师的珍贵绘画作品,印象深刻至今难忘。

收藏周刊:您怎么会想到去看他呢?

潘绍棠:我对他非常尊敬,因为第一次口试,是他主持。而且我们每一次画素描,他都来看。我当时的胆子也比较大,十几岁就敢自己跑去校长家里(笑)。

徐悲鸿担任国立北平艺专校长期间,有一个很重要的举措,就是聘请了很多民间艺术家做教授,其中一位就是齐白石,还有叶浅予、李可染、李苦禅、蒋兆和、黄永玉。可以说,徐悲鸿对中央美院一个很重要的贡献就是把全国各地的著名艺术家聚集到了国立北平艺专,也就是后来的中央美院。1949年之后,需要填干部登记表,里面有一栏是填写“特长”的,你想想徐悲鸿写什么?他写:“我能识别美术作品的优劣”。所以,他通过作品发现了很多人才。

直到现在,我还在画徐悲鸿的马

收藏周刊:在您看来,为什么徐悲鸿会经常看你们的素描课?

潘绍棠:他特别重视素描,他认为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不管油画、国画、工艺美术、陶瓷,基础都是素描。所以,入学考试,即便是油画系,也不考色彩,只考素描。他认为,素描就等于数学,数学学好了,一切科学都能学好。他认为素描学好了,其他的画种都能掌握。所以,当时不管考什么专业,都只考素描石膏像。

收藏周刊:您见过徐悲鸿画画吗?

潘绍棠:1950年徐先生虽然身体不好,可是他还曾亲自到我所在的雕塑教室,为全国英雄模范画素描像,他画的素描头像,我就非常佩服,那些轮廓线一笔下来就准,不用改的,又快又准。

收藏周刊:您现在怎么看“素描是一切造型艺术的基础”这个观点?

潘绍棠:我受他的影响,当然同意。我没有学过水墨画,但我现在也能画水墨画。我没有学过油画,但我从1992年开始画,到2016年已经画了一百张。这些都是通过素描打下的基础。我倒是觉得现在院校对素描的重视程度还不够。

素描,一定要学徐悲鸿倡导的那种古典素描,当掌握好基础后,再求变形,如果基础没掌握好就变,容易走弯路。

收藏周刊:考国立北平艺专前有了解过徐悲鸿吗?

潘绍棠:1946年,我从唐山转学到北京,入读华北中学。有一次,到王府井的一家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徐悲鸿的画册,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中国有一位大艺术家叫徐悲鸿。这本画册里有油画、水墨画,题材有人物、有山水。因为我热爱美术,所以我就狠下心,买了一本。里面每一幅画我都非常喜欢,特别是其中一幅水墨马。记得学校有一次办学生的展览,我根据徐悲鸿的画册画了一张水墨马。没想到,在一次会上,竟受到了校长的称赞。直到现在,我还在画徐悲鸿的马。

收藏周刊:他的马画得如何?

潘绍棠:传统画作中的马,是站着不动的,而徐悲鸿的马,则是奔跑状态,而且不是工笔的,而是水墨写意的,有丰富的笔墨趣味,形成了我国特色的水墨马,在世界具有独特的影响力。在这一点,我认为,他用水墨画马,是他对中国画杰出的贡献。我不是画水墨画的,但一直对徐悲鸿先生的马充满了浓厚的笔墨之情。

“徐蒋体系”最重要的就是

强调写生强调素描基础强调关注生活

收藏周刊:跟您差不多一起考进国立北平艺专的艺术家现在仍然健在的有哪些?

潘绍棠:比我大一届的钱绍武,他后来到当时的苏联留学,还有侯一民,他是油画家,比我早两届,还有李天祥,学油画的。大部分都不在了。

收藏周刊:蒋兆和给你们上过课吗?

潘绍棠:给我们上过素描。因为他画水墨为主,所以,他的素描就强调用线。我们当时画人体模特,他看了我的素描之后,他说,雕塑太难了,他说我素描中的线用得好,很适合画国画,希望我学国画。

收藏周刊:为什么当时没听他的?

潘绍棠:学雕塑不花钱,学国画要买宣纸,要买国画颜料。我学画家人都是反对的。

收藏周刊:您怎么看“徐蒋体系”?

潘绍棠:“徐蒋体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强调写生,强调素描基础,强调关注生活,关注百姓。

收藏周刊:您会如何评价徐悲鸿?

潘绍棠:要评价他,要了解他为人处世的点滴。其中有一点必须要提的是,他对学生非常爱护,学生的画画得好,他会在画上题字“此乃杰作也。”另外,他主张办中学,因此,中央美院是全国美院里面,第一所办附中的美院。他参加了开学典礼,十分高兴地说:“我多年梦寐以求创办美术中学并从少年时代培养美术人才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他就主张学美术要年轻。

他十分重视学美术的年轻人,一个初中生给他写信,他也会回。记得初中比我高一届的一个师兄给他写信,结果他真的认真地回了。细心地告诉师兄考艺专,要做些什么准备。像刘伯舒在初中的时候,当年也给徐悲鸿写过信,他也一一回答并解决了相关问题。就这一点,现在的学者专家,估计没有谁能做到。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