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康熙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盌 2.1亿港元的碗是怎么诞生的?

时间:2018-04-15 00:47  来源:新快报

■康熙粉红地珐琅彩花卉盌




■清 郎世宁(1688-1766年) 《万寿长春》轴 绢本设色 局部 拷贝

■乾隆(1736-1795)粉红锦地番莲碗

2.1亿港元,这个可能是全球拍场至今为止最贵的碗,怎么诞生的?

“绯红色以金炼,必须上有嗜新之君、下有技绝之臣,缺一不可,”方可成此千金不换之品。

1.4亿港元起拍,2.1亿港元落槌

2018年4月3日上午,香港苏富比2018年春拍“嫣绯金炼——奈特典藏珐琅彩盌”专场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槌。

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以咨询价形式上拍,以1.4亿港元起拍,2.1亿港元落槌,加佣金238807500港元成交。

烧制它的匠师们绝不会想到,一个月俸禄才二两银子的他们,制作出来的瓷器,竟然会有今天这个价格。

松石绿和粉红色的组合珍罕

康熙晚期,内务府造办处成立了玻璃厂,以便为珐琅作提供制器彩料。元、明以来,宫廷本就有着烧造铜胎掐丝珐琅的技术基础,因此铜胎画珐琅是清宫试烧画珐琅系列工艺的开始。在色彩方面,铜胎画珐琅延续着铜胎掐丝珐琅的基因,“松石绿色地”是最鲜明的特点。

粉红色是它的另一大特征,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出自康雍两朝造办处的珐琅彩,使用的是“金红”彩料——它诞生于17世纪的欧洲,以黄金为呈色剂。松石绿和粉红色的组合,可以说代表了明代以来的铜胎掐丝珐琅与西方画珐琅技术的新碰撞。

康熙珐琅作,设坊紫禁城内,规模有限,烧制时间仅数年。初作彩瓷构思不一、绘饰各异,因此所用彩料,每每斟酌调制,然未几已见沿袭因循,多施鲜黄、绀蓝、金紫为地,其他色地之珐琅彩瓷甚为稀见。此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所施金粉红彩,在康熙珐琅彩瓷中尤为珍罕独特。

开光和花卉的特别

除了“粉红地”,还有三个关键词也值得关注:康熙、开光、花卉。

“开光”的部分采用的五瓣花朵式,所谓“开光”是指在绘制瓷器时的一种传统装饰技法,为了使器物上装饰变化多样或者突出某一形象,在器物上留出某一形状(扇形、蕉叶形、菱形、圆形等)的空间,并且在内绘上图纹。

这只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采用的是五瓣花朵式形状的开光,以双勾的技法描绘出花卉。其中的配色更是多达十多种,仅仅是在花卉的部分就有三种不同的偶合色。

几乎每件珐琅彩都是康熙御用

“康熙”一词更多代表的是珐琅彩在烧制性的稀缺性和严格性,几乎每一件流传至今的都曾经是康熙帝御用。

点石成金之求,亘古已有,无分中外,从不乏大力兴赞者,然谁又以化金冶炼为旨,誓要制成千金不换之品?罕也。亨利奈特典藏粉红地珐琅彩盌,绯红色以金炼,必须上有嗜新之君、下有技绝之臣,缺一不可,方可成此佳器,炼彩绘图,无不登峰造极,堪称康熙年间出类拔萃之创新御作。

康熙皇帝品德出众,秉性好学,积极务实,思想前卫,对科学态度开放,且广任贤能,招揽敏思之仕、巧手之匠,身世不拘。又力兴御作,紫禁城内设作坊,造就宫廷画家、艺匠,联同欧洲传教士,通力合作,地利人和,为时虽短,却为文艺发展迎来新姿,成就前所未见,制有此般雅器,别开生面,启珐琅彩瓷先河。

康熙皇帝于紫禁城内、毗邻寝宫之地,不厌嘈杂、秽气、尘埃,不顾祝融之虑,大胆设立御作坊,以便亲督科学试验,品评御器制作。清帝为兴艺作,且重任西洋传教士,对他们进宫之宗教目的,不以为意。

1680年代,法国路易十四(1643-1715年间在位)与满清康熙帝建交,以珐琅器作赠,康熙帝甚珍之,遂邀欧洲玻璃及珐琅艺匠供职。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造办处正式设立十四作坊,其中包括珐琅作(原写珐琅,又称法蓝,与舶来洋彩相关),三十五年(1696年)又设立玻璃厂。

江西景德镇瓷胎画彩之技,早已炉火纯青,但清宫珐琅作并非建基于此,御作内,同制铜、料、瓷胎器,建坊之初便让洋人绘彩,当时欧洲珐琅彩器方才始兴,入宫者或从未绘瓷,遂感瓷面光滑难以着色,改以宜兴陶器为胎,且向景德镇订烧局部不施釉药或全素瓷胎,遣送京司上彩,以制新品悦君心。此盌除外壁与足墙外留涩胎,余皆罩釉,必属特定为珐琅作订烧之品。

1986年曾被出光美术馆收藏

本次成交的清康熙粉红地珐琅彩开光花卉盌最早的记录,可以追溯至1930年代的上海收藏,据苏富比官方资料显示,当时是被K.K. Chow在上海购入了这只珐琅彩盌,后被英国著名的老牌古董商布鲁特父子商行(Bluett & Sons)在1931年的时候收购,并于同年转手给另外一位名为Martin Erdmann的古董商/收藏家。

布鲁特父子商行(Bluett & Sons)是由阿尔弗瑞德·欧内斯特·布鲁特(Alfred Ernest Bluett)在1884年创立,后由两个儿子接手经营,是英国二十世纪最具实力的中国艺术品古董店之一,主要是经营瓷器、青铜器、鼻烟壶等。

时隔6年之后的1937年伦敦佳士得拍卖中,这只珐琅彩盌被释出,值得注意的是布鲁特父子商行(Bluett & Sons)二次回购,但仅仅一年之后,荷兰著名的收藏家亨利·奈特(H.M. Knight)从布鲁特父子商行中买走了这只珐琅彩盌。

这只珐琅彩盌再一次出现在拍卖场中是在1986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中,当时是被日本东京著名的出光美术馆收藏,其创办人是日本石油业巨头出光集团的第一任社长出光佐三先生,其毕生收藏了大量明清官窑瓷器,这只康熙珐琅彩盌也在东京出光美术馆保存至今。

(本文资料综合自苏富比官方资料、雅昌艺术网)

编 辑:卢慧瑜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