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岭南建筑明器最大特点是多功能结构

时间:2018-05-13 00:28  来源:新快报

■广州番禺出土 东汉陶屋

■广州汉墓明器




■广州博物馆所藏的陶屋

岭南地区作为建筑明器分布的重要区域,建筑明器的种类和数量都极其丰富。在房屋建筑明器方面,岭南地区最大的特点是多功能的建筑结构。从最早的长方形房屋建筑明器开始,到以后的曲尺型、三合式和大型楼阁、坞壁等建筑,功能越来越多,规模越来越大,但均是在同一空间内进行,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建筑。

这一点在明器组合中也可见到,岭南地区的基本明器组合是房屋建筑明器、仓储建筑明器、井类建筑明器和灶类明器。广州博物馆藏有四十件保存比较完整的汉代陶屋,出土于广州地区考古发现的两汉墓葬。它们反映了汉代广州地区的人居状况,是我们研究两千年前广州地区建筑艺术的重要物证。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陶屋精美程度不如河南

建筑明器多为一层或两层

根据宋平在《广州博物馆馆藏汉代陶屋的装饰艺术初探》一文中研究所知,广州博物馆所藏四十件陶屋由广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和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移交,有比较详细的出土信息,可以确定墓葬年代和位置,具有十分重要的研究价值。根据《广州汉代陶屋》的分类,这些陶屋可分为栅居式、曲尺式、三合式、楼阁式和陶城堡。栅居式是指下层养殖动物、上层居人的建筑形式,后来研究者认为用“干栏式”命名更能体现这类 陶屋的特点,因此广州博物馆采用“干栏式”的命名。这四十件陶屋中,干栏式陶屋有九件,曲尺式陶屋十三件,三合式陶屋六件,楼阁式陶屋八件,陶城堡(坞堡)两件。另有一件陶屋为长方形,应为陶仓,还有一件陶屋。

虽然广州汉墓出土的陶屋在精美程度上不如河南、江苏徐州等地出土的建筑明器,其建筑形式却有更接近现实建筑的特点。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广州汉墓出土的陶屋等建筑明器上较少有釉,部分陶屋屋顶上有滴釉的现象或施青黄釉,但多已脱落,河南地区东汉时期的不少建筑明器通体施低温绿釉,也有使用彩绘装饰;其次,广州汉墓出土的陶屋等建筑明器多为一层或两层,而河南地区东汉时期的建筑明器有高达五层、七层,结构复杂。但广州地区的陶屋等建筑明器却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当时建筑的特点,给我们研究岭南地区汉代建筑提供了更为真实的资料。

现实生活中重檐的建筑

体现家庭的富有程度

广州博物馆所藏的陶屋中,三合式陶屋和楼阁式陶屋的屋顶设计体现了主从、对称的艺术效果。三合式陶屋为三个长方形房子合并而成,正面的房子较高,屋顶高耸;两侧房子较矮,对称分布。有一件楼阁式陶屋四重檐相叠,主楼位于中间,有两层,屋顶高出,处于主要位置;两侧为单 层平房,处于从属位置,衬托了主楼的高耸;还有两层屋檐为挡雨用的雨搭,既有实际功能,同时也使建筑更富有层次感。还有一件楼阁式陶屋为五重檐,层次更加丰富。多重檐的使用也反映墓主身份地位的不同,或者说是追求富贵生活的体现。通常来说,现实生活中重檐的建筑体现家庭的富有程度。这种现实生活中的思想也不免带到墓葬习俗中。

广州博物馆藏的汉代陶屋的屋顶中,主要发现有仿真式陶平瓦和筒瓦、兽面纹装饰、几何纹、凤鸟纹脊饰(陶井类建筑明器更多见)等几种。其中凤鸟的装饰值得我们注意。有学者认为凤鸟纹饰起源于水稻文明的发源地云南,且与干栏式建筑有着密切的关系,并流传至珠江流域、长江流域,远至朝鲜、日本。广州汉代陶屋的屋顶装饰中应有中原地区和西南地区双重的元素,如筒瓦、瓦当的使用,来源于中原地区的建筑形式。

墙面镂雕装饰是

有特色的装饰形式

广州汉代陶屋墙的装饰纹饰多样,艺术手法则包括刻画、镂雕等。刻画类的纹饰主要有斜直线纹、菱形纹、斜十字纹、三角纹、树叶纹、网格纹 、蛙形纹、人物形象等。为表现房屋的高大,一些陶屋还在墙面上刻画了楼层,表示这是双层、三层甚至四层的建筑。有的则刻画了栋梁的结构,并可看见榫卯连接方式,用来展示陶屋无法直接制作的内部结构,显示了当时的建筑形式和建筑技术。一些网格纹的墙面纹饰是南方地区建筑明器中特有现象,其结构可能为竹子编制,反映当时广州地区的部分建筑可能以竹编成的席作为墙。我们可以将其与河南、江苏等地出土的陶屋中的织锦纹对比,两者初看比较相似,仔细比较却有不同,值得我们关注。

广州汉代陶屋墙面镂雕装饰是比较有特色的装饰形式,这也是在北方建筑明器中很少发现的。其样式有菱形、长方形、圆形、不规则几何形、舞人等。特别是干栏式陶屋下层雕刻手法使用普遍、花样多,是岭南地区气候环境与人文风俗的综合体现。

广州汉代陶屋的门以长方形和正方形为主,大门一般为长方形,侧门、楼阁式陶屋上层部分较多开正方形的门。部分陶屋带半开的门板,主要 纹饰有几何纹、铺首和类似门神的图像。

铺首纹饰的起源很早,铺首衔环纹饰在殷墟青铜器第二期偏早和第二期晚段器物中已出现,无环的一单纯铺首则可追溯到更早的二里头文化。春秋时期的文献明确记载了铺首在器物上的使用,《吕氏春秋·先识览》曰:“周鼎铸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

到汉代,中原地区已流行在门上使用铺首纹饰,《说文》曰:“铺首,附著门上,用以衔环者。”广州地区也受到了这种风俗的影响,广州汉墓出土的西汉早期的陶壶: ,陶钫中已经可以见到浮雕式的印纹,而且纹样构图有多种变化。广州博物馆收藏的四十件汉代陶屋中,有三件门上装饰有衔环铺首,其中两件为干栏式陶屋,一件为楼阁式陶屋。

干栏式陶屋的镂空装饰

体现了岭南地区特色文化

多样化的窗是广州汉代陶屋的特点之一,表现在窗户样式和刻画纹样上。广州地区的汉代人在设计多样的窗户样式的同时,也不忘在窗权和窗边刻画各种纹饰,以增加建筑的美感。这些刻画纹样主要有:菱形、三角形等几何纹饰,网格纹、树叶纹、回纹等。广州汉代陶屋中还发现有假窗的使用,在墙面雕刻凹凸的菱形假窗,以增加美观效果。

广州博物馆藏汉代陶屋反映了汉代广州地区建筑形式与建筑装饰艺术。这些陶屋屋顶、墙面、门、窗的装饰手法多样、纹饰多样。其中铺首、门神的出现,反映了中原文化对岭南建筑的影响;干栏式陶屋的镂空装饰则体现了岭南地区特色文化的因素。

(本文部分内容据宋平《广州博物馆馆藏汉代陶屋的装饰艺术初探》,冯远《对岭南地区建筑明器地域特点的几点思考》)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