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广东新快网 > 新闻 > 收藏 >

爱是永不消逝的长河

时间:2018-05-27 00:40  来源:新快报

■带雾的阳光照着一切,从窗口望出去,四月廿二日大清早上,还有万千种声音在嚷、在叫、在招呼。船在动、水在流,人坐在电车上计算自己事情,一切都在动,流动着船只的水,实在十分沉静。(沈从文绘)

■1972年,沈从文从湖北干校回北京后拍摄。

真的历史是一条河。从那日夜长流千古不变的水里石头和砂子,腐了的草木,破烂的船板,使我触着平时我们所疏忽了若干年代若干人类的哀乐!我看到小小渔船,载了它的黑色鸬鹚向下流缓缓划去,看到石滩上拉船人的姿势,我皆异常感动且异常爱他们。

……这时节我软弱得很,因为我爱了世界,爱了人类。

——沈从文,一九三四年一月十八日

30年前的1988年5月10日,“最后一个浪漫派”沈从文,在北京逝世。他不仅留下了边城翠翠的姣好身影,还留下了花花朵朵坛坛罐罐。

沈从文的前半生和后半生,似乎有一个明显的分割线。之前,他是敏感的文字精灵,湘西的人情山水凝结成被人传诵百年的优美篇章;之后,他成为专业的“杂文物研究者”,埋头于时人认为的无用的物质之中,找寻到了能够安放他灵魂的皈依所在,留下了皇皇巨著,直接推动了中国当代考古事业的发展。

似乎没有一个作家能如同沈从文一样,能醉心于枯燥的学术中经年累月;也似乎没有哪个文物研究者,拥有像他一样动人心扉的描述文字。从年青到年老,那些所有的经历和波折,如同一座桥,连接了他的写作和考古,连接着他对人世间情意的珍重。

今天,他已经离开我们整整30年,重新翻阅他昔日的照片,那个微微笑的害羞的戴眼镜的男子,却仿佛依然离我们很近。因为,他从文字中表达了爱,从文物中发现了爱,而爱,是亘古不变的河流,我们永远偎水而存。

(收藏周刊编辑部)

本专题部分参考文献

《从文自传》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花花朵朵坛坛罐罐》

《旧时风物》(以上均为沈从文著)

汪曾祺《人间草木》

张新颖《沈从文的前半生》

张新颖《沈从文的后半生》

张新颖《门外谈沈从文的杂文物研究》

三联生活周刊《最后一个浪漫派沈从文》

王方《沈从文的古代服饰研究与服饰考古》

毕德广《以物见文-沈从文文物研究的成就和意义》

赵连裳《沈从文的文物情怀》

孙晓涛、李继凯《再论沈从文与书法文化》

■统筹:李世云 ■采编:潘玮倩 陈福香 梁志钦 曾贵真

编 辑:杨帆
分享到:
  以上内容版权均属广东新快报社所有(注明其他来源的内容除外),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报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布/发表。协议授权转载联系:(020)85180348。
------分隔线----------------------------
------分隔线----------------------------